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888胜博发官网

> 历史小说 > 逍遥小书生 >章节目录第八百二十七章 清白人家
    “陈大人,曾大人,这就走了,不来一串?”

    李易手上拿着两串鸡翅,在陈冲和曾仕春从身旁走过的时候,扬了扬手问道。

    “怎敢劳烦李县侯亲自作厨,告退,告退……”

    即便是刚才对陛下奏事的时候,就因为时不时传来的肉香而吞咽了不少口水,曾仕春和陈冲还是惶恐的抱了抱拳,快步离去。

    开玩笑,陛下刚才想要一串鸡翅,都被他严词拒绝,分毫不让,他们两个人此时要是敢伸手,陛下看了会怎么想?

    “虚伪……”

    李易瞥了落荒而逃的两人一眼,什么叫怎敢劳烦,说的他们没劳烦过一样,自己面前一套,老皇帝面前一套,两个虚伪的家伙……

    “不给他们吃,来,你们两个,一人一个。”全然不顾老皇帝在远处看着的眼神,李易将两串鸡翅分给了永宁和傲娇萝莉。

    “谢谢先生……”傲娇萝莉矜持的说了一句,又矜持的在他的脸上轻轻亲了一口。

    李易已经将另外两串拿到火上烤了,见状头偏向一旁,“哎,哎,刚吃了东西,满嘴油……”

    “我给先生擦嘛……”傲娇萝莉掏出小手绢,跑过去沾了水,又飞快的跑回来……

    “哼!”躺在摇椅上的景帝发出一声浓浓的鼻音,随后转过头,剥了一颗葡萄扔进嘴里,喃喃道:“奇了,真是奇了……”

    “陛下因何而奇?”常德低头开口。

    景帝诧异道:“陈冲这个人,能力是有的,但平日里坚定地站在蜀王和崔氏一边,于他们不利的事情,向来是避重就轻,今日这是怎么了,各地门阀宗族作乱,背后怕是有崔家在推波助澜,他今日竟罕见的如此公允,没有丝毫偏颇,你说这奇不奇?”

    “身为朝廷重臣,秉持公道,不失偏颇,本就是立身之责,陛下又何出此言呢……”

    景帝冷哼一声,说道:“只怕是朝中大部分人,都没有你想的清楚……”

    再次剥了一颗葡萄,才道:“说起来,这些门阀宗族,此次联合作乱,书院的筹建在地方上遇到了极大的阻碍,京都到底距离太远,政令有所消减……,去把李易叫来。”

    李易将烤肉的重任交给了李翰,才洗了手,走过来,看到景帝一颗一颗的吃着葡萄,点头道:“葡萄酿和葡萄,一字之差,也差不太多,陛下不宜饮酒,多吃些葡萄也好……”

    说完,伸手接过景帝丢过来的葡萄,还别说,这贡品葡萄,比外面的确要甜太多太多。

    景帝看着他问道:“各地宗族门阀,如今本就拧成一股,你要明珠重新编修《氏族志》,按照此法,所有的旧门阀宗族,地位将不同往日,岂不是会引起他们更大的反弹?”

    “臣可没有说所有。”李易又吃了一颗葡萄,说道:“像是平阳张氏,云州卫氏,通州苟氏……”

    他点了几个名字,“这些可都是些清白的好人家,当然要区别对待。”

    “平阳张氏,云州卫氏,通州苟氏……”景帝皱了皱眉,问道:“这些人哪里……”

    他话没说完,就又闭上了嘴巴,脸上露出思忖之色,片刻后点头道:“不错,这些都是清白的好人家,朝廷要给予特殊优待,纵然是家中无人在朝为官,在氏族志上的位置,也要稍稍往前提上一提。”

    “你去继续忙吧,给朕留两串翅膀……”景帝挥了挥手,又回头吩咐道:“来人,给朕把这些葡萄榨成汁!”

