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888胜博发官网

> 玄幻小说 > 系统的超级宗门 >章节目录119、秦山上山
    笑罢,秦山昂首阔步的走出了客栈,妙音见状连忙跟了上去。

    一炷香后,两人站在了云岚山山脚下。

    正要上千层阶时,秦山见一旁密林传来一阵骚动,还没来得及看清时,从林中就窜出来一只黄色大狗,冲着他恶狠狠地吠了几声,似乎不欢迎他的到来。

    妙音连忙就要上前驱赶,但是秦山拦住了她,反而笑着说道:“有意思,这狗竟然敢吼我。”

    身为大妖的他,还是第一次被这种土狗给小瞧。

    也许是出于玩玩的想法,秦山并没有露出大妖的气息,反而从怀中掏出了几块肉干,拿着它慢慢走过去,想借机摸摸这条胆大包天的狗。

    可是那条大黄狗看了眼吃肉干后,竟然头也不回地走了。

    临走前,竟然露了个特别的白眼,仿佛在说:肉?你瞧不起我吗!

    这让秦山拿着肉干的手停顿在身前,颇为尴尬,只得丢进了自己的嘴里,“嘿,这狗还真有个性,肉干都看不上!”

    热情被狗的冷漠浇灭后,秦山索性不再管这狗,继续往上走去,不久便到了云岚山山顶。

    此时已近黄昏,刚上千层阶的最后一阶时,秦山环顾四周几眼,只看到一位老头坐在远处的石桌,身前摆着一盘棋,一个人在念叨着谁也听不明白的话。

    秦山打量老者一眼,见对方竟然是普通人,也就没了和他攀谈的想法。

    一回头,急忙对妙音说道,“带老夫去见识见识那试炼塔。”

    妙音赶忙应声,“大人,试炼塔只有宗主才能开启,我带您去了也没用。”

    “那你去把他叫过来。”

    “我也不知道宗主在哪,我不熟路……”

    “真是没用。”秦山冷哼一声,旋即看了看颇具威严却又空荡荡的主殿,眉头一皱,走到下棋的老者身前,开门见山地问道:“朋友,下棋呢?问个事情,你们这不朽宗的宗主在哪?”

    “我知道,我知道。”老者有些不耐烦地应了一声,脸上露着不悦之色——这老者自然就是王伯。

    秦山看了眼王伯的不悦的表情,颇为不解,不过既然王伯说知道,当即继续问:“那他在哪。”

    可没想到,听到这句话的王伯立刻怒斥一声,“不行,这子落这会被吃的。你不懂就别说话?观棋不语,这你也不懂?怎么和那于小子一样,下个棋一点棋品都没有。”

    “不是,我问你,你们宗主在哪?”

    “下棋吃什么粽子!”

    “你这老头,怎么听不懂人话呢?”

    秦山看着说话牛头不对马嘴的王伯,陷入了无奈中。

    这不朽宗还真是搞笑。

    有只有个性的狗,还有个什么都听不清的老头。

    这像是正经一个宗门么?

    正打算继续问时,一旁的林子里跑出来一人,正是钓鱼钓到吐的于陌。

    于陌从林间小径边跑出来,还边跑道着歉,“王伯,不好意思,最近排毒,肚子有点不舒服。”

    王伯听到道歉,依旧有些生气,一边拨弄着手边的棋子一边抱怨着,“你小子走一步棋消失半天,这棋还下不下啊!”

    “下,当然下!”

    “快点下啊,没一点棋品,下次你再叫我下棋,老朽不来了。”

    秦山在一旁看到忽然对答如流的王伯,整个人都不好了。

    心道:这老头刚才是故意的吧,刚才和他说话,没一句能接对的。

    正打算给这消遣他的老头一个教训时,于陌近了。

    秦山不经意看一眼于陌的脸庞时,起初是觉得有些似曾相识。当于陌走到眼前并看到了他的正脸时,秦山脸上立刻露出了错愕的表情。

    “浪子剑于陌?”

    于陌坐回石桌前,抬头仔细地打量起眼前人来,见不认识,便问道:“你认识我?”

    “独行的浪子剑,秦某当然听说过,也见过阁下的画像。”

    “哦,那你会不会下棋?”

    问这个话时,于陌已经捏着一个棋子下起棋来了。

    不过因为慢了一点,又被王伯给说了一顿,说没一点棋品,下棋磨磨唧唧的。

    秦山见到这幅场景,颇为惊讶,这幅场景应该只会出现在市井之中,可出现在一位通玄境身上,着实有点让人骇然。

    “听闻于陌兄半生流浪,宁睡草地,不睡温床,怎会在这与一老朽下棋?”

    “哪有这么多为什么……哈哈,吃!”

    于陌大笑着从王伯身前取走了棋盘上的几颗棋子。

    秦山见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当初飞鱼岛许下供奉长老之职,且赏赐城池一座,也不见其动心、欢喜,依旧坚持着要去过以天为被,以地为床的日子。

    本以为这种人,这种人不会加入任何势力,没想到他也停在了不朽宗,而且现在正和一个糟老头一起下棋,得了小胜而已,竟然露着得意的笑容。

    完全没了通玄境该有的姿态。

    秦山再一回头,看着周围的目光透着一份迷茫。

    这时,温平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了,“前辈,几日不见,气色不错啊。”

    秦山当即回头,看到温平的脸后,脸立刻就严肃了起来。

    “好小子,那夜竟然敢骗老夫。”

    温平无奈地耸耸肩,说道:“那夜也没说我不是不朽宗宗主啊,前辈的想法先入为主了,怪不得我。”

    “好小子!”秦山一改严肃脸色,露出了难得的笑容,“你是第一个耍了老夫,依旧能谈笑风生的练体境。就冲这一点,老夫不追究那晚的事情。”

    “呵呵……”

    温平回了个礼貌而不失尴尬的笑容。

    旋即把目光落在了千层阶下。

    千层阶下,穿着盔甲的环山又来了。

    不过和那天不同,今日他还带着两名陌生的通玄境的强者。

    ……

    一名通玄已经足够让苍梧城颤一颤,现在竟然来了两人一起上云岚山。

    这要是传出去,恐怕别人还以为这苍梧城诞生新的巨头级的二星势力了。

    ……

    千层阶下。

    环山下了半面金装,往山上走去,一边走一边对身后的两名中年男人说道:“两位前辈,你们是不是找错人了?我那哥们根本就不会治病,他连修炼的时间都没给自己留出来过,怎么会有空去学习医术?”

    一名有些瘦小的中年男人用低沉的声音说道:“不用说这么多,你上山之后只管说服温平,只要能让那温平答应跟我们走,你父亲的通玄之路,我们百宗联盟定然助他顺利跨过去。”

    “行!”

    环山一扭头,看着二人的背影,心里颇为高兴。

    他没想到他城主府的面子竟然这么好用了,只不过让温平帮个忙而已,竟然就可以得到百宗联盟的帮助。

    凭他家和温家的关系,也就一句话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