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888胜博发官网

> 玄幻小说 > 系统的超级宗门 >章节目录62、吓得往回缩的慕言【求收藏,推荐票】
    “胡二是你的了!”

    从温平手中接过千金后,李华从怀中掏出了赵奕的卖身契,递了过去。

    李华紧跟着大喊一声,“胡二,过来!”

    咚!

    砰!

    一阵杂乱的声音传来,然后胡二从角落里跑了出来。

    “冒冒失失的,就你这个样子能做什么?”李华有些厌烦地砍了他一眼,接着说道,“胡二,从今天开始,你不是龙华武馆的人了,你就是他的人。”

    正当赵奕抬头看向温平时,意想不到的一幕发生了。

    温平把手中的卖身契当众撕毁!

    李华起初是呆了一下,随之嘿嘿一笑,也没管温平为什么做么做,拿着钱,揣在怀中直接走了。

    估计是去哪个角落窃喜去了。

    ……

    龙华武馆的一间屋里,慕言盘坐在那,正翻看着屋中的武法,眉头紧锁。

    李华走进屋来,展眼舒眉,颇为开心。因为胡二的签卖身契才给了他10金而已,一转手就是一百倍,想不开心都很难。当看到慕言时,脸上浮现出了一缕冷笑。

    “慕言师兄,门外来了不朽宗的弟子!”

    “不朽宗弟子?”

    慕言当时就合上了书,脸上露出了浓郁的阴笑,而后冲着李华说道:“李华,把我的刀拿来。不朽宗弟子,看到一个我就要杀一个。”

    “马上来。”

    李华当即走到书桌前的刀架那,一只手握着刀柄时,心中一边在自语着。

    诗华师妹,你既然这么想保温平,那温平就只能消失了。

    ……

    诗华看到温平手撕了卖身契,制止不急,连忙开口问道:“温平,你既然已经花千金买了胡二,为何又撕掉卖身契?”

    “因为我不是要他做我的奴隶,我要给的,是千金不换的自由……希望。”

    温平目光再度回到了赵奕身上。

    “走吧,跟我回不朽宗,只要你愿意,你从今天开始就是不朽宗弟子。”

    诗华听到这句话,楞了一下,诧异地问道:“温平,你花千金就是为了让他加入不朽宗?你可能不知道,其实他的经脉都是断的,根本无法修行。早知道你是这个目的,我就该拦着你了,李华拿了千金,这会估计嘴都要笑歪了。”

    温平淡淡一笑,毫不在意地拍了拍赵奕的肩膀,而后说道:“你看着吧,要不了多久,他就会站在一个让人难以企及的高度。至于李华,那个时候连帮他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可……”

    诗华欲言又止,本想继续劝告的她,看到了温平目光中流露出的浓郁自信后,她的心中竟然出现了一个声音,在不断地低声呢喃着。

    他说的没错。

    他说的真的没错。

    诗华有些惊骇,他没想到温平的一个目光竟然让她连自己的本心都动摇了。

    难道这胡二真的是绝世天才?

    温平旋即笑了笑,冲着诗华说道:“诗华,今天谢谢你了,来日请你吃妖厨的菜。”

    “行了,你赶紧走吧,吃的事情有机会再说。若是待会慕言师兄出来发现了你……”

    话音到这戛然而止,因为她感应到了一名炼体七重修士正在接近。在龙华武馆,拥有这份实力的,唯有孙长老的弟子慕言。暗道不好后,想要推搡着温平速速离开。

    然而,迟了!

    慕言已经到了屋子的转角,只要再往前一步,就能看到身穿青山流水平的温平。

    可就在这时,慕言提刀刚迈了一步步出来,半个身子已经映入诗华眼帘,可当慕言的目光落在温平身上时,脸色顿时刷一下变得苍白。

    熟悉的面庞,熟悉的衣服,还有熟悉的浅浅笑容。

    三者让让慕言回忆起了不久之前在云岚山山下的画面,顿时打了个冷颤。

    手握着刀失魂落魄地退了回去,然后紧贴着墙壁,吞了吞口水,手心已经出汗了。

    李华见状,面露疑色地问道:“慕言师兄,你怎么了?”

    “没事。我想在这观察一下,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你也进来一点,别让发现了。”

    慕言讪笑着吞着口水。

    他当然不敢说实话了,这件事本来就是他的耻辱,连他师父回到了靠山宗也没说出去。

    要是让眼前的李华知道他原来那么丢脸过,那他这大师兄的颜面不是直接被丢在了地上?

    被慕言给拉了回去的李华有些不解,百思依旧不得其解后,开口说道:“师兄,如果您不愿意过去的话,我可以把他叫过来,我谅他也不敢不过来。”

    “不用了!”

    慕言一把拉住了李华的手,露出了一个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那什么我想去上一个厕所,你在这先盯着他。”

    说罢,慕言就赶紧往后退去。

    没走两步,李华的声音传来了。

    “师兄,厕所在这边。”

    “我喜欢绕一下。”

    慕言三步并作两步,赶紧进了屋,放下了刀,这才松了一口气。

    他现在想想都觉得后怕,如果真拿刀过去了,他今日可就得死在这龙华武馆了。

    本来三天前突破到炼体七重积累的自信,这会直接荡然无存。

    这个时候,李华看着远遁的慕言,忽然间感觉脑子不太够用了。

    这还是那个看到不朽宗弟子就扬言要杀的慕言吗?

    为什么他有种感觉,慕言似乎在害怕?

    “错觉,慕言师兄已经是炼体七重了,怎么会害怕一个穷途末路的光杆司令温平呢?”

    当诗华送走温平后,来到了慕言所在的房中,进屋想谢谢慕言的宽恕。

    他倒不是担心温平被慕言杀,毕竟两人的实力都是炼体七重,可一旦打起来,周围的靠山宗弟子就会支援。温平哪怕实力已经达到了炼体八重,双拳也难敌四手。

    到时候温平很可能被生擒。

    杨华长老之死,靠山宗正权力调查呢,这会温平被生擒,恐怕必死了。

    然而,还没开口道谢时,慕言在窗边把头缩了回来,问道:“温平走了?”

    “走了。”

    一听到这话,慕言如释重负,一屁股坐在了方椅上,低声呢喃着,“差点回不去了,还好,运气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