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888胜博发官网

> 修真小说 > 重生之极品红包系统 >章节目录第62章 不相信(求票票)
    接着,门开了,首先冲进来的是一个和温英涛的容貌有点相似之人,不用说他就是温英涛的弟弟温书记了。

    看见站在病床旁边的陈皓正在给温牧扎针,温书记问向自己身边的老者:“黄院长,他是你们医院请来的专家吗?”

    “他?”

    黄院长摇了摇头。

    “不是?”

    温书记脸色大变,顿时露出一抹怒容:“黄院长,你不是说在专家来到之前不容许任何人触碰我的儿子?难道贵医院的医疗素质真的有那么高了?要是我儿子有三长两短,你负得起责任吗?”

    温书记心中怒火丛生,他刚得到消息,儿子出了车祸,虽然保住了性命,但陷入了昏迷,很有可能成为植物人,可现在医院竟然让一个毛头小子给他儿子看病,这让他无法接受。

    “这个……”

    黄院长心里咯噔一下,心道坏了。

    “护士都跑哪去了?到底是谁带他进来的?”

    那陈皓也不知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小子,不知道这里的情况有多严重,温牧如今已经成为植物人,要是温牧再有这个三长两短,他的医院肯定脱不了关系,他也吃不了兜着走。

    而这一切都是陈皓害的。

    黄院长对陈皓充满了恨意,抬手指着他怒道:“赶紧给我滚出去,再不滚,我叫保安了。”

    温英涛转过身阴沉着脸说道:“他是我带来的,带来专门给小牧看病的神医。”

    黄院长尴尬的笑道;“原来是温总带来的。”

    温英涛不仅仅是兰山县的富豪,更是温书记的大哥,不是他能惹得起的。

    “大……大哥。”

    温书记一怔,接着说道:“大哥,你说他是神医?”

    然后,温书记扭头问道:“黄院长,你知道这位神医吗?”

    黄院长定眼一看,半天也没想起陈皓是医院的哪尊大神,开口问道:“你是哪家医院的?请你出示一下行医资格证。”

    “我没有。”

    陈皓摇摇头。

    “没有!”

    黄院长一听,顿时脸色一沉。

    “原来是个不知来历的赤脚医生。”

    随后,黄院长对温英涛说道:“温总,你不要被这赤脚医生给骗了,他才多大,会什么医术。”

    温英涛眉头紧皱,不悦的说道:“黄院长,你别乱说,小陈不是骗子,他是真正的神医,有十成的把握救醒小牧。”

    “你以为你是那位少年神医吗?”

    黄院长嗤笑一声,一脸不屑的看着陈皓,尽是讥讽。

    “少年神医?”

    几人颇为不解。

    黄院长见此解释起来。

    “昨天咱们兰山县第一医院有一位重度昏迷的患者被救醒了,那人的情况和植物人差不多,算得上绝无仅有。”

    “那名医生在中医的造诣上已经达到了巅峰造极的地步,被誉为少年神医。”

    “我也听说了!之前我还以为是谣言呢,没想到竟然真有这种神医存在!”

    魏芝等人一个个满脸惊叹。

    “是啊,自从出了这位少年神医,就有不少赤脚医生冒充少年神医骗人钱财。光是我们医院就遇到了三起冒充少年神医的骗子事件了。”

    黄院长说着,冷冷地觑着陈皓。

    “不过这小子胆子不小,都骗到书记和温总头上了。”

    温书记一听,皱了皱眉头,医生通常不会把话说得太满,万事都有风险,能说出十足把握要么就是什么都不懂的新人,要么就有真本事。

    可这陈皓无论怎么看都和那少年神医搭不上关系,也不像有本事的人。

    温书记道:“年轻人,你可敢立军令状?”

    这话一出头,温英涛和方桂英暗叫不好。

    果然陈皓神色一沉。

    “没错,温书记就让他立军令状,一个连行医资格证都没有的毛头小子还敢冒充神医,要是治不好贵公子就把他送进牢房,免得再出来坑蒙拐骗。”

    黄院长得意的笑着,看那模样仿佛让陈皓吃瘪很有成就感。

    温英涛阴沉着脸说道:“二弟,你怎么回事,难道你还信不过我吗?”

    温书记连忙说道:“大哥,我不是不相信你,只是这年头挂羊头卖狗肉的骗子太多了,你不要被人蒙骗了。”

    所有人都在等待陈皓的答复,只听陈皓冷笑道:“你真以为是我求着给你们治病吗?温公子的死活与我何干?”

    他虽然是医者仁心,但是别人不让他治病,他又何必热脸去贴人家冷屁股,自讨没趣。

    陈皓又道:“你要记得,这次我看在温老哥的面子上才来的,是你温家向我求医。”

    温书记顿时脸色铁青,他堂堂兰山县一把手,何等身份,何曾求过人。

    黄院长察言观色,见此时机便讥讽道:“狂妄无知。温书记位高权重,温家更是兰山之首,岂会求你区区黄口小儿。”

    “你要是少年神医,我求你又何妨,可惜你不是。”温书记目光逼人。

    陈皓转身对着温英涛夫妇两人说道:“温老哥,对不住了,这病我没法看,告辞了。”

    说着便要转身离开。

    “哎,小陈,你不要生气,这是老哥的不对。”温英涛夫妇连忙上前劝陈皓。

    “温老哥、嫂子,你们是你们,和他没有关系,我们仍然是朋友。”

    陈皓说完后便大步离开了急诊科。

    “大哥、嫂子,你们不要在求他了,让他走!”

    温书记冷哼一声,要不是顾忌陈皓是他大哥请来的,就凭陈皓刚刚对他的态度,他非让陈皓见识见识他温家的手段。

    “二弟,你已经被官场那些腐朽蒙蔽了双眼,你会后悔的。”

    温英涛夫妇丢下这句话便追了出去。

    温家的脸面是小事,小牧病重为大,那有可能是小牧醒来的唯一希望,不然他一辈子都是植物人。

    不管陈皓医术如何,总归让他试一试。

    但温书记为了脸面,不顾自己儿子的安危,不肯放低态度,让温英涛很心痛。

    黄院长说道:“温书记,那小子不敢立军令状,一定是心虚是怕被我们揭穿骗局,随便找个理由逃走了,温总也是被蒙骗的。”

    温书记点点头,然后神满面憔悴之色看向自己躺在病床上的儿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