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888胜博发官网

> > 无限之优雅绅士 >章节目录第十四章:惩罚
    屋子的客厅里,鞠川静香正跪坐在沙上,双手捧着咖啡杯,小口小口的喝着咖啡。E  ┡ 小说Ww W.Δ1XIAOSHUO.COM

    “嗯,真好喝啊。”

    鞠川静香脸上露出沉醉的表情,舔了舔嘴唇,而后伸出洁白的玉手,在桌子上摸索,摸到了一块饼干,塞进了嘴里。

    咔嚓咔嚓。

    饼干被嚼碎,而后被鞠川静香咽进了肚子。

    “白色恋人系列的夹心饼干很好吃,有空要多买一些。”

    鞠川静香满意的说道,伸出香舌,将嘴角的碎屑舔的一干二净,然后又低头喝了口咖啡,出爽快的声音。

    “静香老师,我们在外面清除死体,你在屋子里喝咖啡,好惬意啊。”

    苏羽出现在鞠川静香的背后,眼睛眯起,语气不善的说道。

    “啊!”

    鞠川静香听到声音,转过脑袋,看到苏羽和毒岛冴子平井数,有些意外的问道:“你们这么快就回来了?”

    “是啊,我们不回来,还无法现你偷吃食物。”苏羽没好气的说道。

    鞠川静香笑嘻嘻的说道:“咖啡又不能当食物,喝了也没问题吧?”

    “喝咖啡也就算了,为何你在吃饼干?”

    苏羽看到了那盒饼干,刚刚拆开,已经吃掉了一半。

    这一盒饼干,甚至可以让人撑上一天时间,就这样被吃掉了一半。

    看到鞠川静香偷吃食物,苏羽气的不打一处来,说道:“静香老师,你忘了我们的计划吗?食物要统一分配吗?这样才可以坚持七天时间。”

    鞠川静香听到苏羽的话,满不在乎的说道:“没事哦,这包饼干不在计划之中,是我偷偷藏起来的。”

    “哦,原来不在计划之中,是你偷偷藏起来的,那就算了。”苏羽点点头,只要不违反计划就可以,但随即神情一愣。

    怎么可能算了。

    偷偷藏起来的?这更过分好吧?

    为何你说的这么云淡风轻!

    苏羽再也忍耐不住,直接抓住鞠川静香的手臂,将其按倒在沙上,抬起手,狠狠的抽在了她的屁股上。

    “让你偷吃食物,让你藏食物。”

    随着苏羽的抽打,鞠川静香丰满的臀部在巨大的力道下,荡漾起一层层肉浪。

    “不要,啊!”

    鞠川静香趴在那里,痛的尖叫起来。

    平井数看到这一幕,脸色一红,转身上了楼梯,回了自己房间。

    “偷藏食物,确实需要教训一下。”

    毒岛冴子坐在了旁边的单人沙上,伸手拿过鞠川静香的咖啡杯,翘起黑丝长腿,在那里一边看苏羽惩罚鞠川静香,一边喝起了咖啡。

    “我告诉你把全部的食物都集中在一起,你告诉我全部交出来了,结果现在才告诉我,你还藏了一些?”

    苏羽哼了一声,继续抽打,清脆的响声响彻在屋子里。

    “我错了,苏羽,我再也不敢了。”

    鞠川静香连忙求饶,身体不断扭动,就像一条巨大的肉虫。

    “那就饶你一次。”

    听到鞠川静香求饶,苏羽松开了手,心里有些失望。

    真遗憾,这么快就求饶了,不然还可以多打一会儿,手感很不错。

    不是。

    应该是这么快就认错了,是个知错就改的好孩子。

    “下次注意点。”

    苏羽哼了一声,脸色还带着些佯怒之色。

    “哼,下次才不注意。”

    鞠川静香小孩子似得赌气说道,她慢慢直起身子,脸色潮红,鼓着脸颊,气鼓鼓的看着苏羽。

    “你说什么?”苏羽听到她的话,忍不住抬起了手臂。

    “我,我知道错了。”

    鞠川静香缩了缩身子,但随即看到了苏羽的手臂,惊讶的说道:“苏羽,你的手臂破了,怎么弄的?”

