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888胜博发官网

> 修真小说 > 重生之极品红包系统 >章节目录第106章 登峰(二更求票票)
    啪!啪!啪……

    白崇业衣风猎猎,肌肉隐隐变粗一拳,推动一股刚烈霸道的力道宛如闪电般的猛虎,狠狠朝着孙艳茹冲撞而来。

    “怎么快成这样?”

    孙艳茹大惊失色,看到那速度快到不可思议的掌风宛如燃烧着的流星朝她袭来。

    她身形不断变幻,越来越快,甚至身后出现了一道道幻影,这是凌波步的最高境界凌波幻影。

    哗!

    她拼尽全力躲避,突兀的那如同狂风暴雨般碾压而来的掌风与她擦肩而过,可依旧有些招架不住,被逼得有些狼狈。

    狼狈的同时吐了一口气。

    忽然,她的余光瞥见了掌风席卷而去的地方正站在一个普通人,脸色再变,大喊一声:

    “孙婆婆!”

    孙婆婆二话不说,发出攻击。

    她的一双手好似鹰爪,锐利非常,同时身上涌现一股奇寒压迫的劲气,轻轻一挥,银寒色的气息,徐徐打出。

    啪篷——

    两股力量狠狠冲撞在一起,孙婆婆轻松的化解了白崇业的攻势。

    “白家小子不得了,没想到还留了这么一手,老婆子刚刚救人心切,得罪了。”

    “前辈言重了!”白崇业拱手道。

    另外一边,孙艳茹走到陈皓那里,一脸鄙夷的开口。

    “小子,你干什么,不要命了?”

    她似乎就高人一等。

    “小子?”

    陈皓咧嘴一笑,“小姑娘,你今年不过豆蔻年华,我吃过的盐比你走过的路都要长。”

    虽然孙艳茹的神情陈皓并不喜欢,但也是害怕他被误伤还让人出手救他,他并没有生气。

    “吃过的盐比我走过的路还要长?牛皮都被你吹上天了。咱们武道界无论年纪,讲究实力为尊!比如我婆婆,她就很厉害。”

    别看孙艳茹比陈皓大上一两岁,可她常年在家里修炼,缺乏人情世故,心性只有十五六岁。

    “一般般吧!”

    陈皓耸耸肩,那孙婆婆的修为在孙艳茹眼中很厉害,可他已经迈入后天四层,是一名真正的修仙者,根本入不了他的法眼

    “什么叫一般般?”

    孙艳茹立刻扳起俏脸,“你知不知道,孙婆婆可是我们那的大高手,刚刚要不是孙婆婆出手,你连命都丢了。”

    看陈皓一副不懂的样子,忽然意识到自己似乎在和一个门外汉扯皮。

    “算了算了,跟你说这么多简直是对牛弹琴,你一个普通人根本就不了解这些。不过,你应该明白这里很危险。”

    孙艳茹指了指刚刚她和白崇业交战的地方,树木都断了好几处,普通人根本就办不到。

    她原本想将陈皓吓唬走,但陈皓却没有一点恐慌的表情。

    “小伙子,这佛拜峰山脚下危险重重,还有一些看不见的珍奇猛兽,你一个普通人怎么敢胡乱跑到这里?”

    陈皓是修仙者,修为也比孙婆婆等人高,她们自然看不出陈皓的深浅,也看不出他拥有武动底子,自然归为普通人。

    在她看来,陈皓的行为实在太过随性肤浅,他的话语中也不由得带上了教训的意味。

    “我倒是不知道这里有多危险!”

    陈皓说得倒是实话。

    佛拜峰虽然他只是第一次来,不过山里如果真的有危险根本瞒不过他的感知。

    “无知者不畏!”

    孙婆婆冷哼一声,心头对石磊这个狂妄的年轻人十分不喜。

    看见陈皓没有丝毫离开的意思,孙艳茹再次好心劝说。

    白崇业见此皱了皱眉头,打断了她的话。

    “孙小姐,既然别人不知抬举,自己找死你又何必多管闲事呢?”

    接着,他转过头看着陈皓冷声的说道:“小瘪三,你要自己找死就滚远点,别打扰到我和孙小姐的比试。”

    陈皓懒得搭理对方,不然以他的性格早就一巴掌拍死了,现在他的心思全在佛拜峰峰顶。

    “白公子,他只是一个普通人,你何必和他计较?”孙艳茹微微蹙眉。

    白崇业已经听出孙艳茹的一丝不悦,十分识趣的结束了这个话题,但他心中已经对陈皓产生了怨念。

    看着眼前直插云霄的佛拜峰,白崇业又道:“孙小姐,咱们刚才的比试不分胜负,不如咱们比比看谁先爬到这峰顶如何?”

    此言一出,白姓老者和孙婆婆脸色大变。

    “崇业不可!”

    “艳茹千万不要答应!”

    两人连忙出言阻止并且告诉了两人它的危险。

    佛拜峰除了接近直角的陡直,到了半山腰还有大风等等,就算暗劲武者稍有不慎也有生命的危险,至于普通人不要说半山腰了,能攀岩到二十米就已经很了不起了,二十米以上根本不是普通人能办到的。

    “婆婆,真有你说的那么危险么?可刚刚那人已经爬上去了,而且看起来很轻松,一点也不危险啊。”

    孙艳茹撇撇嘴,指着远处那道身影。

    两个老人定眼一看,一脸的不可置信。

    “怎么可能?”

    “他只是一个普通人?”

    原来陈皓不知何时已经开始攀岩了,而且登上二十多米了。

    “孙小姐,那小子不仅没听你的警告,还想要登这佛拜峰,倒是勇气可嘉!”白崇业笑着道,声音里有些玩味。

    “有勇气确实是好事,不过勇气过头的,就是傻了!”白姓老者附和道。

    孙婆婆知道孙艳茹的脾气,便出言警告:

    “艳茹,你别为这小子犯浑了,他根本就是脓包。”

    “婆婆,我自有分寸。”

    孙艳茹说完后,朝着正在攀岩的陈皓喊道:“佛拜峰很危险,它不是你来的地方,你如果不想死赶紧离开!”

    要是普通人肯定听不见,可双方都不是普通人,陈皓自然听得见孙艳茹的话。

    虽然是好意相劝,但是言语之中充满了颐气指使,好像让他离开时对他天大的恩赐一样。

    “没事,这对我来说太简单了,我轻轻松松就能登上峰顶。”

    陈皓咧嘴一笑,毫不在意。

    他的行为在众人眼里就是彻头彻尾的无知。

    孙倩如虽然没有再说什么,但心里很不舒服。

    她都说的这么清楚了,你一个普通人竟然不知死活想要登佛拜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