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第186章 激烈_狂热的茄子_重生之极品红包系统_武侠_sbf888胜博发官网
    “陈公子,此次玄明大会是我严家考虑不周,这次大会就此作罢,我严家和你从此井水不犯河水,共同统辖明丰市,如何?”

    严谷峰当机立断,对着陈皓遥遥抱拳道。

    他虽是武道宗师,但识时务者为俊杰,面对比自己强悍的存在一昧死缠烂打,最后拼得自己道消身死,这是不智之举。

    众人闻言均是一怔,严谷峰此话显然是服软的信号。

    何宇峰和胡鑫茂等人面露狂喜,陈皓的强大让他们太意外了。

    “以二十之龄压得一位武道宗师服软,如此威势,就算人才辈出的九州之域,年轻一辈谁又能与他相比?”

    何云虎一阵感慨。

    “哦?”

    陈皓嘴角勾起一抹戏谑,“你不是要杀我吗,不动手了?”

    严谷峰虽然心头早把陈皓骂了个遍,但嘴上却不敢有丝毫表现,他一本正经道:“陈公子武功卓绝,我严谷峰好生钦佩,再斗下去也是两败俱伤的下场,如此罢手言和,日后成为朋友!”

    “罢手言和?”

    陈皓微微一笑,严谷峰认为陈皓也会同意他的建议。

    武道宗师虽然也有强弱之分,但是想要击杀一位武道宗师,却是难如登天。

    严谷峰要走,他自信陈皓也无法阻拦。

    两位宗师除非是生死大仇,否则并无必要纠缠到底。

    岂料陈皓下一秒表情突变,眼神变得冷漠一片,杀意激荡。

    “严谷峰,之前你想取我性命,现在又要罢手言和,天底下没有这么容易的事情!”

    “想杀我的人,都要死,你也不例外!”

    “刚才我就说过了,人人都说宗师如龙,我今天偏要杀一个来看看!就用你的血来祭我的道!”

    陈皓话音落下,衣衫无风自动,大手朝着虚空一抓,无数的天地灵气汇入他的手掌,凝结成一道道手印,整个人也变的霸道无比。

    一股无形的劲气波动以他为中心向着四周散开,一波接着一波,延绵千丈,地面寸寸龟裂,表皮翻卷。

     “好!很好!”

    严谷峰怒极反笑,“陈公子武道超绝,惊涛掌更是精妙绝伦,我自知不是你敌手!但凭借这一招想要取下我的性命,未免也太狂妄了吧!”

    说完之后,严谷峰身上绽放着光芒,强横的劲气在其周身萦绕。

    “你说的不错。五响的惊涛掌虽然能压制你,但确实无法取走你的狗命。”

    陈皓叹了口气,但接下来一句话让严谷峰眉头一皱。

    “你真的以为五响的惊涛掌是那一式的极限吗?”

    陈皓冲着严谷峰咧嘴一笑,道:“不得不说,你太天真了!”

    他的声音泛着无尽的冷漠,在空中响起,令得无数武者都通体冰寒。

    “毕竟我这一式,修炼至最高境界可是能发出九响的啊!”

    光是五响就已经能力挫身为武道宗师的严谷峰了,如果真如他所说,那九响的惊涛掌又该是何等的恐怖?

    严谷峰的瞳孔此时也是陡然紧缩,死死的盯着陈皓,在分辩着他此言的真假。

    “怎么,不相信吗?”

    瞧着严谷峰的目光,陈皓微微一笑。

    旋即手中一道道手印凝结,伴随而来的就是一阵阵响声。

    当第六道手印凝结之际,全场陷入死一片的寂静。

    那第六响更如惊雷般炸响。

    众人都难以置信的望着陈皓手中那第六道手印。

    紧接着,第七道手印也凝结成型。

    也就在此时,陈皓嘴角掀起一抹讥诮之色,道:“对付你,这七响惊涛掌足矣!”

    随后,陈皓抬起手掌,朝着严谷峰轻轻一拍。

    可却没有人敢小瞧这一掌。

    因为一股难以形容的恐怖威能,缓缓的从陈皓那凝结七道手印的手掌散发出来,如渊如狱,深不可测。

    “什么?”

    严谷峰更是瞳孔张大,眼神中带着浓浓的骇然之色。

    因为,就在惊涛掌落下的那一瞬间,严谷峰便感觉到身前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量压将而来,连空气仿佛都在这一刻凝结了。

    无数气流压迫,将他的身形牢牢定在原地,竟是无法避退,所有去路已被气机封死,让他感觉到了死亡的窒息感。

    “这到底是怎么样的力量?”

    在场的其他武道强者也不由倒吸一口冷气。

    整个天空强烈的音爆声炸响,直接震裂长空,将空气撕裂,如重炮出膛,地面更是寸寸龟裂,表皮翻卷。

    举手投足之间,便形成了铺天盖地的天地之威。

    “我就不信,同为武道宗师,你还真能杀得了我!”

    严谷峰爆喝一声,刹那间,全身的功力爆发了出来,连连轰出了无数的土黄色恐怖掌印拍落下来,试图抵挡。

    然而,在陈皓的惊涛掌下,一切都化为虚无,严谷峰的掌力瞬间崩碎,化为漫天星光,而后消散不见。

    “为什么会这样?”

    严谷峰眼中已经被惊骇和恐惧充斥,如此强横霸道的精妙掌法,他穷极一生也未曾见过。

    轰!

    掌印一往无前,直接落在严谷峰身体之上,狂风骤起,掀起阵阵烟尘,而后云雨收歇,再无半点动静。

    众人都是一脸惊愕,大为疑惑。

    严谷峰虽然被掌力击中,但却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保持着之前的姿势,看起来毫发未损。

    “发生了什么?”

    何宇峰和胡鑫茂等人也一脸莫名,不明白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不分伯仲吗?”

    何云虎等暗劲高手带着一丝疑惑,一丝期待。

    毕竟,如果陈皓真的击毙一位武道宗师,那必将名震武道界,名声远播天下。

    可眼下的情况,似乎两人不分伯仲。

    过了半响,严旭伟一脸讥讽的笑道:“哈哈……我就知道,大长老可是武道宗师,怎么可能会被你轻易杀死?你的牛皮还能吹得在大点吗?”

    纵然陈皓是一位少年宗师,可只要他家大长老活着,他又何惧。

    严万北越想也越觉得可能。

    华国武道界已经几十年没有出现过宗师陨落的情况了。

    宗师之间的战斗,想要分出胜负都需要巨大的实力差距,更别说击杀对方了,否则便需要以命相博。

    可那些宗师从来都是惜命如金,若非生死大仇,同等级的战斗绝不可能会以命搏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