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888胜博发官网

> 都市小说 > 终极学生在都市 >章节目录第一千九百章 悲伤的周炎
周炎沉默了会儿,摇了摇头说道:“老大,那时候我也说过了,如果那个侯晓鹏是一个像我这样,是如此英俊潇洒,品德高尚的一个青年才俊……”

李泽道嘴角扯了下,心想感谢你如此没文化的,不然你这自夸的不得夸一个小时?这货怎么愈发的不要脸呢?

“那么我肯定会衷心的祝福她。”周炎说道,“但是现在我怎么知道那个追她的家伙会不会就是一个卑鄙无耻、臭名远扬、寡廉鲜耻、厚颜无耻、全无心肝、曲意逢迎、声名狼藉恬不知耻、无耻之尤、荒淫无度的小人?”

李泽道嘴角抽了抽,这个家伙这是将损人的成语都给背下来了,方便这时候用?他学习的时候要是有这么用心的话,高考成绩或许就不会那么惨不忍睹了。

周炎猛地站起身来,这一刻,他神圣光环加身,语气满满的都是豪气:“所以老大,我决定了……”

声音戛然而止。

三十秒之后,一阵微风吹过,周炎只觉得有点冷。

与此同时,他脸上的肌肉剧烈的抽了抽,很是滚烫,他只觉得自己的头顶上飞过一只呱呱叫的乌鸦,那只乌鸦还拖过一连串的省略号。

尴尬啊,实在太尴尬了。

当下忍不住回头看着回头正摸出香烟以及打火机的李泽道,很是无力的说道:“老大,剧情不是这样的,这种时候你不应该赶紧问我说你决定什么了吗?你这样我真的好尴尬啊。”

你这么不会配合你好意思当别人的老大?

“滚!”李泽道没好气的说道。

周炎一屁股重新坐回椅子上,说道:“老大,我的决定是,这两天我打算在暗中观察那小子的一举一动,我敢肯定,那小子肯定会背着我们家颖颖干出一些人神共愤的事情出来的,到时我就偷偷的拍下来给颖颖看,让她真正的看清那小子的真面目。”

李泽道点燃了香烟,缓缓的吐出一口烟圈,淡淡的说道:“随便你吧。”

他其实是能够明白周炎其实的心境的,明知道回不去了,却是依旧放不下,看她跟别的男人在一起,就忍不住要搞破坏……当然,也不能说是搞破坏,只不过就是放心不下她,但是她被臭男人给骗了,所以帮她好好查看一下对方的人品。

在燕京的时候,自己不也干过类似的事情吗?在烤鸭店里自己干脆的让潘小婷那男朋友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出了那么大的丑,之后更是直接将他给废了……

“挺贱的。”李泽道再次吐出了一口烟圈,在心里这样骂着自己。

“老大,你同意跟我一起去监视那小子了?我就知道你一定会陪我的。”周炎满脸兴奋的。

“滚!”李泽道差点一个没忍住就将这个不要脸的家伙扔进那湖里。

心里这个悲哀啊,自己是何等帅气何等优秀何等英明神武的一个人,怎么会收这么一个不争气的家伙做小弟呢?

你去监视那小子有个屁用啊,你直接动*不就好了?你难道不知道女人都是抢来的?

抢不回来了你就揍他啊,揍他娘的,把他皱得连他妈都不认得他了看他还怎么结婚?

当然,你要是能有我百分之一……

李泽道扫了周炎那张大饼脸一眼,果断的摇了摇头。

不,百分之一不够,得千分之一!你要是有我千分之一的优秀,帅气连抢都不用抢,女人就会主动对你投怀送抱。

“老大,求求你了。”周炎央求道,要不是害怕李泽道真帮他拎起来扔进湖里,他都想扯住他的衣袖撒娇了。

“求你妹啊!”

“哦,对哦,我可以求我妹去啊,我们兄妹感情如此深厚,她一定会答应我的。”周炎恍然大悟。

“滚……算了,不过仅限今天。”李泽道说道。他才没那么多时间陪这个家伙装犊子呢。

周炎那张大饼脸一下子就开出狗尾巴花了,马屁狂拍:“老大,有您亲自出马,今天就够了。”

李泽道懒得回应,摸出手机拨打了个电话出去。

对着手机吩咐了几句之后,他抬头看着周炎说道:“最多十分钟就可以知道那个侯晓鹏现在在哪里,不过他若是没你想的那么不堪的话,你就祝福吧。”

毕竟是天道基金会的员工,李泽道自然不能由着周炎乱来,真把人家给一顿痛揍。

但是若那家伙行为人品不是那么检点,真不是孙颖这种显得单纯的女孩子的良配的话,那么让周炎揍他一顿也没啥。

“唉,老大,原来我在你心里,竟然是如此心胸狭隘的一个人?”周炎满满的都是无力感。

“嗯嗯,而且还很傻逼。”李泽道点了点头。

“老大……真羡慕你是我的老大,否则我现在早就揍你了……”

“嗯嗯,真羡慕你是我老婆的亲哥哥,不然你早就在那湖里游泳了。”李泽道没好气的说道。

“……”

周炎刚要继续幽怨一番的时候,眼珠子却是微微睁大,指了指不远处正坐在那里彷若无人的腻在一起的一对男女。

“卧槽,老大你看,那不是邓小敏吗?”

