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888胜博发官网

> 修真小说 > 我不是超级武者 >章节目录第026章擒拿手大成
    方英给苏北倒了一杯茶,咕噜咕噜喝了下去之后,苏北低声的跟方英说道。

    “方姑娘,我还有要事先告辞了。”

    “你不是等我爹爹回来,传授你剑法吗?”

    “改日吧。”

    “哦,多谢你送我回来。”

    江湖险恶只是顺路,不必客气,苏北冒着紧凑的步子离开了方府邸,方英一直望着苏北的身影,直到眼眸中消失。

    苏公子!

    嘻嘻!

    良久之后,苏北返回了牛山村,葛雅贴了过来询问苏北受伤没有?苏北摇了摇头,区区一个魔头伤不了我。

    如此甚好!

    伊河摸了摸胡须淡淡的说道。

    “北儿,你抓住鹰王没有?”

    “伊叔叔,我跟鹰王过了几招,让他跑了。”

    “哦,是他杀了周家堡的弟子吗?”

    “是的。”

    苏北一脸的好奇,询问伊叔叔鹰爪教如何在江湖上消失的?伊河叹了一口气沉重的说道。

    “在五年前因为鹰爪教闭关修炼,而教中的几个长老不和睦发生打车内斗,甚至发生了血拼,等曾白出关之时,鹰爪教消亡殆尽了,这时陶古带着煞星阁的弟子将鹰爪教踏平了,往后鹰爪教不复存在了,鹰爪教教主下落不明。”

    “莫非,他加入煞星阁了?”

    “江湖上有这种说话,只是他没有在煞星阁出现过?”

    “那么他的主子不是陶古?”

    鹰王在江湖上销声匿迹5年了,忽然在江湖上杀人,一定有什么阴谋,苏北一头雾水。

    “您认为鹰王还有其他目的?”

    “嗯,想知道他的目的还得找到他的主子。”

    “还得从长计议。”

    “是的。”

    伊河让苏北周堡主飞鸽传信给我了,虽然你没有抓住鹰王,但是你为了周家堡之事竭尽全力,他很感激你。苏北一脸的尴尬摸了摸后脑勺,都怪我武艺不高强,所以让他溜了。

    说到武艺伊河询问苏北《擒拿手》修炼到第几层了?苏北耸了耸肩膀说道。

    “伊叔叔,我修炼至第六层了,还差一层。”

    “这些日子你在牛山村修炼吧。”

    伊河迈着紧凑的步子离开了茅屋,葛雅娇滴滴的说道。

    “这些天你追查鹰王的下落还跟他交手是不是很危险呀?”

    “谈不上危险,只是在客栈差一点小命不保了。”

    “客栈发生了什么事?”

    “你想知道?”

    葛雅轻轻的点了点头。

    我和方英进入了一家黑客栈,他们专门使用蒙汗药给住客喝了之后偷取钱财,随后杀人灭口。

    葛雅咽了一次唾液惊恐的气息油然而生。

    你是如何活下来的。

    你晓得我修炼了《擒拿手》和《长生诀》百毒不侵,我假装昏迷了,等黑店的大小鱼虾到齐了,我将他们一网打尽了。

    葛雅嫣然一笑的说道。

    “北哥哥,他们无恶不作杀得好。”

    “雅妹妹你有所不知,不是我杀了他们是鹰王看着他们做出下三滥之事,一招将他们杀了。”

    “鹰王如此歹毒呀?”

    “是的,我只想废了他们的修为。”

    随后我跟鹰王搏斗了几百回合,他不是我的对手灰溜溜的跑了,葛雅一本正经的说道。

    “方英为何跟着你一起去找鹰王?”

    “她是陆师姐的表妹。”

    “她跟踪你?”

    “我们在周家堡相遇的。”

    老朋友相聚了,你们没干点别的事?

    干了呀!

    你们......你们干了什么?

    别误会!

    你是不是背叛我了?

    你是我什么人?

    我送她回家而已。

    回家之后呢?

    闭嘴!我饿了去做饭吧?

    葛雅嘴角扬起。

    “你还没告诉我之后发生了什么?”

    “我们只是朋友,随后我回牛山村了。”

    “你长得好看吗?”

    “好看呀。”

    你喜欢她吗?

    卧槽,本公子不近女色说了多少遍了。

    片刻,苏北吃饱喝足之后,跟葛雅说道。

    “我去找伊叔叔。”

    “哦,不错过你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答应你什么事?”

    “往后你去哪里都带着我好吗?”

    江湖险恶你不会武艺,不怕被坏人杀了吗?

    我不怕只要能伴随北哥哥的身旁,死有何惧?

    女人就是麻烦!

    这时,苏北到了伊叔叔的大殿,好几位长老也在,苏北坐了下来,叶长老抱拳说道。

    “伊族长,刘公子给了一百两银子给马寡妇。”

    “哦,刘公子不打算娶马寡妇了?”

    “是的,刘公子不敢得罪家中的夫人。”

    “嗯,往后刘公子敢踏入牛山村半步,将他乱棍打死。”

    伊河询问叶长老,马寡妇同意刘公子的做法吗?马寡妇告诉我,她只是一时生气说让刘公子拿钱,其实她不想跟刘公子分开,只是事已至此,她也没有办法了。

    你敢她说牛山村这么俊男还怕嫁不出去吗?

