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888胜博发官网

> 玄幻小说 > 重生梦联网 >章节目录9、非常规审讯
    练练新人?

    没错,我现在确实盼望踏上修炼之途,但我对审讯这种活,完全不感兴趣啊。毕竟我可不想自己变成电影里那种手持刑具一脸狞笑的变态……

    李遇内心非常纠结。

    “哼,连审讯嫌犯都畏惧,今后怎么上战场?”燕飞梧仿佛看穿李遇的心思。

    “并非我不敢,而是……”李遇抿抿嘴,将剩下的半句话吞进肚子里。因为他突然发现,燕飞梧讲得没有错,畏惧就是畏惧,无论基于何种理由。

    想到这一点,李遇便倏地站起身体,主动走向审讯室。

    他在脑海中谋划着开场白,不过当他见到刚刚从联防所转移过来的那个非法入境者,所有开场白全都浓缩成两个字:“我艹!”

    审讯桌前的男人,已经白发苍苍,他脸上千沟万壑,枯萎的腰身弯得像个问号一样。他或许已经有八十岁,假设再受什么严刑逼供的话,估计就挂了。

    李遇有点懵,燕飞梧则不管对方是什么身份,他瞪着眼睛大喝:“老头子,我猜你应该很有钱对吧,靠行贿进来的?”

    衣着华贵的老头唯唯诺诺:“确实如此。”

    啪~

    燕飞梧的胖手重重拍在审讯桌上,差点将那桌子拍到散架。之前他处理过不少非法入境案件,但嫌疑人皆有感情牌能打。现在倒好,直接可以花钱买船票了。

    【原隐】的兄弟们啊,用不着这么堕落吧!

    停顿片刻,燕飞梧冷冷道:“老头子,你一把年纪还折腾什么,偷渡这种事情不应该让年轻人去干吗?别告诉我,你花钱将全家都带到了诺亚方舟。”

    “没。唯独我一人。”老头如实回答。

    “看来真的是个非常自私的家伙。”燕飞梧耸耸肩,“你都已经半截入土,怎么还只顾自己。如果换成别人,应该会将偷渡的机会让给子孙。”

    这话讲得太直接,老头被损得不敢接茬。说起来,越有钱的人似乎越自私,不管在哪个平行宇宙概莫如此。

    “你抽烟吗?”燕飞梧掏出【海之蓝】香烟,突然换成和蔼的语气。

    “抽。”老头抖抖索索地伸手。

    于是审讯室里的三人嘴里都叼起海之蓝,点燃后,周围瞬间烟雾弥漫。

    李遇压低声音:“现在抽烟会不会不太合适?”

    燕飞梧鬼魅一笑:“这老头来之前,联防所已经审讯过了,从头到尾没有得到任何线索。所以对付他,咱们不能用普通的办案手法。”

    李遇疑惑:“那该怎么处理?”

    燕飞梧吐出一口浓烟:“本来诺亚方舟中禁止这类审讯方式,但现在,规则已经顾不上了。”

    “哦?”李遇嘴角用力一抽,同样吐出浓浓烟雾。

    只见那烟在空中交错,审讯室渐渐变得迷幻,李遇似乎明白了什么,他将信将疑地看着燕飞梧,而后者正在老头面前叽里咕噜地低呤。

    催眠!

    燕飞梧不疾不徐地道:“你此刻在一片青青大草原,草原里有个农庄,农庄里有把躺椅,你安然躺在椅子上,看着牧羊女从眼前慢慢飘过。”

    “1、2、3……”

    不知是燕飞梧的催眠术起了效果,还是海之蓝香烟本身就含催眠成分,总之那老头两眼耷拉,很快伏在桌子上,睡着。

    “纪人能够在梦里保持清醒,也能够在清醒中入梦。”李遇轻轻弹掉烟灰,思考该如何钻进老头的梦里。

    “别急,他刚睡,还没开始做梦了。”燕飞梧翘起二郎腿。

    李遇有些不好意思地点点头。这次审讯本来说要锻炼新人,结果一直都是燕飞梧在引导,看上去,李遇要学的东西还很多。

    等待的时间比较枯燥,燕飞梧扭头问:“你觉得诺亚方舟里的日子,如何?”

    “还算不错吧。”李遇敷衍回答,事实上他也只能这样模棱两可地回答。

    “呸,我觉得不能让大家在梦联网里过得太舒服,应该要有钱没地方花才行,唯如此,方能坚定反攻暗世界的决心。”

    “听上去有道理。倘若梦联网里有钱没地方花,那么这老头也不可能行贿。”李遇附和。

    “看看现在,大家躲在诺亚方舟里多安逸,该怎么玩还是能怎么玩,反正一辈子就那么长,不需要去谈国仇家恨,也不用去管被暗世界奴役的那些同胞。”燕飞梧越说越激动。

    忽然,他的声音戛然而止。

    同一时间,李遇也察觉到异样。模模糊糊中,他隐约感受到一片磁场。

    老头开始做梦了吗?

    李遇瞄向身旁的燕飞梧,后者给了他肯定的答案。李遇看见,燕飞梧轻轻往前一蹦,接着便像变戏法那样无影无踪。

    空气里,燕飞梧的声音在回荡:“闭上眼睛,凝神静气。等到你在脑海中看到一片模糊景象,即为梦联网。灵魂进入,请迈单脚;灵体共入,请双脚并进。”

    ……

    想不到纪人进入梦联网的方式还这么讲究,用走的就只有灵魂进入,身体尚留在原地;假若用跳的,那就身体和灵魂一并落入虚幻中。

    李遇闭上眼睛,屏住呼吸。很快面前升腾起模糊的影像,他没有一丝犹豫,两脚朝前一跃。

    呼~呼~

    耳畔不知从哪吹起大风,脑海中的景象好似幻灯片那样闪烁。李遇仿佛坐上一台过山车,有时急速下坠有时又直冲云霄。

    大约三十秒后,总算稳住身形。

    睁开眼睛,李遇看到蓝天白云,看见宽阔的大草原,还有两个牧羊女。此刻李遇在一个农庄里,不远处放着根躺椅,椅子上有人在摇啊摇。

    死老头,梦里还这么能享受。

    李遇拔腿跑去,却发现椅子上的人,竟然是燕飞梧。

    “来了。”燕飞梧悠然说道。

    “你的催眠术挺厉害嘛,老头还真梦见你和他说的东西了。”李遇赞叹。

    “只是运气而已。老头年纪大神经弱,因此才会梦到我讲的那些。事实上靠外部的催眠术很难影响梦境。”燕飞梧讲实话。

    “哦?”李遇顿时兴致盎然。

    “但是接下来这些,就绝非什么运气了。”燕飞梧悠然站起,“看好吧,我不会再教第二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