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888胜博发官网

> 历史小说 > 逍遥小书生 >章节目录第四百五十五章 臣等有罪!
    “好了好了,父皇知道了,翰儿再去那边玩一会儿,父皇马上就过来。”景帝将晋王从地上扶起来,拍了拍他身上的泥土说道。

    虽然这些日子晋王罕见的变的乖巧懂事,但到底还是一个不到十岁的孩子,对于这些军国大事,景帝还是不认为他能够参与得了。

    “父皇……”

    李翰不傻,见父皇全然不在乎他费了好大力气才计算出来的结果,顿时又失望又着急。

    他怎么可能算错啊,那本小册子上就有类似的问题,甲乙丙三个黑心掌柜折磨了他好几天,好不容易才理解想通,怎么可能连这么简单的问题都算错?

    “晋王殿下,这里不是你能胡闹的地方,还不快快离开。”君臣议事,岂能被一顽童打搅,那位教授皇子经学的大儒皱着眉头说了一句,又看着景帝道:“陛下,算学一道,逾今已有数千年,一个毛头小子,便可提出所谓的“新算学”,实在是……”

    “住口!”

    老者话没说完,殿内忽然传来了一声暴喝,包括景帝在内,所有人都吓了一跳。

    户部尚书秦焕脸上布满血丝,站起来看着那老者问道:“陛下让你们在国子监试用推广新算学,被你们否决了?”

    老者刚才也被秦焕的样子吓住了,回过神来之后,恼怒的看了他一眼,说道:“不错,邪门歪道,也敢称新……”

    户部掌管一国财政,地位既重要又尴尬,为了银子的事情,平日里没少和各部纠缠,户部官员是多么希望国库充盈,钱财怎么都用不完。

    秦焕此时已经顾不得这里是勤政殿,陛下就在身边,脑海中所想的全都那些白白流失的银子,只觉得心都在滴血,一个箭步冲上去,拽着那老者的衣领,一字一句的道:“你再说一遍?”

    这一刻,他的眼里哪有什么大儒,恨不得将国子监那些尸位素餐的家伙一个个撕碎了才好。

    “秦大人,你在干什么?”

    “你疯了吗,快放开吴老!”

    “来人,快来人,秦大人疯了!”

    ……

    ……

    忽然变得癫狂的户部尚书秦焕再次吓了众人一跳,生怕他像那位李县子一样,将吴老暴打一顿……

    皇宫到底是怎么了,莫非是闹了妖邪,短短几天之内,一位县子,一位尚书接连发疯,怕是要请几位道长来好好驱驱邪……

    国子监诸人急忙上去想要将两人拉开,岂料秦焕死死不松手,暴怒的目光让人心中生寒。

    景帝从震惊中回过神,连忙说道:“秦爱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先放开吴老,慢慢说。”

    秦焕呼吸粗重,深吸了几口气之后,才缓缓的松开了手,转过头时,眼眶湿润的嘶声道:“陛下,国子监误国啊!”

    被他拽住衣领的老者本来在整理衣衫,听到这句话,脸上浮现出暴怒之色,大声道:“放肆,秦大人你身为户部尚书,竟说出如此言论辱我国子监,老夫定要在朝堂上当着百官的面参你一本!”

    “参你#妈#的!”

    这一刻,秦焕终于体会到了那位李县子的心情,即便对方是德高望重的大儒,他还是转头骂了一句,一脚踹了过去。

    堂堂国子监大儒被户部尚书一脚踹成了滚地葫芦,殿内的气氛忽然有些安静。

    疯了,秦大人果然疯了!

    国子监众人心中激荡,连搀扶吴老爬起来的事情都忘记了,兵部尚书严炳的脸上终于露出了震惊之色,他怎么都没想到,向来都有君子之称的秦焕秦大人,竟然也有如此暴烈的一面……

    当着陛下的面殴打国子监大儒------严炳甘拜下风!

    李翰吸了吸鼻涕,看着眼前的一幕,忽然有了一种不妙的预感。

    没等众人说话,秦焕将那奏章拿起来,随手递给了一位国子监官员,脸上露出一丝颓色,说道:“看看吧,都看看吧。”

    今日殿内恰有一位国子监算学博士,看到秦尚书的样子,心中有些发寒的凑过头去,片刻之后,这位国子监算学博士的额头就冒出了一层细密的汗水,抬起头想要说话,却只是嘴唇颤抖,不能发出哪怕是一个音节。

    扑通!

    堂堂国子监算学博士,两腿一软,瘫倒在地。

    “徐博士,怎么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你说句话啊!”

    “徐博士,徐博士……”

    ……

    ……

    国子监官员焦急的摇着徐博士的肩膀,却发现他脸色苍白,双眼无神,怎么都不发一言。

    站在一旁的兵部尚书严炳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脸色忽然有些发白,望向秦焕的时候,发现他正用怜悯的眼神望着自己,一颗心逐渐的沉向了无底深渊。

    看到景帝仍然有些疑惑的样子,秦焕拿起那份奏章,走到李翰面前,恭敬的说道:“晋王殿下,劳烦您再给我们讲一遍吧。”

    晋王就是再年幼无知,也知道似乎有什么大事发生了,再也不想着炫耀什么,撒腿就往门外跑。

    “父皇,我忽然想起来母妃刚才找我,我先回去了……”

    ……

    ……

    跑出殿门没几步,就被侍卫抓了进来,晋王有些懊恼的说道:“我都写的清清楚楚了,你们怎么还是看不懂啊,哪有时间再给你们讲一遍,我还要回去吃饭呢……”

    今天显然不是和父皇商量以后不上算学课的好时机,父皇和那些人看他的眼神都很怪,晋王决定先脚底抹油。

    “陛下,晋王殿下所用的方法,仅仅运送粮草一项,就能节省近万两银子,臣相信李县子的新算学绝不止适用于此,国子监众官员尸位素餐,有眼不识明珠,实乃大过失……”秦焕虽然冷静了下来,但语气依然愤意难平。

    “翰儿,先生平日里上课就教你们这些东西吗?”景帝思忖了片刻,低头看着晋王问道。

    想到那一本小册子上面的难题,晋王摇了摇头,说道:“这算什么,先生教的可比这些难多了。”

    景帝笑着摸了摸他的脑袋,说道:“父皇知道了,翰儿先回去吧,父皇和这几位大人还有要事要谈。”

    李翰如蒙大赦,飞快的跑了出去。

    “臣等有罪!”

    晋王踏出殿门的同时吃,国子监诸人全都跪倒,颤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