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888胜博发官网

> 修真小说 > 无疆 >章节目录第六百六十九章 呸
    她是仙界最有名的超级巨星之一,孟超是仙界最大古教掌门的幼子。

    两人之间想要产生交集,自然再容易不过。

    幻音仙子并非出身大族,背后也没有什么强有力的势力支撑。

    如果不是那尊进阶主神成功的大佬放话出去,她恐怕早就成了某些人的金丝雀,甚至可能会沦为一些人的玩物。

    纵然如此,打她主意的人,依然不计其数,孟超就是这一些人当中一员。

    以他的身份和地位,看上一个唱歌的戏子,那是这戏子的荣耀!

    要不楚羽怎么说仙界跟人间没什么区别,甚至在强悍神通法力的加持下,仙界比人间更过分!

    幻音仙子和孟超之间的交集,简单而又俗套,甚至有点狗血。

    在一次演唱会后,孟超等一群仙界的顶级贵公子,邀请幻音仙子小聚。

    对幻音仙子来说,这种事儿也是避免不了的,便前往赴约,没想到外表正派沉稳的孟超,私底下却露出狰狞一面。

    设了个局,想要对幻音仙子用强。

    不过幻音仙子也不是一只小绵羊,她有本事用歌声让一个巨头顿悟,直接突破到主神级,就说明她的精神力已经强大到令人恐惧的地步。

    于是,她直接送了孟小公子一个幻境。

    在幻境中,太清掌教幼子孟超,跟一个极为美艳,甚至比幻音仙子还要美的女人翻云覆雨。

    什么曲径通幽处,禅房花木深。

    什么水路行舟弄玉箫……

    这么多年学的十八般武艺全都被孟小公子给用上了。

    反正最后嘿嘿嘿了一整晚。

    结果第二天早上一醒来,孟小公子发现自己竟然抱着一张古琴睡了一晚上。

    因为境界太高深,琴弦尽断,上面斑斑点点。

    孟小公子差点当场就疯了!

    怎么会不知道自己是被幻音仙子给算计了。

    最可怕的是,这件事情不知怎么就给传了出去。

    反正那一夜,绝对是孟小公子人生中最为黑暗的一夜。

    对孟超来说,这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从此后,孟小公子跟幻音仙子之间,就有了深仇大恨。

    虽然仙网上极少有人敢提起这件事,就算披着马甲也不敢。

    谁敢提,孟小公子绝对敢直接杀人灭口,而且不管对方是谁。

    不过私下里,讨论这件事情的人可是不少。

    孟小公子有口难辩,他甚至不能去解释什么!

    直接杀幻音仙子,他还没这个勇气。毕竟对方的背后,也站着一个主神级的大佬。

    那位大佬视幻音仙子如自己的晚辈,呵护有加。

    孟小公子也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

    这件事已经过去很久,但孟小公子却从来没忘记过那个噩梦一般的晚上。

    尤其是那张古琴——当时他无比愤怒,直接冲天而起,离开了那里,忘了把它给毁掉。

    结果,那张古琴特么居然流落出去了。

    据说有人甚至试图用那张古琴培养出一个孩子来……

    毕竟仙界第一古教掌门的幼子,基因一定是极好的。

    不过这事儿是真是假就没人知道了。

    反正从那之后,孟超和幻音仙子,算是结了仇,然后相互都躲的远远的。

    不是不想弄死对方,是都没办法!

    但幻音仙子还是希望他倒霉呀!

    因为那件事情当中,她才是真正的受害者!

    如果她没有恐怖的精神力,那么结局……可就不是孟小公子生出一段充满耻辱的黑历史,而是她幻音仙子清白被玷污!

    看着被整个仙网直播的孟小公子受虐画面,幻音仙子对楚羽的好感度,一下子上升了无数个点!

    “这个人不错,我要认识他!”

    “嗯,我要请他来听我的演唱会!”

    “给他位置最好的包厢!”

    无疆山门外。

    楚羽看着孟超:“有没有想起来?你在仙网上跟我发起挑战连带的赌注是什么?”

    孟超整个人,都处于崩溃状态。

    如果说当年跟幻音仙子的那一夜,是他人生中最黑暗最不堪回首的一夜,那么眼下,就是孟小公子最惨烈的一个白天。

    永昼之地的法阵之外,没有黑夜。

    永远都是光明!

