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888胜博发官网

> 修真小说 > 最强穿越修真 >章节目录第82章 斩仙刀
    黑影顺利没入光球内的寸许小人体内。

    很快的,奇异一幕随之出现了。

    就见,那个寸许高的小人,身上不断的闪烁起各种奇异光芒,忽而红,忽而黑,忽而金光大放。

    如此这般,过了许久。

    直至那小人,渐渐变得虚淡,仿佛要彻底消失般,其动静才彻底的停止了。

    “我已成为祭灵,道友可以施法了。”

    那尺许高小人口吐人言,向陈卓说道,只是声音微弱,似乎其身体正处于极弱状态。

    陈卓点了点头,随后掐诀,施法起来。

    其手中法诀不断变幻,一道道法力灵光,也随着其法诀打出,飘飞而出,不断没入紫金葫芦和那长刀法器上。

    时间飞速流逝,施法中的陈卓,毫无所觉,全心全力,施展着太古祭炼法。

    某一刻。

    在地上一直轻颤的长刀法器,闪烁起阵阵寒光,随后竟一凝之下,漂浮了起来。

    陈卓脸上,露出极度痛苦之色,仿佛正在承受着某种极其可怕的法力消耗。

    “道友,快!我的法力有限,支撑不了多久!”

    此刀本就极为沉重,陈卓借助太古祭炼法,强行以法力催动,其消耗速度,比一般的低阶高级法术,还要恐怖了百倍!

    那小人没有任何迟疑,带着光球,一闪之下,便飞到了长刀之前,随后落在长刀柄上。

    下一刻,其身影更是一闪之下,直接没入长刀之内,消失不见了。

    与此同时,漂浮在一旁的紫金葫芦,口中喷出大量紫金霞光,瞬间便罩定了那长刀,并随后朝着葫芦口处吸卷而去。

    那长刀法器,先是爆发出一团绚烂光芒,随后刀身不断开始扭曲变幻。

    渐渐的,此刀不断开始缩小,其刀柄处,也随之开始发生奇异变化。

    先是出现了一对眉毛,接着,一双虚淡眼眸,渐渐显现而出,并在一凝之下,彻底印刻在了刀柄之上。

    “道友可以收回法力了。”

    长刀之上,传来祭灵的声音,此时壮大了不少。

    随后,此刀在一阵收缩后,变成了尺许长短,虽依旧薄如纸片,却给陈卓一种厚重凛然,阴寒萧杀的怪异感觉。

    下一刻,霞光一卷之下,此刀随之再次缩小,变为寸许长短,被霞光卷住后,直接没入那葫芦口中,消失不见了。

    陈卓长出了一口气,抹了一把头上汗液,欣慰的笑了。

    “总算是祭炼成功了!”

    陈卓抬手一招,那葫芦重新化作拳头大小,落入其手中。

    “道友对此葫芦洞府,可还满意?”

    “虽简陋了些,但我如今才成为祭灵,足够温养修炼之用。多谢道友此番相助。”

    葫芦中,传来那祭灵微弱声音。

    “既然祭灵成功,当该有名。不知道友可有称号相告,也方便日后借宝时呼唤。”

    陈卓对着葫芦口,低声跟那祭灵说道。

    祭灵并未立刻回答,而是沉默了下去,陈卓也不着急,一边恢复着,一边静静等待。

    良久,葫芦中才再次传来那祭灵声音。

    “往事已矣,重获新生,过去名号,不提也罢。我见此宝,颇似某件洪荒宝物的祭炼之法,莫如道友称呼我为‘斩仙’吧。”

    “‘斩仙’?洪荒宝物?道友莫非指的是洪荒年间曾出现的那件‘斩仙飞刀’?”

    陈卓心头一惊,骤然浮起一种熟悉感觉,想到了前世在地球时,听过的一些神话传说。

    那传说中,就有那么一件宝贝,被称为斩仙飞刀,属于一名叫做陆压的道人所有。

    “哦?想不到道友竟也听过此宝名头。不错,道友这祭炼之法,跟那‘斩仙飞刀’颇为相似。当年此宝,纵横洪荒,斩杀无数强者头颅,杀生杀劫,厉害非凡。我既重回世间,其他一切尽休。既然如此,莫如跟随道友,扬名一番,也不枉了。”

    那葫芦中,传来祭灵的声音,话语间,透露出浓浓的无奈与豪气。

    “好!既如此,那在下就称呼道友一声‘斩仙’。日后若有借助道友时,在下便呼一声‘请道友斩仙’如何?”

    陈卓胸中,也浮起阵阵豪气,忍不住道一声赞叹。

    “一切皆依道友便是。只是,我如今虚弱,还需道友多斩修者,温养我之祭灵。”

    祭灵“斩仙”的声音,再次传出,却让陈卓,颇有些无奈起来。

    他竟要求自己,多斩杀修真者,供其温养?

    如此看来,自己日后岂非要成为嗜杀成性的魔头了?

    “道友何须疑虑?经我斩过的生灵,不入轮回,不沾因果,与道友之道无碍,只管放心斩之就是。”

    这祭灵,之前还是一副呆愣没什么灵性模样,这才进入葫芦洞府多久,竟然恢复了这么多。

    “话虽如此,但我陈卓为人,也有自己的准则底线,绝不会滥杀无辜,嗜杀成性。这一点,希望道友能够明白。”

    陈卓神色肃然,郑重向葫芦中的祭灵说道。

    “道友想要如何,自然随道友自便。我只是向道友告知,如何提升我之威力罢了。”

    祭灵“斩仙”的声音,淡淡的从葫芦中传出,随后便沉默了下去。

    陈卓本来,还打算现在出去,到后面竹林,放出此宝,砍砍竹子试验一下威力,听他这一说,顿时苦笑无语。

    这一般还真不敢随意叫出此宝来使用了。

    好歹人家也是无数年前的生灵,虽然成为祭灵,但却有着自己的尊严,不可随意践踏。

    陈卓神识感应了一下,没敢深入葫芦,只是在葫芦口稍微探视一番。

    他见那长刀,此时静静漂浮在紫金葫芦中央,吸收着葫芦中的丝丝缕缕灵气,温养恢复着,也就没敢打扰了。

    收了葫芦,陈卓长长松了一口气。

    总算顺利的祭炼了此宝,日后也多了一大底牌。

    至于此宝威力如何,虽然不得而知,但想想那日,即便不动用任何手段,此刀也能斩中阶法器如切瓜砍踩般容易,便可想象其恐怖之处了。

    陈卓走出木屋,看了看外面的天空,然后推算了一下时间。

    “明日就是选拔赛举行之期,今日就好好休息恢复吧。”

    沉思了一下,陈卓决定,不再继续修炼战技,而是好好休息调整。

    争取在明日前,各方面都恢复至巅峰状态,以应对选拔赛。

    有了此番计较,陈卓当即把木屋收拾了一遍,在木板床上盘膝一座,修炼恢复了起来。

    没有了灵液支持,陈卓感觉,现在的修炼恢复速度,缓慢如蜗牛。

    “还真是有些不适应啊。”

    陈卓心头微微一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