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888胜博发官网

> 修真小说 > 重生之极品红包系统 >章节目录第150章 标王(求订阅)
    半赌料子价格太高了,对能将所有赌石料子一目了然的他来说,完全没有必要。

    当然,除了涨幅特别大。

    陈皓来到半赌毛料中间,闭上了眼睛。

    “你们看,那人竟然真的把眼睛闭上了。”

    这一幕自然引起了大厅其他人的注意。

    “他刚刚扬言闭着眼睛都能赢赌石公子,该不会真的以为只要闭上眼睛就能赢吧,哈哈哈……”

    “白痴!从半赌毛料中挑选石头,不睁着眼睛仔细观察,反而闭上了眼睛,原来是个傻子!”

    “是啊,赌石讲究的是眼力,特别是半赌毛料,运气所占的成分几乎为零,闭着眼睛怎么可能能赢?”

    胡云石的那些崇拜者疯狂爆笑的声音传了下来!

    在他们眼里,陈皓的举动,完全就是白痴的行为!

    只是,面对这山洪海啸般的嘲笑声,陈皓充耳不闻,仍然双目紧闭。

    “心眼术,何为心眼,自然是心中之眼!”

    心眼术初级阶段最高境界就是这心中之眼,用心去观察。

    在他心中之眼下,他面前所有的半赌毛料内部被他一览无余。

    “没想到真气和精神力消耗如此之快。”

    挑选赌石毛料时间有限,现场堆放的半赌毛料也有好几百块,陈皓如果用眼睛一一去探测,没有效率。

    唯有这心眼术初级阶段最高境界心中之眼能大范围让陈皓一眼看穿半赌毛料的内部情况。

    每一块赌石的内部的情况像是呈现三维立体图像一样,一一出现在陈皓的脑海。

    眼前这一大堆半赌料子中大部分都是中低档的油青种翡翠,金丝种都没几块。

    至于冰种翡翠更是只有区区一块,而且分部较散,小的可怜到只能雕刻成一幅挂架。

    “小兄弟,这块人头大小的半赌料子怎么样?标价一百万元,敢不敢切?”一个老头子问道。

    “这块石头……”

    陈皓这才注意到脚下一块人头石。

    这块半赌毛料,被擦了一下,出的绿块头不大,除了一点点石皮外,能肉眼看见的全是翡翠。

    “小兄弟,它的来历不凡。曾经一位翡翠王看中了这块赌石,可惜被我们老板抢先一步。”

    翡翠王那是赌石界仅次于国际赌石大王的存在,除了赌石技术厉害之外,还要气度非凡,就算面对小辈也从不自傲,凡是来求教着,都会点评一番。

    胡云石赌石水平得到他师父的真传,或许水平离翡翠王不远了,可他胸襟狭隘,就算达到了翡翠王的水平也无法成为翡翠王。

    “我们老板知道翡翠王也看中了这块赌石,就打算把赌石让给他,也算是结交一下翡翠王。”

    “翡翠王当然不回收,不过点评这块赌石说,根据他的经验来看,里面的翡翠品质应该极好,最低也是冰种,甚至可能是翡翠中帝王,玻璃种帝王绿翡翠。”

    “你要是不切这块石头,会让我们一帮老家伙遗憾一辈子。”那老头子都撺掇他。

    “我要是切了这块石头,我自己多半得遗憾一辈子”陈皓坚决摇头。

    并不是所有表现好的毛料切出来之后都会涨,也有赔的,比如如今这场赌局的公证人来自山西的那位董老板,他之前就买了一块,结果亏了。

    比如眼前这块,外皮表现非常好,虽然个头小了一点,但翡翠的中间居然有一颗晶莹剔透的珠子。

    而离那珠子越近,品质反而越来越差,最中心部位的翡翠品质已经是暗青种。

    过了几分钟,陈皓满怀希望的走进最后一个半赌料子区域。

    不久前他已经在其他摊位上挑好了两块半赌毛料,如今就剩下最后一块了。

    “这是最后一个半赌毛料摊子了,希望不要让我失望了。”

    陈皓施展心眼术进行观察。

    咦?

    他在一块类似龙首的赌石上了有了惊人发现。

    赌石内部竟然全都红色,特别是龙首最中间核心有着一块足球大小的红色翡翠。

    它的品质以及达到了血玉级别,一点也不亚于玻璃种帝王绿翡翠。

    足球大小的极品血玉翡翠?这要价值多少?这是要逆天吗?

    加在他刚刚挑选的一块半赌毛料中的明皇翡翠。

    即便以陈皓淡定的心性,也忍不住有点晕。

    尼玛,不是说最顶级的翡翠,一年也出不了几次吗?

    特别是翡翠中的四大王者,他今天自己就切到了三个,而且还是不同颜色的。

    今天就然就见到了三个,而且还是不同颜色的,难道我和运气女神有一腿?

    这块半赌毛料和不久前一个老头子推荐的翡翠王曾经看中的那块半赌毛料刚刚相反。

    这块龙首石外部石皮表现并不算好,只有极少的蟒纹,而且赌石的一面平滑,一看就是从更大的赌石上切下来的。

    这让陈皓有点好奇。

    要知道这块龙首石大概两百多斤,切下来的一部分就有两百多斤,可想而知那原本的赌石有多大?

    不过这块赌石的切面没有显出绿色,甚至连一丝雾都没有,按理说应该放在全赌毛料中才对啊。

    “这块料子怎么卖?”陈皓道。

    管理这个摊位的短发中年人淡淡的说道:“这块料子两千万。”

    “两千万?”

    陈皓一阵无语。

    尼玛!

    张口闭口就两千万,那可是他三分之一的身价了。

    和这相比,之前几百万只能算小打小闹。

    就连一旁经常赌石的唐军也张着嘴巴,有些不可思议。

    “这也太贵了吧!”

    这绝对是他碰过的最贵的半赌毛料了,何止是贵,简直贵得离谱……

    “如果你要是知道这块料子来自去年缅甸公盘的标王,当时这块标王被标出了一个亿的价格。你就不觉得它贵了。”

    短发中年男子自然明白他们的表情,嘴角露出了苦涩。

    “这就是那块标王切剩下的另外一半?”唐军闻言后惊呼道。

    “唐少,怎么回事?”

    陈皓顿时来了兴趣,似乎这块半赌毛料还有些故事。

    “听说,去年缅甸公盘的标王暗标标王拍出了一个亿的惊天价格,被某位大富豪买走,不知所踪,后来又传出那标王一分为三垮掉了,让许多人可惜了好长时间。”

    唐军摇头叹息,不知是为了那标王摇头,还是在为那一个亿感到不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