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888胜博发官网

> 历史小说 > 逍遥小书生 >章节目录第七百五十一章 对不起,打错了
    李易回来这几天,其实也不尽然在家里闲着。

    朝堂上面的事情,他关心的很少,比如这位新上任的礼部卫侍郎,或是朝中其他的一些职位变动,比起另一些事情,则显得有些无关紧要。

    老皇帝身体一日不如一日,早朝停滞许久,除了一些大事之外,朝中大部分事务,都是由尚书省决策,以左右两位丞相为首,总领朝事,这种体制从前朝已经开始延续,皇帝短时间无法亲政,不会对整个国家的运行产生太大的影响。

    朝堂之事,也就是关注了这一个大体的格局,其他的,便是一些切身相关的事情。

    五个月的时间,京都发生的事情很多。虽然信息都是分类整理,井然有序,但数量也不少,他也只是挑些重点来看。

    其中便包括两女被人深夜围堵,险而脱围,工部侍郎之子李健仁被杀,那一件使得整个京都震动的大案,到现在还没有结论。

    这件事情,他现在想起来,还是有些心有余悸。

    有什么事情,冲着自己来,最讨厌这些暗地里搞阴谋诡计的。

    所谓的京都纨绔,真要是一时冲昏了头脑,短时间内,是能够调动起不小力量的。

    一次两次也就罢了,事不过三,而这,是第几次了?

    任谁在娘子怀孕的时候,被人掳掠到千里之外,几个月之后才能回来,心里都会憋着一股气。

    这股气,是不会随着时间消散的。

    这几天安稳的生活,并没有将他心中的怨气冲散,反而有压制不住的冲动。

    李易抬头看了上方一眼,迈步走了过去。

    宛若卿拉住了他的胳膊,微微摇了摇头,小声道:“不要冲动。”

    “看到了一个熟人,上去叙叙旧,菜上了你们先吃,不用等我。”李易笑了笑,转身拍了拍她的手,说道:“只不过是要告诉他们,我回来了……”

    李易看着邋遢老者,微微点头,转身,沿着楼梯而上。

    “呵,没想到,侍郎公子也会被人无视……”

    “这下我们卫公子的脸面是要挂不住了。”

    “这京都卧虎藏龙,他才来多久,挫一挫他的锐气,也好……”

    楼上便是刚才和卫俊良一桌的,也未必和他是一条心,虽然都需要巴结秦小公爷,但各自又暗中较劲,看到卫俊良受挫,自然忍不住调侃两句。

    然而他们话才说完,就发现坐在一旁的曾子鉴脸色变了。

    而秦小公爷,端起酒杯的手停在空中,脸色微微有些不自然。

    耳边传来脚步声音,一声一声,沿着阶梯而上,简短有力,在这安静的酒楼之中,显得格外清晰。

    几人飞快的转头,看到刚才还在下方的年轻人,正向着楼上走来。

    “他要干什么?”

    楼下看到这一幕的众人,脸上皆是露出了惊愕至极的表情。

    那楼上坐着的,可是比卫俊良还有纨绔的纨绔啊……

    那酒楼掌柜抬头看了一眼,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忽然感觉到脑袋有些发晕。

    “不是吧……”

    五个月的时间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从刚才卫俊良下楼到现在,场内的某些人,似乎已经想起了一些近乎被遗忘的人或事,面色愕然,心中震动。

    “不是吧……”他们在心中喃喃自语。

    卫俊良此刻也已经回过神来,看到那人已经走到了楼上,快步的跟了上去,大声道:“你干什么,站住!”

    在一众酒楼食客诧异的目光中,在桌边一众纨绔带着玩味的眼神中,在卫俊良匆匆上楼的脚步声中,李易走到了桌旁,走到了秦余身边。

    “有意思吗?”他看着秦余,面色平静,古井无波。

    时隔数月,再次听到这一道声音,曾子鉴承认,他的心难以控制的一紧,手心微微有些冒汗。

    那些难以磨灭的回忆,以及身体某个部位又开始持续的阵痛,让他低下头,不敢和对面之人对视。

    桌边其余几位年轻人,有人似乎已经想起了什么事情,面色发白,纷纷低头。

    另外几人,看到此人竟然如此和秦小公爷说话,心中诧异居多,但更多的是警惕,众人都不是傻子,自然明白,这个时候,不是他们能插嘴的。

    “你是什么意思?”秦余端起酒杯,脸色淡然,轻轻的抿了一口。

    “我说……”李易声音顿了顿,“有意思吗!”

    说后一句话的时候,声音略有提高。

    啪!

    耳光响亮,随后便是瓷器破碎的声音。

    桌旁的众人看到那年轻人一巴掌抽在秦小公爷的脸上,秦小公爷手上的酒杯飞了出去,脸上迅速的出现一个浮肿的手印,很难描述他们此刻的心情。

    疯子,果然是疯子!

    他到底知不知道,他在做什么……

    耳光声响起的那一刻,曾子鉴的身体微微一抖,第几次了,这是第几次了,蜀王,端阳郡王,秦小公爷……

    如果他没有算错的话,这应该是他抽在秦余脸上的,第三个耳光了!

    卫俊良已经跑上了楼梯,欲要过去将那个疯子拦下。

    然后他的脚步就停住了,确切的描述,是一只脚已经抬起来了,却不知道如何迈出去。

    他就保持这这个姿势,嘴巴张大,面色呆滞。

    呆滞的不仅是他,还有二楼乃至于一楼的食客,酒楼掌柜。

    所有人刚才都以为,这位年轻人在面对礼部侍郎的时候,选择了妥协,不敢对卫俊良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

    然而他现在一巴掌抽在秦小公爷的脸上,是不是在告诉他们,区区一个礼部侍郎的儿子,还不够资格?

    邋遢老者磕了一颗蚕豆,诧异的望着上方,不得不承认,那小子的这一面,他还是首次见到。

    宛若卿和曾醉墨已经同时变了脸色,起身向楼上快步走去。

    秦余一边脸已经肿胀了起来,看上去有些滑稽,他站起身,和李易目光对视,眼神平静,说道:“此事与我无关,秦家不会就此罢休的。”

    秦小公爷的话,无疑是给本就波浪翻涌的湖面,再次投入了一颗巨石,这一次掀起的,就是惊涛骇浪了。

    什么叫此事与我无关?

    不管有没有关系,以他的身份,被人当众打了一巴掌,不应该是十倍百倍的偿还回去,甚至于让对方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吗?

    肿着脸,这么一本正经的解释是个什么意思?

    这还是那个无法无天、强抢民女、专好***女的秦小公爷吗?

    被人当众打了耳光,还要如此郑重的解释,这简直是京都纨绔的榜样,明年评选京都十大最佳纨绔的时候,也能得到提名机会的啊!

    反之,对面的那位年轻人,这么欺负一个老实的纨绔,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当然,表面上看起来是这样,但是此刻,众人心中清楚至极,这一个他们看起来面生的年轻人,怕是秦小公爷,也惹不起的存在。

    也有一些人,在仔细的翻动回忆之后,终于想到了某些事情。

    继而便明白,今日之后,这京都,怕是又要热闹起来了。

    “不是你?”李易怔了怔,然后有些歉意的说道:“那对不起,打错了……”

    说完就转过头,看着卫俊良,问道:“那你说说,到底是谁呢?”

    被那冷厉的目光如此望着,卫俊良忽然觉得双腿有些发软,噗通一声跪倒在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