    “摔了一下。”

    苏羽这才想起手臂的事情,因为刚才的举动,自己的手臂流血更厉害了。

    “我去拿药箱为你包扎。”

    鞠川静香快的从沙上跳下来,也没有穿鞋子,直接赤着一双玉足,跑向了二楼。

    蹬蹬蹬。

    没过一会儿,鞠川静香提着药箱跑了回来,来到了苏羽面前,将药箱放在苏羽旁边,蹲在苏羽身边,捧起了他的手臂。

    “只是皮外伤,避免感染就好。”

    鞠川静香点点头,看着苏羽,说道:“跟我来。”

    说这句话的时候,鞠川静香神色认真,眼神不再是迷离的神色,变得异常坚定。

    苏羽不自觉的跟着鞠川静香站起来,来到了卫生间的洗手台前。

    鞠川静香握着苏羽的手,放在龙头下,打开水龙头,水倾泻而下,浇在了手臂上。

    鞠川静香轻轻的帮苏羽清理着手臂上的灰尘,纤细的手指拂过伤口,传来美妙的触感。

    很快,伤口清洗干净。

    “走,我为你包扎。”

    鞠川静香拉着苏羽走出了卫生间,来到了沙旁,让苏羽坐下以后,拿出了药盒。

    鞠川静香拿起镊子,夹了块医用棉球,沾了酒精,擦拭着伤口。

    “咝。”

    酒精接触到伤口,疼痛传来,让苏羽忍不住吸了口气。

    “不要动。”

    鞠川静香拍了苏羽的手臂一下,继续轻轻擦拭,以伤口为中心,向着两边擦拭。

    消完毒以后,鞠川静香在药箱里拿出一个圆形的铁盒,盒子老旧,而且没有标签。

    盒子打开以后,里面是黄色的药膏,有着刺鼻的味道。

    “这是什么?”

    苏羽看着药膏,觉得味道实在是难闻。

    鞠川静香轻轻的说道:“这是我自制的药膏,可以止血加快伤口愈合。”

    “自制的?”

    苏羽心脏猛地一跳,老旧的铁盒,自制的药膏,再配合鞠川静香那迷糊的性格,让苏羽心里有些忐忑。

    但紧接着苏羽的紧张心情就消失不见,因为面前的鞠川静香,哪有一丝往日的迷糊,眼神清澈无比,手上的动作一丝不苟。

    鞠川静香可不只是个校医,而是大学附属医院的一名医生,临时借调到学校里来。

    在樱岛,成为一名医生是极其困难的。

    先是大学医学部的升学率,每个大学,医学部都是最难考的院系,比其他院系要困难很多。

    其次是学费,医学生的学费,公立医院在三百五十万日元,而私立医院的学费,甚至要过千万日元。

    之后要经过数项考试,先是cbt和osce,分别是学科笔试和实技考试。

    通过以后,还要进行医师国家资格考试,通过之后,才可以成为一名医生。

    即使这样,也要做两年的研修医。

    所以在樱岛,成为医生是非常困难的,代表着拥有极强的专业能力。

    当然,难度高,收入更高。

    尤其是o3年樱岛医疗改革之后,研修医初期年收入就有四百万到六百万日元,后期年收入在六百万到八百万日元。

    成为正式医生后,在大学附属医院工作,收入比较低,年收入大概在八百万到一千二百万日元之间。

    但是医疗改革之后,出现了大批私立医院,私立医院的医生收入至少一千万日元,最高达到两千万日元。

    至于选择自己开业的医生,一般平均年收入在两千万到三千万左右,四五千万的也并不稀奇。

    可以说,在樱岛,医生这两个字,就代表着强的能力。

    鞠川静香细致的为苏羽涂抹药膏,而后拿绷带包扎,打了个结,而后笑着说道:“好了。”

    苏羽看了看手臂,比自己给毒岛前辈打的蝴蝶结要好看很多,他笑着说道:“谢谢老师。”

    听到苏羽的话,鞠川静香嘿嘿一笑,说道:“那我为你疗伤后,我藏的那些零食是不是就不用交出来了?”