李泽道抬头顺着周炎所指的方向看去,果然看到邓小敏此时正跟一个看起来就像是暴发户的中年男子腻在一起,也不知道那中年男子对她说了些什么,她笑得花枝招展的,那双桃花眼相当的勾人。

之所以说他是暴发户,那是因为这个中年男子的穿戴很是俗气!老土的灰色条纹西装,脚上穿的竟然是拖鞋,脖子上挂着一条金光闪闪的粗链子,手上那手表也是金的,更夸张的是,他猥琐笑的时候嘴里还有几颗金牙……

哦,金牙上还有菜叶子……李泽道有些恶心了。

李泽道觉得这个颇有姿色的女人还是很有本事的,她可以很好的利用自己的优势勾引一个又一个男人,然后相当滋润的生活着。

只是她的品味怎么越来越低呢?一开始是秦少峰,然后是周炎,接下来是自己在那庙里遇到的那个中年男子,现在是这个暴发户……看来二奶这玩意儿随着年龄的增长也越来越没市场了吧?

这年头赚钱不易,将就吧,两眼一闭,鼻子一禁止呼吸,双腿一张开,痛苦的生活也就这么过去了。

然后李泽道的心里更是悲哀了,因为自己收的这小弟也曾经被这个女人给勾得神魂颠倒欲罢不能。

这个小弟这品味啊,实在给自己丢脸啊。

“别告诉我你吃醋了。”李泽道吐出了一口烟圈。他想起之前周炎彻底的迷失了自己,产生了想左拥右抱的想法。

左拥右抱也不是不可以,但是关键是,你得有足够的硬实力去支撑着。

周炎有吗?他没有!他没有财富去支撑这一切,他也没有那个身体。

况且这个邓小敏也不是真的喜欢周炎,甚至在她眼里周炎还可能不如一根黄瓜来得实在,她就是纯粹的当他是踏板。

孙颖那样的女人更不允许自己的男人跟别的女人有染的。

“老大,你想多了,我就是在感慨,感慨一种社会现象,现在很多女人为了钱,即便站在他面前的是一个丑八怪,她也可以满脸享受的张开自己的双腿。”周炎握紧的拳头,愤愤不平的说。

开什么玩笑,他怎么可能吃这种女人的醋呢?老大这话也太侮辱人了。

“然后呢?”李泽道问道。

这是一个笑贫不笑娼的社会,所以李泽道并不觉得那些女人这样做有什么错。当然,这些举动在道德方面自然是站不住脚,但是本质上来说,这只不过是一种职业罢了。

她们付出了她们的青春,她们的肉体,她们的尊严,从而换取来了金钱!这跟那些在工地里拼命搬砖头的工人,在地里辛苦劳作的农民,在老板以及客户面前低三下四就如同一条狗似的的所谓的白领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区别,甚至,她们无疑要更轻松许多,得到的报酬也更高。

在说白一点,你是希望被包养还是想辛苦的劳作?你是希望通过自己的双手去创造财富还是更希望自己有一个好爹?

大多数人当然会大义凛然的表示不为五斗米折腰而折腰,但是真正品尝到社会的那种残酷的现实之后,原有的某些想法也会悄然的发生改变。

“然后……我也想成为那样的丑八怪。”周炎满脸莫名的悲伤。

“……”李泽道觉得自己的脾气当真越好越好了,不然怎么直到现在还任凭这个不要脸的家伙在这边叽歪的,没有将他扔进那湖里呢?

“老大,我想揍那个暴发户一顿!真是混蛋,竟然敢瞒着自己的老婆在外头包养着小三……就跟老大一样!”周炎握紧了拳头了,一副见到仇人的模样。

“……你说什么?我没听清楚。”李泽道心里的暴戾之气沸腾。自己什么时候瞒着老头包养小三了?那些女人每个都是我老婆好不好?你妹啊!

周炎吓了吓了一跳赶紧改口:“呃……我的意思是,老大你大帅了,太耀眼了,你是漆黑的大海上那引领着我前进的灯塔,你是电你是光你是我唯一的信仰……”

“滚。”

“哦,好,老大,我现在就滚去揍那家伙一顿!”周炎咬牙切齿。

“随便你。”李泽道揉了揉自己的这张已然抽得快没感觉的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