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888胜博发官网

> 科幻小说 > 位面之狩猎万界 >章节目录第三百三十九掌 要让你魂飞魄散!(二合一)
    多谢‘终极帝皇侠lhx’兄弟的万赏,加更先欠着,一定还,多谢兄弟们的支持,夏天拜谢,顿首。

    =================

    黄少宏对于‘少林寺’无论是现实中,还是金大侠的小说里都没什么好印象。

    现实中,后世有些人认为少林在历史上曾经反清复明,率领各路好汉对抗满清朝廷,而实际上这些事情都是没有的。

    事实上少林寺与清廷的关系还相当不错。

    康熙皇帝曾为少林亲书‘少林寺’与‘宝树芳莲’两方匾额,雍正皇帝亲览寺院规划图,审定方案,要为‘少林寺’重建山门,重修千佛殿。

    不过雍正死得早,事情没能办成,不过他死后,乾隆拨银九千两完成了雍正规划的大修缮和改建,并且在修缮少林的十五年后,亲临‘少林寺’,并且夜宿方丈室,写下众多诗词、匾额。

    以上种种,都证明了少林和满清朝廷的关系那是相当不错的。

    可以想想,满清朝廷也不是傻子,康熙、雍正、乾隆三个皇帝也不是白痴,但凡少林有半点不臣之心,哪里还能得到封赏,早就全寺夷为平地了。

    至于所谓的康熙火烧少林寺的事情也纯属杜撰。

    其实历史上明代以后‘少林寺’建筑被大量毁坏是进入民国以后的事了,其中最著名的就是石友三火烧少林寺的事情了。

    那位说,你说的是北少林,人家反清复明的是南少林。

    这个......也木有!

    只能说有些练少林拳的参加了反清团体,并不能说南少林参与了反清复明,历史上主要是洪门和白莲教打着少林的旗号,这个说法其实连满清朝廷都不信的。

    说到这里顺带提一下,一般的南少林指的是福建莆田少林寺,经考证就是莆田市九莲山的林泉院。

    不过这也只能说是少林分院之一,并且并未以‘少林’二字命名。

    有意思的是,现实中零七年的时候,少林寺方丈永信大师就曾出面澄清,在少林寺所有的典籍中,从来没有看到过“南少林寺”字样。

    而北少林,也不是指嵩山本院,而是位于天津的‘北少林寺’,那是唯一以‘少林’命名的少林分院,只是在倭国入侵的时候,就被烧毁了。

    所以‘南少林’之称,不过是那些打着少林名义的反清志士们,用来‘拉大旗作虎皮’的一种叫法而已。

    当然在‘鹿鼎世界’还是有南少林存在的,也确实积极参与反清复明的行动。

    比如黄少宏所掌控的天地会中,就有几个香主是出身南少林。

    所以两相比较,嵩山少林不但没有过反清复明的经历,反而在历朝历代,都逢迎当权者,在黄少宏这位新皇心中,就不怎么招人待见了。

    黄少宏看过鹿鼎原著,知道顺治出家五台山,并且还曾受过少林十八罗汉的保护,与少林僧众师兄弟相称。

    只是这方世界是‘电影版鹿鼎’世界,在电影中顺治并未现身过,所以黄少宏早就忽略了这个问题,否则早就派人把这个鞑子皇帝干掉了。

    没想到今天顺治竟然能带着少林十八罗汉,在自己的登基大典上公然行刺。

    这让本来就不待见嵩山少林的黄少宏,心中更是生出厌恶和愤怒的情绪。

    他怒极而笑,公然指责道:“好一个少林,好一个少林寺,朕恢复汉人江山,你们如今却要为鞑子出头,朕来问你们,这是什么道理?”

    少林十八罗汉被这句话问的面露惭色,持着刀并不说话,海大富怒喝道:“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

    黄少宏看了海大富一眼,这货自他舍了康熙的身份之后,就消失不见。

    原以为老太监是察觉了什么,见到苗头不对,找地方隐匿起来过下半生去了,没想到竟然去了五台山,还把顺治也给弄来的,这老太监对满清还真是忠心耿耿。

    黄少宏心中已经给海大富判了死刑,这样的人绝不能留。

    他当即厉喝一声:“找死!”,迈步就朝海大富和顺治走去。

    “将他拿下!”

    十八罗汉之中,一僧大吼,其余诸僧同时行动起来,将原本围住黄少宏的包围圈,迅速收缩,隐隐成阵。

    这是少林十八罗汉棍阵,但入宫行刺,长棍不好携带,此时十八罗汉也只能用钢刀替代。

    这个时候,黄少宏的人也得到了消息,新军中天地会几大香主,都被礼部安排守在太和殿外围,是以刚刚赶到。

    至于武功最高的冯锡范,也被礼部‘特意’安排在中和殿带兵护卫,此时还没有赶到。

    胡德帝、李式开、马超兴、方大洪、林永超几人一见到刺客的面貌都愣住了,他们都是这方世界南少林的俗家弟子,早年都曾见过嵩山少林的十八罗汉。

    胡德帝惊呼道:“诸位师兄,你们这是做什么?”

