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888胜博发官网

> 历史小说 > 逍遥小书生 >章节目录第九百八十六章 父皇说了什么?
    “爱谁?”

    李易看着空空荡荡的庭院,疑惑的问了一句。

    他只不过是想问问邋遢老者自己这辈子能成为宗师的几率有多大,毕竟如果如意和明珠都被挡在宗师的门外迟迟不能踏出那一步,他还是有机会后来居上,重振男人雄风的……

    他刚才说爱谁?

    常德吗?

    听说过打出来的友情,没有听说过打出来的基情,难道两人是针尖对麦芒看对了眼,发展成了老来基?

    “易儿。”

    听到有声音从身后传来,李易回头望去,看到老夫人站在门口望着他。

    “你和我进来一下。”

    老夫人转身走进房里,李易没有犹豫,跟了上去。

    老夫人对于李家的开枝散叶一直十分上心,这一次订好了日子,请柬也全都写好,只等发出去,却遇到国丧,她心里是有些遗憾的。

    一月之期过后,又隐晦的和他提了两次,都被他刻意的避过去,想来应该是等不及了。

    老夫人将屋内的酒坛收起来,说道:“先帝生前待你,待我们李家不薄,先帝驾崩,你理应悲痛,但逝者已矣,活着的人,还要好好的活下去……,你还有如仪,还有醉墨,还有端儿,不宜哀思过度。”

    李易笑了笑,点头道:“孙儿知道。”

    起初的那段日子里,他的心情确实沉郁了好久,那是因为自庆安府初次相识,君臣之间,就没有君臣的样子,他们是君臣,也是朋友,纵使他一直都有这样的心理准备,当那一天真正到来的时候,还是有些难以接受。

    但正如老夫人说的,逝者已矣,活着的人还要好好活着,过分的沉浸在过去的悲伤中,是对未来的不负责任,是懦夫的表现。

    “陛下今天没过来?”老夫人微微点了点头,忽然问道。

    李轩作为一个皇帝实在是不务正业,三天两头往李家跑,偶尔是李易和如仪过去,李易对老夫人解释道:“他今天没有来,我和如仪刚刚从芙蓉园回来。”

    老夫人看着他,问道:“你和陛下相识到如今,有四年了吧?”

    李易想了想,说道:“不到四年。”

    他和李轩的认识是景和初年的七月,如今是景和五年的三月,还有四个月才满四年。

    “四年,也不短了……”老夫人轻叹一声,说道:“能得两任帝王宠信,是李家的福分,但是你要记得,陛下是陛下,已经不是当年的李轩世子了。”

    都说伴君如伴虎,自古以来,飞鸟尽良弓藏的事情数不胜数,似乎帝王本来就该是冷酷无情的。

    包括老夫人在内,大多数人,也都这么认为。

    然而李易所认识的帝王,都不是这样。

    先帝仁爱,不仅对于朝政如此,对人亦是如此,李轩成为皇帝前后,性情没有一点儿变化,他不是一位合格的皇帝,行事率性洒脱,老夫人担心的事情,至少目前不会发生。

    然而他相信李轩,别人不信。

    “自古以来,天地君亲师,都要尊一个礼仪伦常。”老夫人看着他,再次叹了口气,说道:“我知道陛下和你相交莫逆,但人心会变,为了李家着想,你还得多多小心,不可深陷其中。”

    李易沉吟了许久,低下头,说道:“孙儿谨记。”

    ……

    “我还是羡慕你啊,就只有一个挂名的金紫光禄大夫……”李轩双手枕在脑后,躺在摇椅上,望着天空,喃喃道:“娇妻美妾,没有俗事缠身,逍遥洒脱……,人生至此,夫复何求?”

    “你想要娶妾?”李易坐在石桌旁看着他,说道:“想就去做,你的后宫那么空,也该充实充实了。”

    李轩回头看了看,两个女人应该在房中,这才放下心,说道:“我们不一样,我有沁儿就够了……”

    李易忽然问了一句:“你的那位沈兄怎么样了?”

    “沈兄啊……”李轩想了想,说道:“他已经从算学院毕业了,我觉得他更适合我们科学院,也不知道吏部会让他去哪里,正准备把他挖过来。”

    说完又觉得觉得不对,看着李易,说道:“你不要想着岔开话题,我这个皇帝,做的还没有你这个县侯逍遥,这也太没天理了……”

    李轩心中对于此事显然耿耿于怀,犹豫了片刻,说道:“秦相已经三次辞官告老,都被我劝回来了,秦家遭此巨变,秦相心灰意冷,身体也大不如前,他若是去意已决,我便允他告老。秦相辞官之后,右相之位空缺,朝中有能力担任这个位置的,也就只有你了,到时候你和明珠珠联璧合狼狈为奸……”

    李易指了指李轩,看着他的身后,说道:“他骂你。”

    明珠刚刚和如意切磋完,应该是洗了个澡,头发湿漉漉的,李轩从椅子上蹦起来,说道:“我去看看小蕊……”

    明珠贵为公主,身上一直都有一种不输男子的英气,这一丝英气,是连柳二小姐都不具备的。

    换句话说,就连柳二小姐,都比明珠更有女人味。

    这话当然不能当面说出来,否则迎接他的可能就是一顿女子双打。

    不过,当她洗过澡,当着他的面,将湿漉漉的头发挽起来的时候,李易觉得对她的认识还是有些不完全。

    这个时候的公主殿下,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一点点的女人味。

    将头发挽起来之后,她看着李易,诧异道:“你看我干什么,我脸上有脏东西?”

    李易连连摇头,“没有。”

    她不再继续这个话题,转而问道:“常总管前两日来找过你?”

    李易疑惑道:“他没有回宫吗?”

    李明珠摇了摇头,说道:“他只来过你这里,在京都看了一圈,就又回帝陵了。”

    李易解释道:“陛下有几句话让他带给我。”

    “父皇?”

    虽然她和李轩的身世已经公布,但对于先帝,她还是习惯用这个称呼。

    李易点了点头。

    李明珠看着她,想了想,问道:“父皇说什么了?”

    这句话她本不该问,但任何有关父皇的事情,她都想要知道。

    李易想了想,说道:“陛下说,让我多照顾照顾你和李轩。”

    李明珠看着他,说道:“这件事情,父皇那天晚上已经说过了。”

    李易一时语滞,他总不能告诉她,你的父皇让我以后不要负了你,等你什么时候不想做女皇了就一起凑合着过日子吧?

    “陛下还说,寿宁现在只是个孩子,等到她长大了,她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主。”

    李明珠看着他,疑惑道:“这是什么意思?”

    “是啊先生,这是什么意思啊?”女孩子从房间里面跑出来,想了想,又有些不满的说道:“人家已经十四岁了,不是小孩子了。”

    李易摸了摸她的脑袋,说道:“等到什么时候,你不说自己不是小孩子的时候,就不是小孩子了……”

    听的晕晕乎乎的女孩子点了点头,说道:“那个时候,我就能什么事情都能自己做主吗?”

    李易点了点头,“这可是你父皇的口谕,和圣旨一样的。”

    “我就知道父皇对我最好了!”女孩子脸上露出兴奋的笑容,眼中光芒闪动,喃喃道:“什么事情都能自己做主吗,我回去就让轩哥哥写一道圣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