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888胜博发官网

> 历史小说 > 逍遥小书生 >章节目录第一千一百零八章 宗师齐聚【补】
    徐老刚刚踏进院子,看到被白素绑起来的老妪,连鸡腿都不要了,整个人消失的无影无踪。

    “徐-----天!”

    随后,李易的耳边就传来了一道刺耳的声音。

    之所以刺耳,是因为这声音里面蕴含了太多的怨恨,惊喜,难以置信,以及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错综复杂,难以名状……

    那老妪的胸口起伏,脸色由白转红再转白。

    噗!

    她猛地喷出一口鲜血,脸色又苍白了几分,身上绑着的绳子被她生生挣断,李易心中刚刚升起警惕,她的身体就化作了一道残影,消失在了他的视线之中。

    李易怔怔望着院门口的方向,随后目光望向如仪。

    如仪摇了摇头,说道:“她自己冲开了穴道,功力大损,伤势更加严重,如果不能好好的调养,便再也无法回到宗师境界了。”

    李易知道强行冲穴是什么样的下场,当初在蜀州的时候,如意为了救他,也强行冲开了一次穴道,后果就是一代女侠柳二小姐,变的连普通女子都不如,吃饭要喂走路要背上床要抱,穿衣服都要人帮忙,让他无微不至的照顾了几个月才有所好转。

    刚才那一声撕心裂肺的“徐天”,到现在还在他的耳边回荡,想想就寒毛直竖,不寒而栗。

    这么重的怨气,徐老一定和她有不共戴天之仇,让她不惜冲开穴道,自毁根基,也要追出去找他报仇……

    可惜了,就算她全盛的时候,也不一定是徐老的对手,现在受了重伤,就更不可能了……

    李易牵着如仪,向门外走去。

    走的慢了,可能就错过了一场年度大戏。

    很有可能是剧情曲折离奇百转千回的苦情戏。

    白素和杨柳青对视一眼,也快步跟了出去。

    公主府外。

    那老妪站在街道上,放眼四顾,已经没有了那个人的身影。

    她看起来有些失魂落魄,大声嘶吼。

    “徐天!”

    “徐天,你出来!”

    “你当年有本事做出那样的事情,现在怎么没本事出来了!”

    “你出来啊!”

    ……

    公主府外,原本就有不少百姓聚集,此刻有些惊讶的看着路中间那老妪,有些摸不着头脑。

    李易牵着如仪,刚刚踏出公主府。

    公主府的府门都破碎了,也不知道是谁弄坏的。

    “做出了哪样的事情?”李易看着那整个人已经快要癫狂的老妪,心道徐老年轻的时候,难道也惹过风流债?

    他那样的也有人看上……

    这老婆婆,看起来不怎么瞎啊……

    咻!

    一道身影从远处疾驰而来,在那老妪对面三丈远的地方停下。

    那是一名白发老者,头发乱糟糟,风尘仆仆,看起来有些狼狈,他左右看了看,看到了公主府破碎的府门,再看了看那老妪,失声道:“你已经动手了!”

    那老妪却像是没有看到他一眼,目光没有焦距,嘶声道:“徐天,你出来,你出来啊!”

    “疯婆子,你把青儿怎么样了!”白发老者盛怒之下,身体一晃,已经出现在了那老妪的身前,一掌印在了她的肩头。

    老妪身体后退几步,再次喷出鲜血,却也不还手,只是站在那里,目光怔怔的望着前方。

    李易看了看如仪,还未开口,如仪微微点头:“宗师。”

    徐老曾经说过,在这里不可能见到宗师,一刻钟的功夫,他就见到了俩,徐老怪果然是徐老怪,他的话,不可轻信……

    “疯婆子,你追了老夫一路,老夫不和你计较,你害了青儿,老夫让你血债血偿!”长街上,老者看着那老妪,满脸怒色,厉声说了一句,一掌拍向老妪胸前。

    砰!

    这不是他含怒一掌落在那老妪身上的声音。

    不知道从什么地方,伸出来一只脚,踹在了他的胸口,他整个人倒飞出去,狼狈落地。

    他后退几步才停住,拍了拍胸口,抬起头时,忽然一怔,震惊道:“徐老怪,怎么是你!”

    随后,他就指着那老妪,说道:“快帮我抓住她,我与这疯婆子有不共戴天之仇,别让她跑了!”

    徐老面无表情的看着他,淡淡道:“滚!”

    老者愣在原地,随后脸色变的极为难看,质问道:“徐天,你这是什么意思!”

    徐老没有理他,而是转过身,帮那老妪整理了衣衫,细心的帮她擦拭掉嘴角的鲜血,叹了口气,说道:“强行冲穴,可能一辈子都回不到宗师境界了,你又是何苦呢?”

    老妪看着他,笑道:“我成为宗师,就是为了有一天能追上你,我追上你的时候,宗师于我,便没有什么意义了……”

    李易没想到,有一天他居然会吃到徐老的狗粮。

    果然这人不可貌相,再邋遢的人也能放狗粮。

    白发老者看着对面,再次开口:“徐……”

    “闭嘴!”李易瞪了他一眼:“徐什么徐,有没有一点儿眼色了!”

    老者拍了拍胸口的脚印,呼吸又粗重的几分。

    已经多久没有人和他这么说话了,如果不是他重伤未愈,如果不是这小子身边站着的年轻女子给了他极度危险的感觉,如果不是他还没有搞清楚那边的状况,他保证,一定让这小子吃不了兜着走,就现在!

    “皇叔公……”

    一道声音从前方传来,老者抬起头时,面色一怔,脱口道:“青儿!”

    杨柳青从公主府走出来,看着那白发老者,又惊又喜,问道:“皇叔公,您怎么来了?”

    白发老者快步走过去,看着她,问道:“青儿,你没事吧,那疯婆子有没有对你怎么样?”

    “没,没有……”杨柳青摇了摇头。

    “没有就好。”老者长舒了口气,看向如仪和李易,问道:“他们是什么人?”

    杨柳青看向如仪和李易,说道:“师伯,这是我的皇叔公,在遇到师父之前,我的武功,都是皇叔公教我的。”

    然后她才看着那老者,介绍道:“皇叔公,这是我的两位师伯。”

    “你拜了师父?”老者皱眉看着她,问道:“你的另一位师父呢,也是宗师吗?”

    杨柳青看了看从府中走出来的如意,介绍道:“皇叔公,这位就是我师父。”

    以那老者的眼力,自然能看出来,眼前的年轻女子虽然实力不俗,但还不到宗师的境界。

    “不是宗师?”老者眉头皱的更深,“不是宗师有什么资格做你的师父?”

    李易看到柳二小姐从抱剑的姿势变成持剑的时候,就知道她心里已经开始生气了。

    “如意。”如仪忽然回过头,看着柳二小姐,说道:“这位老人家受了重伤,你不要和他计较。”

    以李易和她同床共枕多年,对如仪的了解,她是不愿意柳二小姐受任何委屈的。

    所以她刚才那句话的意思,其实可以换一种说法。

    “如意,这位老人家受了重伤,现在不是你的对手,你想揍就揍吧。”

    以他和柳二小姐同床共枕一晚的了解,柳二小姐肯定懂如仪说那句话的深意。

    李易和她们两姐妹是何等的默契,很狗腿的接过柳二小姐扔过来的剑鞘,而那白发老者的眼中,猛地出现一道寒光……

    他心中一惊,急退出去,大怒道:“你要干什么!”

    “杨柳青的师父。”柳二小姐看着他,抱剑道:“柳如意,请指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