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第77章 一锏砸死_归隐_最强穿越修真_武侠_sbf888胜博发官网

sbf888胜博发官网

> 修真小说 > 最强穿越修真 >章节目录第77章 一锏砸死
    轰隆隆!

    一道闪电划破长空,照亮了整个山谷。

    震耳的雷声,瞬间在半空炸响,震人心魄!

    就在闪电出现的瞬间,一道黑影,骤然自树叶缝隙间飞出,双手接连扬起,向着下方大鼎旁的陈卓出手了!

    端坐在大鼎下的陈卓,好像被雷声和闪电惊扰,睁开了眼睛。

    就见,一道手指粗细的刺目雷光闪电,从天而降,刹那间便到了陈卓头顶,狠狠向着其头颅劈下。

    与此同时,一蓬银光,也在瞬息间,在陈卓头顶上空炸裂,化作漫天银丝,形成了一个覆盖广达十余米的密集攻击区!

    陈卓好像被这突然的袭击给吓傻了,竟然连躲闪也忘了,就那么瞪大双眼的看着空中的黑影和银光。

    见到此幕,空中黑影得意的发出一阵长笑。

    另一边,一直藏身在暗处的钱铭,震惊的张大双目,难以置信的看着这一幕。

    他根本没料到,这个时候,天空的乌云中,竟然会爆发闪电,并传出如此惊人的震耳雷鸣,是以在雷声炸响同时喊出的提醒之言,竟然完全被那雷声掩盖,根本没有能够传到陈卓耳中。

    “完了!”

    钱铭在看到那劈落到陈卓头颅的闪电,以及骤然炸裂的漫天银光时,就觉得陈卓完了,绝对不可能逃过蓝道林的偷袭。

    蓝道林的任何一种攻击,都能置一般真元境圆满修士于死地,何况两种同时施展?

    低阶高级雷暴符!

    顶阶偷袭的一次性法器暴雨梨花针!

    全都是偷袭的顶级配置!

    但是,下一刻,钱铭瞳孔微微一缩,脸上显出骇然表情,一副见鬼的模样!

    同一时间,偷袭出手,人还在空中的蓝道林,似乎也察觉到了不对,神色大变,想也不想,身体一凝,毫不犹豫的祭出了三四道防御符箓,同时拍在了身上。

    原来,就在方才的刹那,那雷暴符引动的雷光闪电,竟然直接穿过陈卓的身体,落在了地面上,把那地下炸出了一个数米宽阔,五六米深的大坑。

    伴随轰隆一阵巨响,那尊大鼎直接掉到了坑里。

    而陈卓的身影,却随着雷光闪电的穿过,直接溃散的消失不见。

    那根本不是陈卓的真身,而是一道影子!

    至于炸裂的暴雨梨花针,也随之全都落到地面,刺入地下尺许深,却连陈卓的影子都没碰到,全都落空了!

    陈卓竟然消失不见了。

    钱铭心头凛然,双眸瞪大到极致,极力的在山谷中搜索着陈卓的踪迹。

    很快,他看到了陈卓。

    不知何时,陈卓竟然出现在了蓝道林上空几米高的地方,手中握着一把数丈长的怪异黑棍。

    那黑棍呈四棱状,混体闪烁着乌光黑芒。

    却见陈卓手握此棍,嘴角噙着一丝冷笑,毫不留情,直接一棍向下方的蓝道林劈去!

    “好奸猾的小子!不过,想要凭此破开我的防御,做梦!”

    蓝道林狞笑着,充满不屑的向陈卓讥讽道。

    他方才拍到身上的四道符箓,全都是低阶高级防御符箓,每一张都价值上千灵石,乃是他专门买来,为了防止意外而做的防备。

    莫说是顶阶法器,哪怕就是低阶灵器,也不可能在一个照面破开他的防御。

    与此同时,蓝道林取出了一张画着淡淡银色小刀的黄色符纸,口中念念有词,准备祭出此符,斩杀陈卓。

    “宝符!竟然是宝符!”

    远处一直密切关注着战团的钱铭,大惊失色,正待开口提醒陈卓小心,更加诡异的一幕出现了!

    就见,陈卓手中的黑棍,劈到蓝道林体外的高级符箓形成的防护罩时,竟仿佛轰在纸片上,直接一穿而过,并瞬间破开了四道护罩,狠狠一棍,轰在了蓝道林的头颅上。

    刹那间,那蓝道林连惨叫也没来得及发出,整个人便直接被此一棍劈成了渣渣。

    血雨洒空,残肢断臂四散而飞。

    不用想,其元神更是直接被劈的魂飞魄散了。

    嘶!

    钱铭倒抽了一口凉气,呆愣当场,半天回不过神来。

    这手段,也太残暴恐怖了!

    而且,那黑棍究竟是什么宝物啊?其攻击力居然如此恐怖,高阶符箓形成的防护罩,在其面前竟然连一张纸都不如!

    一锏砸死了蓝道林的陈卓,却像个没事儿人一样,开始大肆收刮蓝道林留下的财产。

    把这些东西,一股脑全都收进自己囊中之后,陈卓这才施施然降落地面,向那坑中的大鼎招招手。

    大鼎滴溜溜转着,化作尺许大小,漂浮在了陈卓的掌上。

    陈卓把手中的镇狱锏,往身后玄兵匣中一收,不疾不徐的一个小火球,一个小火球的开始处理起了蓝道林散落的残肢断臂,以及撒在地面上的鲜血。

    至于那些落入泥土中的暴雨梨花针,却因太细,太多之故,他竟连收也懒得收,直接向地面轰了几拳,翻起大片泥土碎石,直接覆盖了方才战斗的区域。

    做完这些,陈卓好整以暇,似笑非笑的看向钱铭这边。

    “钱兄,还要躲到什么时候?”

    钱铭见陈卓发现了自己,只觉喉头发干,嗓子发痒,竟然连话也说不出来了。

    讪讪的收起隐匿术,钱铭踟躇着,向陈卓走了过去。

    “陈兄莫误会,钱某是受堂兄所托,专门来相助陈兄的。”

    好一会儿,钱铭才调整好自己的状态,尴尬的向陈卓解释道。

    “陈某当然不会误解钱兄,还得多谢钱兄刚才的提醒示警。”

    陈卓淡淡一笑,把四象炼宝鼎收进储物袋中后,向钱铭摆了摆手。

    “唉,凭陈兄此等神通手段,哪里用得上钱某提醒?这蓝道林真是自己找死啊,竟然敢打陈兄的主意,死不足惜。”

    钱铭连忙谦虚道,同时不忘趁此机会,贬低一下蓝道林,向陈卓表明自己的立场。

    “蓝道林?他是蓝氏家族的人?”

    陈卓不动声色的看向钱铭。

    “是的。陈兄,若是信得过钱某,这里就交给钱某来处理如何?此人在蓝家身份非同小可,虽然他罪有应得,死于非命,但若是处理不好,被人查出端倪,势必会给陈兄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提到蓝道林,钱铭的神色顿时凝重了起来,善意的提醒建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