    “藏的那些零食?”

    苏羽盯着鞠川静香,问道:“你说你藏起来的食物,不止这一包饼干?”

    “没有。”

    鞠川静香自知失言,连忙摇头。

    “可你刚才说那些零食,肯定还有吧?”苏羽看着她的眼睛,认真的问道。

    两人的双眼对视着,没过多久,鞠川静香站起身来,撒腿就向楼梯上跑。

    “嘿,你给我站住,别跑。”

    苏羽跟着追了上去,跑到了二楼,鞠川静香冲进了卧室,想要关上房门,结果被苏羽推开。

    “把食物交出来?”

    鞠川静香摇了摇头,看着苏羽,大声的说道:“我是不会交出来的。”

    鞠川静香一边说着,一边忍不住向着左边看去,那里有一个床头柜。

    “找到了。”

    苏羽大喊一声,冲向了床头柜,但是鞠川静香已经抢先一步,抱住了床头柜。

    “不要,只有这一点了,不要抢走。”

    鞠川静香死死的抱住床头柜,一步不撒。

    苏羽则抓住鞠川静香的双臂,向后死命的拉,但是鞠川静香抱得太紧了,连带着床头柜都拉倒在地上。

    苏羽花了好大的力气,才将鞠川静香拉开,扔在了床上。

    “好可怜,食物被抢走了。”

    鞠川静香躺在床上,欲哭无泪。

    苏羽哼了一声,打开床头柜,看到了里面塞的满满的零食。

    薯片,棉花糖,话梅,罐装咖啡,芒果肉,易拉罐装的啤酒,酸柠檬糖,蟹**,三立的抹茶味饼干。

    食物很多,整个柜子被填满,但是大部分不太适合充饥和作为食物。

    苏羽将蟹**和芒果肉以及抹茶饼干拿起来,看着眼角挂着泪珠的鞠川静香,说道:“只拿走了三样,剩下的你留着吃吧。”

    鞠川静香立刻直起身子,看了看苏羽手里的食物,又看了看留下的食物,觉得这个结果还不错。

    但她警惕的看着苏羽,问道:“你确定以后不会把我剩下的零食也抢走?”

    “我对你的零食不感兴趣。”

    苏羽没好气的说道,“我只是为了让大家多吃点,你也知道,食物有限,大家都没有吃饱。”

    鞠川静香听到这话,犹豫了一下,拿过那袋酸柠檬糖,说道:“那就再给你这一个好了。”

    看着鞠川静香手里的柠檬糖,苏羽额头浮现出三道黑线,他没好气的问道:“我要食物,所以你给我柠檬糖?”

    鞠川静香举起袋子,呆萌的说道:“很酸的哦。”

    “是吗?很酸啊。”

    苏羽点点头,将自己手里的物品放在一边,拿过柠檬糖袋子,拆开包装,拿出了三颗柠檬糖。

    “你要吃三颗吗?真厉害。”

    鞠川静香瞪大了眼睛,眼睛里流露着崇拜的神色,“我一次只能吃一颗。”

    苏羽没有搭理她,将三颗柠檬糖剥开以后,走到鞠川静香身边,说道:“鞠川老师,你嘴里好像有东西?”

    “嘴里?”

    鞠川静香下意识的张开嘴巴,但下一刻,苏羽直接将三颗柠檬糖塞进了她的嘴里。

    “啊!”

    柠檬糖上覆盖的柠檬酸炸裂,让鞠川静香难以忍受,想要把糖吐出来。

    但是苏羽紧紧的捂住了她的嘴巴,让她无法吐出来。

    “呜呜呜呜。”

    鞠川静香被酸的五官扭曲,过了好一会儿,苏羽才松开了手,拿起挑出来的食物,慢悠悠的走出房门。

    卧室里,鞠川静香一个人坐在床上,抱着自己的膝盖,披头散,眼睛里还挂着泪珠,嘴里含着三颗只剩下甜味的柠檬糖,畏惧的说道:

    “苏羽好可怕,往人家嘴里塞硬硬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