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888胜博发官网

> 都市小说 > 一世兵王 >章节目录410章 名副其实
 “砰——”随

    着一声轻响,秦风关门离开了包厢。包

    厢里,秦智脸色发青,双拳紧握,骨节发白,显然是怒到了极致。

    身为秦家大少,他得到了秦家的大力支持,在仕途上顺风顺水,未来前途不可限量。

    这一切,让他无论走到哪里,都备受尊重,哪怕是去拜见封疆大吏,对方也是很客气。从

    某种意义上说,华夏第一少这个名头更适合他,而并非秦风。

    然而——今

    天,当他以堂哥的身份训斥秦风后,秦风并没有当一回事,自始至终都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对他这个堂哥和秦家大少缺乏应有的尊重。而

    李雪雁的来电更是晴天霹雳,让他知道,苏文当日以做学术研究为由拒绝他的拜见,完全就是个幌子,实际上是不想见他。

    除此之外,他以为李雪雁会很在意秦风身边美女环绕,甚至会因此而取消婚约,结果李雪雁压根就不在意。

    这一切的一切让他十分窝火,秦风离去前那番毫不客气的话语直接点燃了他心中的怒火,但不等他发火,秦风已经走了。

    “啪——”随

    着一声轻响,秦智点燃一支香烟,狠狠地吸着,仿佛想用尼古丁让自己冷静下来。

    半支香烟过后,秦智掐灭香烟,然后拿起手机,拨通秦建国的办公电话。

    “您好,吴叔叔,我是小智。”电话很快接通,但并非秦建国本人自己接电话,而是转到了秦建国的秘书那里。

    “小智,你稍等,我去给首~长汇报一下。”电

    话那头,秦建国的秘书客气地说着,他知道秦智,而且不止一次见面,对于秦智的印象不错,同时也明白,秦智是整个秦家年轻一代中唯一一个可以直接跟秦建国对话的人,更是秦家大力培养的接班人。“

    小智,你到东海感觉怎么样?”

    约莫等了三分钟后,秦建国的声音从听筒中传出。“

    谢谢爷爷关心,一切很顺利。”

    秦智闻言,连忙恭敬地回道:“东海是我们国家的国际化大都市之一,在全球都负有盛名,在这里开展工作,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考验,但我相信我能接受得住考验,不会辜负爷爷和领导们对我的期望。”“

    你有这觉悟就好。”

    秦建国笑着说,心中很是欣慰,然后问道:“对了,你打电话给我有事吗?”“

    是这样的,爷爷,我今天约了秦风见面,本想将他敲打一番,让他不要太折腾了,收敛一些,避免给家族惹祸,结果他压根就不听,还跟我发火。”秦智告状道。“

    你做好你的工作,不要管他,也不要跟他有交集,让他自生自灭。”秦

    建国闻言,脸色有些难看,有些生气地说道:“等他有一天触碰了红线,做了违法的事情,自然会有人管他。”

    “我知道了,爷爷。”

    秦智回应着,心中的怒意彻底消散了,脸上浮现出了笑容。

    他知道,自己的爷爷还是一如既往地讨厌、反感秦风。

    “好了,我手头还有工作,先不跟你说了,等你回来,见面聊。”

    秦建国准备结束通话,最后提醒道:“东海的工作对你的人生和仕途至关重要,珍惜好、把握好。另外,你老太爷月底生日,你请假回来一趟。”“

    好的,爷爷。”秦

    智连忙回应,脸上的笑容却是有些僵硬。如

    同秦建国不喜欢秦风一样,秦家老太爷一直都不喜欢秦智,无论他在仕途上走得多么一帆风顺,多么给秦家长脸,多么讨好秦家老太爷,秦家老太爷就是不喜欢。

    这是他的心结之一!

    但想到秦家现在基本由秦建国主持大局,秦家老太爷几乎不参与家族事务了,未来将彻底由秦建国掌舵,他的心情又好转了不少。就

    在秦智打电话给秦建国打小报告的同时,秦风来到楼下,驱车返回苏园,却是感到一阵头疼。头

    疼不是因为差点与秦智撕破脸皮,而是因为李雪雁去拜访苏文,恰好苏妙依、张欣然和陈静三人也去了苏园,四女遇到一起了。他

    无法想象这是一幅怎样的画面,但总觉得会有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最终将自己卷入。带

    着这样的担忧,秦风驱车前往苏园。与

    此同时,苏园。

    李雪雁坐在大厅里,与苏文一边喝茶一边聊天,而苏妙依、张欣然和陈静三人都没有在场。他

    们并非在聊家常,而是在聊经济,而且自始至终围绕一个主题:在全球化的大趋势下,国内经济和全球经济该何去何从?

    从某种意义上说,他们在进行学术讨论,或者说,李雪雁在借此拜访的机会向苏文请教、解惑。

    “雪雁,你志在商场,今后必然要转战实体经济。虽然前两年,国家乃至全球实体经济不景气,但实体经济是根本,与虚拟经济相辅相成。换句话说,没有实体经济的虚拟经济是空中楼阁……”

    大厅里,苏文侃侃而谈,作为华夏经济领域的泰山北斗,他对于全球化有着自己独到的理解和看法。“

    听苏叔叔一番话,胜读十年书。”李

    雪雁认真地听着,表情非常专注,待苏文说完之后,先是感叹,然后道谢,“谢谢苏叔倾囊相授。”

    “雪雁啊,你就不要给我戴高帽了,依我看啊,你这个华夏商界年轻一代第一人,并非浪得虚名,而是名副其实。想必,这几年,你在国外没少在学术研究方面下功夫。”苏

    文笑着摆了摆手,然后也是在心中暗暗感叹,李雪雁出国深造这几年进步非常大,用理论指导实践,用实践验证理论,将华夏和全球经济未来的发展趋势研究得非常透彻,而且结合大势,制定了清晰的目标和规划。这

    一切,远非国内那些仗着父辈提供平台的年轻商人可比,准确地说,完全不在同一个层面上!

    “好了,我看啊,你们这是在互捧。”

    随着苏文的话音落下,李淑琴解开围裙,从厨房走出,将一盆汤放在餐桌上,笑着走向两人道:“菜都做好了,老苏,你给小风打个电话,看他到哪里了,我去喊妙依她们。”

    “好。”

    苏文点点头,对于张欣然三人不待在客厅,心如明镜。他

    看得出,张欣然喜欢秦风,而且与秦风之间的关系比较亲密,同时也知道李雪雁是秦风的未婚夫。否

    则,张欣然不会在得知李雪雁身份的那一刻时变色,更不会与苏妙依、陈静两人离开大厅后,一去不复返。

    她们在故意躲着李雪雁。或

    者说,张欣然不知该如何面对李雪雁。“

    叔叔,阿姨,我给秦风打电话。”李雪雁连忙开口,然后拿出手机,再次给秦风打电话。“

    商场也好,情场也罢,十个欣然加起来都不是李家丫头的对手啊,只希望李家丫头手下留情。”苏

    文点点头,看着李雪雁淡定自若地坐在那里打电话,心中却是在暗暗感叹,同时也有些恶作趣的期待,“我很好奇,小风该如何面对和处理这一切?”

    ……

    ……P

    S:第二章会晚一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