    叶长老点了点头此事不必伊长老担心,我向您禀报另一件事。

    “这些年我一直派属下在打探吴正的消息,只可惜他了无音讯。”

    “不急,想必他有要事了,总会出现的。”

    苏北摸了摸光秃秃的下巴一本正经的说道。

    “飞鹰部落会不会换了新的联络人?”

    “你说得有几分道理,你有什么计划?”

    “我认为此事跟煞星阁脱不了干系,派一部分人盯着煞星阁总舵。”

    “嗯,这个主意不错,只是煞星阁高手很多,一般之人很容易被发现派谁去呢?”

    大殿之上一片鸦雀无声了,毕竟大伙晓得欧长老及陶阁主是心狠手辣之人,让他晓得你在监视他,岂不是死路一条。

    苏北的眼球转了一圈说道。

    “我轻功好不容易被发现,我去吧。”

    “嗯,北儿你的担心呀。”

    苏北伫立起来抱拳跟各位前辈说道。

    “这些年,我一直在江湖上闯荡,积累了不少经验,你们不必担心。”

    一阵零碎的声音。

    “苏公子天资聪慧,武艺高强,一定能抓住吴正。”

    “一定要杀了吴正。”

    随后苏北坐在堂屋抿了一口茶心事重重的样子,葛雅询问他怎么了?他告诉葛雅,他得去办一件大事了。

    葛雅惊讶的说道。

    “什么大事?”

    “等我擒拿手大成之后再告诉你。”

    “莫非你有出去一趟?”

    “雅妹妹冰雪聪明,被你猜中了。”

    不过你答应我的,要带着我去呀。

    苏北像是小鸡啄米一般点了点头,葛叔叔死了这么多年了,一直没有找到吴正的下落,所以这一次还是我亲自去煞星阁守着吧。

    葛雅撩起了一缕发丝说道。

    “北哥哥,你不在牛山村这些天,伊叔叔一直惦记着你。”

    “哦,他都说了什么?”

    “他说江湖险恶,你的功力没有大成会不会遭到鹰王的陷害?”

    “是的,不过目前的功力在江湖上也是难逢对手呀。”

    葛雅淡淡的说道。

    “除了伊叔叔,还有很多人担心你的安危。”

    “我晓得牛山村的叔叔伯伯看着我长大的,怎么会不担心我呢?”

    “嗯,所以你要保护好自己。”

    “我晓得了。”

    苏北到了一片树林,轻如飞燕的身姿在半空中飞舞着,施展着娴熟的招式。

    唰!

    唰!

    ......

    一掌击打过去,水桶那么粗的大树倒塌了。

    收回了功力了,擦拭了脸颊的汗水喃喃自语。

    “擒拿手终于大成了。”

    走了没几步,葛雅浮现在眼眸了。

    “雅妹妹,我们回去吧。”

    “你不修炼了吗?”

    “擒拿手已经大成了。”

    “恭喜北哥哥。”

    实属不易呀,我修炼《擒拿手》快十年了才大成,葛雅浅笑了一下掷地有声的说道。

    “这可是江湖上的绝学,你能修炼成已经是天资聪慧了。”

    “呵呵,什么天资聪慧不是遇到伊叔叔我还是一个天生废才呢?”

    “往事成灰,何必提那些伤感之事呢?”

    不提也罢!

    你不是说有任务吗?何时启程呀?

    我立马启程去煞星阁?

    葛雅心里咯噔了一下,这个地方就是人间地狱呀,直勾勾的望着苏北说道。

    “北哥哥,你带我一起去吧。”

    “可以,不过你的听我的不能乱跑。”

    “行,我都听你的。”

    “你放心我会护你周全的。”

    苏北和葛雅走在繁华的街头,阳光折射在大地之上,各种小贩的呐喊声,卖酒、卖桂花糕......

    葛雅一直盯着两个人影,时不时肩膀先苏北那边倾斜,两个影子重合了,像是肩膀依靠在他的肩膀上面。

    心里美滋滋的,一会手牵着手。

    苏北停了下来询问看了她一眼,眼眸释放着羞涩的光环,苏北淡淡的说道。

    “雅妹妹你饿了没有?”

    “饿了,我们去客栈吃饭吧?”

    “嗯,我带你去清水城最好的客栈吃饭。”

    “天上人间?”

    你去过?

    没有,我听村里的长老说过,这里吃一顿饭需要花费好几两银子呢?要么我们换一家便宜的。

    哈哈!

    为了博雅妹妹倾城一笑,区区几两银子算什么?

    片刻,苏北和葛雅坐了下来,点了几招招牌菜。

    “雅妹妹,你尝一尝这味道如何?”

    “味道很好。”

    “嗯,来这里吃饭的都是达官贵人呀。”

    “嘻嘻,我是沾了北哥哥的光。”

    不必客气!

    况且你伺候我这么多年,请你吃饭也是应该的。

    葛雅轻轻的点了点头说道。

    “跟北哥哥在一起,我很开心。”

    “嗯,我也是。”

    你已经是一个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

    客栈的老板们干巴巴的看着苏北,苏北酝酿了嗓子。

    “没有见过美男子吗?”

    呸!

    从没有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

    妒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