    闻听此言,十八罗汉本来正在收缩的阵势,忽然止住,显然也是认出了胡德帝、方大洪等人,其中年岁最长和尚沉声道:

    “奉方丈法旨,协助行痴师弟,斩杀乱臣贼子,匡复江山社稷!”

    胡德帝怒声道:“什么乱臣贼子,匡复谁家的社稷,我天地会黄总舵主推翻鞑子朝廷,建立汉人新朝,乃是当世的大英雄,敢问师兄,那行痴是谁,可是前明皇帝的后人吗?”

    十八罗汉各个脸上泛红,都不知道如何回答。

    黄少宏哈哈一笑:“哪里是什么前明皇室,那行痴就是鞑子的顺治皇帝假死出家之后的法号!”

    胡德帝等南少林出身的天地会香主具是一怔,不敢相信的看着十八罗汉:“诸位师兄,这可是真的?”

    那年岁最长的和尚,嘴唇蠕动了半天也没答出个屁来,最后有些恼羞成怒的道:

    “胡德帝、马超兴、方大洪、李式开、林永超,你们几个具是南少林俗家弟子,如今方丈法旨,你们还不快助我等将这乱臣贼子拿下!”

    这时候一个手持双刀的身影,施展轻功飞掠而来,落在黄少宏身前,单膝点地:“臣冯锡范救驾来迟,还请皇上降罪!”

    黄少宏面沉似水:“废什么话,把这些反贼全都给朕拿下,反抗者,格杀勿论!”

    胡德帝等几个天地会香主具是神情一凛,意识到自己等人可不是以前的江湖草莽了,而是新朝的武将官员,遇到皇上被人行刺,不提刀就上,反而与反贼扯上关系,这可是犯忌的事情。

    偷眼朝黄少宏看去,果然见皇上面沉似水,几人俱都后悔万分。

    “遵旨!”

    冯锡范一声狞笑,双刀一摆,就朝着少林十八罗汉冲杀过去,胡德帝等人一见也都有样学样,大声道:“护驾杀敌!”

    几人各持兵器,都与十八罗汉战到一处。

    黄少宏冷着脸看了战场一眼,转身又朝顺治和海大富走去,突兀间,身前已经多了一个上了年纪,却面色红润的官员。

    那官员慢慢脱去官服,露出里面穿的灰布僧袍,却是一个慈眉善目的老和尚。

    “阿弥陀佛,施主何必咄咄逼人,还是为了天下苍生着想,随老衲回少林山门闭关去吧!”

    黄少宏发自内心的笑了,这回他已经没什么可气的了,而是看到对方一个比一个不要脸,当真忍俊不禁笑了出来。

    这时候,一身白衣的龙儿,带着大小双儿,施展轻功匆匆赶来,三柄利剑护在黄少宏身旁,剑尖都指向那慈眉善目的老僧。

    老和尚神色从容,被三把剑指着,丝毫没有慌张,而是再次说道:“出家人不愿妄动刀兵,还是请施主随老衲走上一遭吧!”

    “相公,这老和尚交给我吧!”龙儿心里,黄少宏已经是万金之躯,不能再以身犯险,当即挥剑就要上前。

    黄少宏伸手一拦,笑道:“龙儿你该不会认为相公,连着个老和尚都解决不了吧?”

    龙儿无奈白了他一眼,退后半步,却依然持剑守在他身边。

    黄少宏反而不着急动手了,朝老和尚笑道:

    “不要脸的见多了,你这么不要脸的朕还是第一次遇到,那朕问你,你说朕咄咄逼人,那你们来刺杀朕又算什么?”

    “还有你说为了天下苍生,让朕这个即将登基的皇帝,随你去山门闭关三十年......”

    他说着猛然提高声调,指着顺治大声喝问道:

    “那他们满清入关,大肆屠杀汉民的时候你们少林在干什么?”

    “畿南之屠、潼关之屠、昆山之屠、嘉兴之屠、常熟之屠、金华之屠、泾县之屠、赣州之屠......”

    “同安之屠、平海之屠、扬州十日、嘉定三屠、江阴八十一日、南昌之屠、邵武之屠、湘潭之屠......”

    “南雄之屠、信丰之屠、蒲城之屠、曹州之屠、汾州之屠、大同之屠、潮州之屠、永昌之屠、广州大屠杀......”

    “蜀地更是被屠杀的死伤殆尽,千百不存一二,还要用湖广之民来填四川,鞑子犯下这些滔天罪恶的时候,你们少林又在哪里?”