    ……

    芙蓉园外,陈冲和曾仕春没有各自分开,而是上了同一辆马车。

    陈冲皱眉道:“陛下刚才说,要重新编修《氏族志》,不知道又会掀起多大的风浪……”

    曾仕春摇了摇头:“此事非同小可,《氏族志》一旦重编,日后朝廷的选官,士族之间的联姻,豪阀在民间之威望,都会发生改变,可谓是从根本上触及了那些门阀豪族的地位,陛下想要借此打压旧士族,怕是不会容易。”

    “近些日子,崔家在背后鼓动,那些人也终于是坐不住了。”陈冲目光望向外面,说道:“陛下筹建书院,扶持寒门庶族的决心如此强烈,打压他们,实属情理之中。”

    “只不过,这数十年来,这些旧门阀士族之间,前所未有的团结,陛下此举,怕是不会顺利,更何况,他们在民间的声望之高,也不是一本《氏族志》就能摧毁的,重新编纂之后,能不能被众人承认,还是未知。”

    曾仕春摇了摇头,说道:“比声望,他们能比得过长公主?此刻公主殿下理政,若是由她推行,民间又有谁不服?”

    陈冲顿时无言。

    这一两年间,长公主实在是做出了太多利国利民的大事,若非如此,陛下也不会舍弃所有皇子,让她代理监国。

    正是因为她推行的政令都十分贴近民生,要论在民间的威望和声名,怕是陛下也比不上公主殿下,因公主而改变了一家困境之人,更是将她视为在世菩萨,在家中为她供起了长生牌位……

    陈冲忽然想到了一件事情,问道:“你说,那李易,到底存着什么样的心思?”

    曾仕春看着他,问道:“什么意思?”

    “刚才你也看到了,他圣眷之浓,前所未有,和陛下哪有君臣的关系……”陈冲脸上浮现出浓浓的疑惑之色,说道:“以他的能力和势力,无论是选择扶持哪一位皇子,蜀王能够上位的机会都十分渺茫,但他却并没有答应任何一位皇子的招揽,反而……”

    “反而一直以来扶持的都是公主殿下?”

    见陈冲点头,曾仕春想了想,说道:“或许他自己也意识到了,无论他处在什么样的位置,在陛下心中又有着怎样的地位,若是参与夺嫡之争,势必会引起陛下的不满,通过这种方式,在表明自己的态度和立场。”

    陈冲皱眉道:“你是说,两不相帮,间接向陛下表明不参与夺嫡的态度?”

    “不然呢?”曾仕春看着他,问道:“陈大人莫非以为,他想要扶持一个女皇出来?”

    “这……,当然不可能。”陈冲摇了摇头。

    只不过,他比上一次回答这个问题的时候,多犹豫了一瞬。

    ……

    “荒谬,荒谬,《氏族志》乃是以谱学传统划分门第,怎可轻易修改!”

    “张公莫要激动,莫要激动。”一位中年男子扶着那位怒气冲冲的老者,说道:“朝廷此举,罔顾礼法,颠覆传统,定然不被世人承认,张公不用担心。”

    老者看着他,不屑道:“你当然不用担心了,你们郑家在朝还有人为官,便是真降了,也降不了多少,我平阳张氏,可是降了整整两等!”

    中年男子闻言,想了想之后,就不再说话了。

    这位平阳张氏的长者说的很对,郑家可不像张家,郑家在朝还有人为官,便是重新编排《氏族志》,郑家的位置也不会发生太大的变化。

    至于朝野无人的张家,谁在乎呢?

    “岂有此理,岂有此理,如此一来,礼教何存!”又有一人生气的拍了桌子。

    他身旁一人面色同样阴沉,“门第之分,自古有之,岂是说改就改!”

    与平阳张氏一样,云州卫氏和通州苟氏,也是此次《氏族志》编修的过程中,利益损害较大的两方。

    卫方和苟许说完之后,堂内就变的越发沸腾,但各人心中到底如何想的,就无从得知了。

    虽然像张氏,卫氏和苟氏这样,在此次事件中受到损害的家族还有不少,但也有一些家族,因为种种原因,家族地位不仅没有受损,反而有所提升,此后怕是会威望更高,名气更响……

    这是好事情啊,在今日对张氏,卫氏这些家族,深表同情之后,回到家族,该庆祝的,还是得庆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