    几颗遥远的恒星永远悬挂于苍穹之上,让这里充满光明。

    但孟小公子的一颗心,却仿佛堕入阴冷地狱。

    上次跟幻音仙子的那件事,他可以蒙混过关,死都不承认发生过那种事,也没人敢提。那么这次,他则是当着整个仙界的面,美滋滋的……丢了天大的脸面!

    因为那些人,还有直播这里情况的团队,都特么是在他授意之下,下面的人请来的!

    现在跟他一起丢脸的,还有他背后那个庞然大物——仙界排名第一的古教太清。

    “我……”他很想拿出男子汉的气概,抵死不从!

    他不相信这个人真的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杀他。

    他若是死在这里,太清绝对会把整个永昼之地给血洗掉!

    一个虫子都不会放过!

    可心里虽然是这样想的,但嘴上……却说不出任何一句硬气的话。

    因为万一,万一楚羽真要杀他呢?

    楚羽看着他:“这就是天上仙!这就是仙界!一个娱乐到死的地方!呸!”

    楚羽冷笑道:“呵呵,你说啊,你硬气点,跟我刚到底,你试试我敢不敢杀你。”

    “你,你不能杀我!”孟小公子终究还是没敢说出那句你不敢。

    仙网上,则有些陷入了沉默。

    这就是天上仙!

    这就是仙界!

    一个娱乐到死的地方!

    呸!

    那个呸字,仿佛有一口吐沫,吐在所有观看直播人的脸上。

    甚至有人下意识的,想要擦擦自己的脸。

    振聋发聩啊!

    一声呸,不知打了多少人的脸。

    被人看不起了!

    被一个从下界飞升上来的年轻人给鄙视了!

    无数人都觉得这应该很愤怒!

    应该立马过去,把那个飞升者给撕碎。

    可不知为什么,他们都隐隐的有种感觉,似乎人家说的……没有错。

    幻音仙子看着直播画面中,那英俊的青年一脸冷笑,呸了一声,眼睛都直了。

    “好帅啊!”

    她觉得自己的心,在这一刻,跳得很厉害。

    孟小公子崩溃了,彻底崩溃了!

    就像被洪水冲垮的大坝,一泻千里,面对这个可怕的人,完全没有了半点招架之力。

    他忍不住大哭起来。

    然后从身上,掏出了他全部的法宝和修炼资源。

    他甚至把几张替死符都交出来了。

    除了一枚种在他精神识海中的替死符他自己无法取出之外,他把身上所有东西都翻出来交给楚羽。

    “放过我吧……”

    “这是什么?”楚羽问道。

    “是我孝敬您……”

    啪!

    “重说!”

    “是,是赌注,对,是赌注!我不是你的对手,是输给你的赌注!”孟小公子的求生欲还是很强的。

    “嗯,回去之后怎么说?”楚羽一脸戏谑。

    仙网上无数人也是一脸无语。

    还回去之后说个屁啊!

    全仙界直播!

    谁看不见啊?

    就算当场看不见,回头也有重放啊!

    这么重大的新闻,恐怕接下来几年时间内,热度都不会减退。

    这特么的脸,都丢尽了!

    没人认为这件事能瞒得过太清的掌教。

    虽然太清的掌教那种身份地位的大佬,很少会无聊到跑仙网上看直播。

    但这么大的事儿,能瞒得过他?

    谁敢瞒他?

    孟小公子整个人的脑子都是空白的,他哭着道:“回去之后,我就说,我跟你打赌比斗,输了所有的东西。”

    “想报复我么?”楚羽一脸慈祥的笑容,就差让他站在这里不要动了。

    “不,不想!”

    孟小公子忙不迭的回应。

    这个人比幻音仙子那贱人恐怖无数倍!

    对方身上那道杀意,从始至终,一直死死的锁定着他的神魂!

    如果有一句话说错,他的替死符肯定立马就会被激活!

    替死符再强,也是有次数限制的。

    他毫不怀疑,眼前这个恶魔有本事一直杀到他替死符彻底失去作用。

    他还不想死。

    他是太清掌门的小儿子!