    其实黄少宏也记不得这么多东西,只是他今日登基之后,还要去天坛祭天,这是他祭天祷词中声讨满清罪恶的一段。

    被他昨晚连夜背了下来,此时也不管祭天时说什么了,用这桩桩件件的罪行,指着老和尚就是一顿质问,也算一吐为快。

    他每说一句,老和尚脸色就苍白一分,说道最后,心神不稳,竟是连退两步。

    黄少宏指着顺治道:“这些屠杀,那位顺治皇帝就是见证者,甚至是亲身参与者,你说他该不该死?”

    老和尚双手合十,声音颤抖的道:“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少给佛祖添乱,他老人家要是活着,肯定会说自己没说过这话!......顺治要是放下屠刀就能成佛,那些死在他手里的冤魂谁来平息?”

    经过老子的事情,黄少宏就知道后世的名人名言都不可信,他就不信佛祖说过这话,定是后人借佛祖之名杜撰出来的。

    老和尚面色惨白,强自道:“可那些事情已经过去了,施主应当学会放下!”

    “放下你大爷,你都出家了要小丁丁也没用,一旁就有刀,你把丁丁放下,我就算你狠!”

    老和尚嘴角抽了抽:“丁丁是何物?”

    黄少宏没有说话,眼神看向了老和尚两腿之间,对方瞬间领悟,混身都打了一个激灵。

    黄少宏看着他冷笑:“千万汉民的哭号之声,犹在耳边响起,不推翻满清,不斩杀这顺治皇帝,我心难安!”

    老和尚长叹了一口气:“过去的已经过去,施主当放眼未来,行痴已经答应老衲,只要施主随老衲回寺闭关,满清重掌朝廷之时,就会宣布‘永不加赋’从此满汉一家,善待百姓!”

    “呸!”黄少宏啐了一口:

    “恐怕不止这些吧,要不然前明国破之时不见你们少林出来玩命,现在为了满清就这么卖力?”

    “他就没说等你们搞定了我,就册封你们少林为护国禅寺,封少林方丈为国师,统领天下教门什么的许诺吗?”

    老和尚脸色涨红,嘴唇蠕动,终就没说出话来,就连龙儿和大小双儿都看出来了,自家相公肯定猜对了,或许少林能在其中得到的好处,还不止这些也未可知。

    老僧忽然躬身道:“老衲晦聪,向施主讨教!”

    黄少宏眼神一凝,冷笑道:“原来你就是少林方丈,好好,看来你的佛是白修了,依然看不透名利二字!”

    “老衲是为了天下百姓!”晦聪争辩了一句,便上步紧身,僧袍两只袖子一抖‘呼啦啦’劲风扑面,空气当中竟然发出撕裂空气的声音。

    老和尚这一出手,半点不容情,虽然同时甩动两只袍袖,但其中奥妙却各不相同,乃是两门少林七十二绝艺。

    左手破衲功,可用衣袖化作兵刃,功力到处亦可摧筋断骨,右手则是另外一门绝艺,唤作袖里乾坤,衣袖拂起,拳劲却在袖底发出。

    这老和尚不愧是少林方丈,只看这一动手,功力犹在冯锡范和当初的龙儿之上。

    “嘿!”黄少宏冷笑一声,不躲不闪,直接发动老巴子拳的杀招‘乱箭打’!

    他现在实力比在‘龙蛇世界’的时候,不知道提升了多少,此时再施展这门杀招,就好像发动了‘天马流星拳’似的。

    漫天的拳影如急风暴雨般,朝晦聪罩落下来。

    晦聪的两手衣袖,与他拳势一碰,‘砰砰’两声,瞬间爆成指肚大小的千百碎片,如蝴蝶一般飞舞开去。

    紧接着就是晦聪的手臂,发出‘噼啪’的声响,老和尚直接倒飞而出,跌在地上连连吐血,两臂骨头尽皆被黄少宏拳势轰碎。

    “你怎么可能这么厉害?”

    晦聪眼神黯淡下来,只是脸上止不住的震惊之色。

    “方丈!”

    那些正在和冯锡范、方大洪等人群殴在一起的少林寺十八罗汉,有人见到这一幕,不由得都惊呼出声。

    顿时便要扔下对手来救援自家方丈,只是这一分神,十八罗汉阵的阵势便露出破绽,让冯锡范等人抓到机会,顿时下辣手斩杀了几个和尚。

    黄少宏却是没有管他们,直接朝顺治而去。

    海大富厉喝道:“皇上快走,我拦住他!”

    ‘嘭’话音刚落,这老太监已经倒飞而出,鲜血就和流水似的止不住的从他口中流出来。

    黄少宏冷冷的扫了他一眼:“当初看你长的像达叔,没下手杀你,奈何你自己作死啊!”

    他说完转回头去,取出鬼丸国纲,朝已经吓得软到在地的顺治,说道:“杀你不足以抹平你的罪恶,我要让你魂飞魄散!”

    说完寒光一闪,鬼丸国纲已经划过了顺治的头颅。

    下一刻顺治身上现出淡淡的魂魄虚影,那虚影与身体一样,同样在脖颈处断开,片刻就消散不见,魂飞魄散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