正文第276章 混元金斗啊_归隐_最强穿越修真_武侠_sbf888胜博发官网

sbf888胜博发官网

> 修真小说 > 最强穿越修真 >章节目录第276章 混元金斗啊
    陈卓把自己刚才偶然见到的一幕,向逍遥子简单说了一遍。

    逍遥子神色微微一动,下意识的捋了捋根本不存在的胡须,点了点头。

    “看来,她这是打算要修炼‘罗刹炼婴大法’了。”

    “这世上,真存在这种残忍的修炼之法?”

    一听到这个名字,陈卓便是一惊。

    他曾听太虚子提起过,九蟠大陆有不少值得关注的特殊修炼法门。

    这些法门,要么对别人极端残忍歹毒,要么对自己极端残忍可怖,但无论是哪种,一旦修成,其威力却极其可怕,不能不防。

    据说,九幽盟流传的三大奇功中,就有这门“罗刹炼婴大法”。

    此法一旦炼成,修炼者将拥有堪比寻常同阶修士九倍的法力和魂力,其战斗力,更是要比普通同境界修士,高出太多。

    不过,这门大法,却也有着极大的弊端,那就是炼化的元婴,有极大的几率出现自爆或者属性相冲突的情况。

    一个搞不好,就会反噬本主,使得修炼者前功尽弃,甚至爆体而亡。

    “当然存在。这世上,什么稀奇古怪的修炼法门没有?想不到,你竟也听过这样的修炼之法,看来你的见闻也很广博啊。”

    逍遥子笑道。

    “晚辈也是偶然听人说过,岂敢跟前辈所知相比?”

    陈卓干笑道。

    “行了,既然是她,那这件事就没什么问题。你放心,待会儿老夫就会替你解决这个问题。现在,说说看你有什么办法,能够进入里面?”

    逍遥子不以为意的摆了摆手,并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说起来,在九蟠大陆,他跟上一代的九幽鬼母,亦曾交过手,那九幽鬼母虽强,却也还不是他的对手,何况这一代的鬼母?

    “晚辈之前来时,曾准备了一种特殊的材料,只要把这种材料,涂抹全身,应该就能进入里面。只不过,这种材料的气味儿有些特殊,只怕前辈未必肯涂在身上。”

    陈卓再次干笑了几声,随后一拍储物袋,取出了一个陶罐。

    陶罐密封的非常紧,没有任何特殊气息外泄。

    但逍遥子是什么人?他只扫了一眼,似乎就猜到了陶罐中的东西。

    “嘶!你这小子,当真鬼的很啊,居然连这种东西都知道,还找来了这么多。话说,老夫怎么就没想到此物?”

    逍遥子又是好气,又是好笑的道。

    “嘿嘿!”

    陈卓除了干笑外,还真不知该怎么跟逍遥子解释。

    说多了,他担心暴露自己,引起逍遥子的怀疑。

    “也是,你既然来自海外的三岛十洲,知道一些外间九蟠大陆不知道的东西,也很正常。”

    逍遥子点了点头。

    “把你的那物,借老夫一半如何?”

    “前辈请!”

    陈卓也没犹豫,直接把陶罐递向逍遥子。

    逍遥子顺手打开陶罐,一股刺鼻的特殊气味,冲天而起!

    同一时间,原本正在缓缓转动的九彩漩涡,被此气味一冲,转动的速度竟然都缓慢了不少!

    那股气味,的确不是一般人能承受的!

    其间夹杂着尿骚味儿,死气,以及很特殊的腐臭腥气。

    一般人闻到此气味儿,恐怕还没等涂抹身上,就要被熏的呕吐不止了。

    陶罐中,是装的满满一罐子的黑色腐泥。

    说起来,就连陈卓,之前也有点不大相信,凭着这一罐腐泥,就能进入那个地方。

    此腐泥乃是他按照太虚子玉简中提到的方法,调制出来的。

    腐泥中的泥土,取自死亡之地,拌和此泥的水液,则是取自八名拥有不同属性灵根,且还拥有童子身的修仙者的童子尿。

    除此外,还要加上一些更加特殊的,从极阴之地找到的阴属性海藻粉。

    一般人还真不敢把这东西往身上涂抹。

    为了能够寻找到先天之气,这逍遥子也是够拼的,竟然能完全无视这种污秽之物。

    “话说,你是如何弄到‘混元金斗’那种特殊太古法器的?”

    逍遥子似笑非笑的看着陈卓。

    调和这种腐泥,的确还需要一种特殊的太古法器,那就是逍遥子提到的“混元金斗”。

    “前辈,别的法器,晚辈或许不好找,但这种法器,只要能找到一处太古禁地,应该不难找到吧?”

    陈卓干笑道。

    这法器名字听着挺高大上的,其实说白了,就是古代炼气士炼制出的一种便器。

    太古时代的炼气士,跟现在的修仙者不同。

    现在的修仙者,修炼到一定的境界,就不需要在从五谷杂粮中吸收养分,可以完全做到辟谷。

    但在太古时代,那个遍地都是天材地宝的时期,很少有人懂得炼丹之术。

    那时候的炼气士,大多直接把各种天材地宝吞掉,以自己的五脏六腑来炼化里面的精华。

    精华被身体吸收了,天材地宝中的糟粕,却还需要排出体外。

    因此的,各种各样的奇异便器,也就在太古炼气士间非常的流行。

    后来,更有炼气士发现,这种便器,虽然污秽难堪,但一旦祭炼到一定程度,反而拥有极其可怕的,污人法宝,破人法术的威能。

    如此一来,反而有不少有特殊癖好,或者心肠歹毒的人,专门炼制一些大威力的太古便器,在跟人交手时,专门拿出来污人法宝。

    陈卓的话,再次让逍遥子摇头失笑。

    “你这小子,看着挺老实的,想不到,也这么古灵精怪。老夫是越来越有点欣赏你了。怎么样,有没有兴趣跟老夫一起出去,拜入老夫的逍遥门?”

    逍遥子一边探手以真元,抓出一团腐泥,在真元大手中揉捏炼化着,一边向陈卓问道。

    “多谢前辈厚爱,但晚辈可不敢做出背叛师门的事情,只好拒绝前辈了。”

    陈卓无奈的耸耸肩道。

    两人说话间,那逍遥子手里的腐泥,竟然被其以化腐朽为神奇的手法,捏成了一件黑色的马甲!

    马甲上,不可避免,有着更加强烈的腐臭腥气,但却显然要比直接把此泥涂在身上好多了。

    看到这一幕,陈卓不由有些佩服起逍遥子,居然能想到这样的主意。

    同时,他也有些羡慕的看了看那黑色马甲。

    他可没办法,把这种腐泥炼成法器。

    这已经完全超出了他对法器炼制的认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