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888胜博发官网

> 玄幻小说 > 御魔龙使 >章节目录第二章齐聚
    所谓的“十大杰出青年弟子”皆是药宗青年一辈的俊杰高手,其天赋以及实力都是数一数二的。能排在其内的青年,无一不是天资绝佳之辈。

    “十大杰出青年弟子”除了拥有如此耀眼的称号以外,而且还会获得宗门的大力培养,更有甚者还有可能得到某位宗门长辈的青睐,从而收之为亲传弟子。

    这也是药宗为了激励门中弟子刻苦修炼,才特意这么做的。

    再过些时日便是药宗的宗门大比,凡是自认为有能力者皆可报名参加,只要能在比赛中取得好的名次,自然是好处多多,前途无忧。

    当然,这种比赛是从来不允许“十大杰出青年弟子”主动参加的。凡是“十大”弟子平日里无论是修炼上还是生活上都要比普通弟子优越的多,他们的实力都要强于普通弟子。让他们去参加这种比赛,无疑是不公平的。

    但如果比赛中有自恃能力过人的普通弟子公开挑战他们,那就另当别论了。

    “十大”弟子一旦被其他弟子挑战,除了有特殊的理由外皆不可拒绝应战。凡输者自然退出“十大”弟子,而“十大”弟子的空缺自当由胜利者填补上去。

    这一制度无疑是更加激励了无数普通弟子刻苦修炼,一次又一次地为两年一度的宗门大比而奋斗着。

    江童便是前年宗门大比中,成功挑战“十大”弟子胜出的青年弟子。而他也是近些年内唯一一名通过挑战,从普通弟子晋升到“十大”弟子的杰出弟子。

    江童年仅十八,实力已达到七阶高级,这般天赋放眼大陆也是可以排在上游的。

    只不过药宗选拔弟子不一定是修为越高越好,另一方面还要评测他们炼药方面的天赋与实力。毕竟药宗是以炼药闻名大陆的。

    江童是一个很富有心机的青年。他出身贫穷,深知底层的不易。他受够了以前的困苦生活,他不想这样庸庸碌碌地过一辈子,因此他不甘于落后。为了力争上游成为受人尊敬的强者,他愿意做任何的事,不择手段地驱除眼前一切的障碍。

    而纳兰杰便是他的突破口,也是他平步青云的重要棋子。

    纳兰杰何许人也,已是加冠之年的他同江童一样也是“十大”弟子之一。

    而他的来历很不简单,其父亲纳兰肃是药宗的八大护法之一,祖父纳兰康更是了不得,身居药宗大长老一职,位高权重,实力更加的可怕!

    据说那纳兰康一身的修为已达九阶巅峰之高,极为的恐怖!

    江童知道只凭自己是不可能取得太大的成就的,唯有依靠强大的势力才能让自己迅速强大起来。

    纳兰杰便是他心中不二的人选。

    此时正值秋意,天高云淡。

    和煦的微风轻轻地拂过大地,刮起无数片枯叶,随风势晃荡着。

    一条宽广的石板路,两旁便是一排排垂败的杨柳,那青灰色的道路上迎面走来两道修长的灰色身影。两人年纪不大,看起来都不过十八九岁。

    虽然宗门大比的日子将近,但以这二人的身份,自然不用去理会这些繁琐之事。

    二人并肩而行,英俊的面庞上都挂着谦逊的微笑。

    “纳兰师弟可真是天赋异禀,想不到这才没多久竟然又突破了,如今的你可是一名七阶中级的强者了。”江童微笑着,不着痕迹地恭维着身旁的青年。

    纳兰杰闻言心中尽是得意,但还是摇头笑道“与江师兄相比,我可就差了不少啊!江师兄的修为可是要比我高一级呢。”