    还有着无尽的光阴去挥霍,还有无数的美好等着他去享受。

    丢脸,总比丢命强。

    楚羽那道始终锁定着孟超的杀意,终于散去。

    孟小公子如同一滩烂泥瘫倒在那。

    楚羽将目光投向慕容浪和赵琦玉那些人。

    “你们,也是要和我赌的是吧?”楚羽一脸慈祥的微笑,亲和力绝对满点。

    没办法,不当家不知柴米贵。

    宗门现在虽然不缺钱,可这毕竟是仙界,大家提升的速度过快的话,对资源的消耗也是一个惊人的数字。

    没有钱,拿什么来制成如此庞大的一个宗门?

    所以,得想办法创收啊!

    老大不是那么好当的。

    “啊?”

    “天呐!”

    “我们什么时候跟他赌了?”

    “擦,这种时候说这话还有意义吗?”

    “他不会对我们出手吧?”

    “孟超都被打崩溃了,你觉得他会放过我们?”

    “啊啊啊,我为什么会跟到这里来?”

    “我是谁?我在哪?我来这干什么?”

    慕容浪和赵琦玉这边一大群人,刚刚就已经全都看傻了眼。

    哪怕是当年那个传闻,也不过是幻音仙子利用强悍的精神力狠狠的摆了孟小公子一道。

    那件事情中孟超虽然丢了个天大的脸面,但却终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这就说明幻音仙子还是有所顾忌的,没有对孟小公子下死手。

    毕竟在当时那种状态下,她绝对有无数次机会可以弄死这位风流好色的孟小公子。但她并没有。

    可眼下这个猛人,真真是个绝世猛人啊!

    太特么凶残了!

    简直就是一个大魔王!

    没人相信这个飞升者会不知道孟超的身份。

    太清掌门幼子,他都敢如此对待。

    当着整个仙网无数天上仙的面,就如同一个大恶霸,硬生生就给洗劫得一干二净。

    那么他们这群人……又多了什么?

    比孟小公子长的好看?

    还是自带隐身神通?

    就这样,仙界最不可思议的一场勒索……啊不,一场赌斗,诞生了!

    当着整个仙网无尽生灵的面,这一百多个年轻的顶级天骄,全都如丧考妣的交出了身上全部的一切!

    有几个女修也不知怎么想的,差点连衣服都扒下来,不过被楚羽嫌弃的给拒绝了。

    整个现场,一片死寂,这**出了身上全部一切的修行者,眼巴巴的站在那,像是等待着发落一样。

    特么,悲催到极致了。

    这时候,虚空中,突然间凝结出一道人影。

    孟超一看见这道人影,崩溃的更厉害了!

    忍不住嚎啕大哭道:“爹!”

    无数人震惊了!

    全都看向无疆山门外,虚空中那道淡淡的影子。

    太清的掌教?

    天啦噜!

    这件事……竟然真的惊动了这尊大佬!

    难道说,是这个外来的飞升者,终于激怒了太清掌教吗?

    他这应该是一道法身降临于此,是来杀人的吗?

    楚羽也抬起头,看向头顶虚空的这道身影。

    对方没有散发出什么气息,但却给他一种无比危险的感觉。

    这是一个真正的恐怖存在。

    打脸打狠了?楚羽多少有点后悔。

    但也没有太过畏惧。

    护山大阵,就算太清掌教也不敢随意闯,那代表着跟辰不死不休!

    至于他,打不过不是还可以跑么。

    他今天这么做,就是故意的!

    宗门想要在仙界立足,他必须要拿人立威!

    太清掌教的小儿子,简直太适合了!

    如果不能表现得足够强势,那么宗门未来的路,将布满荆棘。

    排外的仙界,是绝不会轻易接受他们这样一个宗门的。

    如同三岁稚童怀抱金砖,行走在闹市。

    这不是你想保持低调就行的,早晚有天,会被人给找借口灭了。

    一群送上门来的傻逼,主动给他机会。他为何不能利用?

    那句没兴趣,滚,就是在挑衅!

    只是楚羽没想到太清掌教这么闲,这么大的人物,居然会法身亲临。

    护犊子到这地步,也真是没谁了。

    难怪他的小儿子这么不成器,都特么是惯出来的。

    太清掌教的法身被混沌所遮盖,看不清楚他的模样,他发出隆隆道音:“辱我太清者死。”

    说着,他伸出一根手指,朝着楚羽镇压下来。

    天地间,瞬间像是被禁锢了一般!

    如同一个巨大的囚笼。

    “呸!”这是楚羽的回应!

    “呸!”

    “呸!”

    “呸!”

    “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