    话虽是这般的说着,但纳兰杰的语气中丝毫听不出来一丝的赞叹与谦逊。

    也对!以纳兰杰傲然的性子,自然不会把其他人放在眼里。

    江童的眼中隐晦地闪过一丝恼怒,但迅速被他掩盖掉了,依旧笑着与他攀谈,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一般。

    “听说……最近欧阳师妹与那位……客人走的很近啊!”江童似乎是如此随意地说道。

    但听闻这般话后,那纳兰杰却是笑容一滞,面色旋即阴沉了下来,一双漆黑的眸子中闪过难以掩饰的怒火。

    江童余光一瞥,心中大乐,随后又紧忙做出一副愤愤不平的样子,说道“那小子到底有什么能耐,竟然得到欧阳师妹的关怀。依我看,他绝对在背后用了什么见不得人的手段,这才蒙骗了欧阳师妹。”

    纳兰杰久久一言不发,半天后这才冷哼一声,道“那姓沈的,我早晚都不会放过他!”

    江童闻言大惊,连忙扭头四顾,见周围无人,这才轻轻拉扯了一下纳兰杰的衣袖。

    “纳兰师弟谨言啊!太上长老早已吩咐下去,那……那位客人的名字已是禁词,是容不得下面的弟子谈论的!你我师兄弟背地里稍微议论一下就好,可千万别被其他人听到啊!”

    江童是真的被吓到了。

    宗内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太上长老亲自下达的命令谁敢不从,却不曾想这纳兰杰愚蠢至极,竟然还敢提及那人的名讳。当真是找死不成?

    好在真正知道那人名讳的人并不多,再加上太上长老下达的命令封锁,药宗弟子都只知道宗内来了两位神秘人,虽然很多人都见过,但却并不知道名字。

    纳兰杰扭头斜视了江童一眼,心中对他的过激反应有些鄙夷,但还是没有多说什么。但一想到那小子的嘴脸,纳兰杰的心中顿时涌出一股怒火。

    当日,那师徒二人上山之时,便是他纳兰杰负责值班守山。见那师徒二人蛮横无礼,便没有带他们退出迷雾幻阵,任由他们像无头苍蝇般瞎转悠,而他则是跑到一边睡大觉去了。

    可他没想到的是,那师徒二人竟然毁去了守山幻阵,强硬地冲上了药宗的山门。

    此事败露,他纳兰杰自然躲不过宗门的处罚。以他的身份,虽然说惩罚不会太重,但却是当众掀了他的脸面,这对他来说无疑是奇耻大辱,他也因此怨恨上了那师徒二人。

    再加上近些时日,他心仪的欧阳师妹时不时地去找那小子。出身不俗的纳兰杰又岂会咽下这口恶气。

    “真不知道那……那小子哪里蹦出来的,竟然引得太上长老如此在意,甚至不惜动用我宗门至宝冰蟾为他解毒。要不是他,我又岂会受到长老们的责罚!”纳兰杰咬着牙,心中也是又惊又怒。

    与心高气傲的纳兰杰不同,心思缜密的江童自然是察觉出了那两位客人的不一般,但他并未多说什么,只是笑呵呵地点头应承着纳兰杰。

    “纳兰师弟所言甚是,那小子何德何能啊!”

    纳兰杰听闻此话,心里也不禁舒服了些,而后又皱起眉头,说道“江师兄,你说那师徒二人究竟是什么来历?竟然能让我们药宗的太上长老对此关心不已。我长这么大还从来没见过太上长老露过面呢。”

    江童摇摇头,说道“纳兰师弟都不知道,我又岂会知道。更何况此事已经被长老们下了禁口令,我们更不可能得知了。”

    “哼!要是……”

    正当这时候,两人的身后忽然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随机一声急切的大喊也传了过来。

    “纳兰师兄,江师兄,不得了了!天道盟萧家来了!”

    “天道盟萧家?!!”二人同时浑身一颤,皆是大惊失色。

    然而就在这时,又有一名弟子跑了过来,急忙大喊“二位师兄,万毒门来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