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888胜博发官网

> 修真小说 > 万法无咎 >章节目录第八十八章 秦氏遗珍 探玄秘境
    归无咎眉头舒展:“品珍会上,原来争夺积石融心草的对手就是秦道友。不过灵草被秦道友拍了去,同样可以达到目的,归某不过是个抬价之人。所以谢字就不必再提了。”

    秦梦霖轻轻摇头:“不然。梦霖自己来做这件事,有极大的风险。未必就有把握瞒过身后那双眼睛。昨日余玄宗元婴真人急会,梦霖得了一个安全的空隙,遣心腹人探视一番。才发现小弟已经服用了“正骨平脉丹”,道途得以保全。”

    归无咎见自己所料确实不错,稍稍放松下来。

    第一次在初心堂和秦梦霖相见后,归无咎就立即想到了中曲外岛,纹城坊市中。小童所佩龟壳上那高明之极的功法,以及他口中的“阿姊”。以那龟壳功法之高明,若出自一人之手,下界之中似乎唯秦梦霖能当之。

    但是仔细斟酌之后,这个答案被归无咎否认了。其一,据那童子言道,他的“阿姊”凌空而行,踏过了“幻渊”峡谷。而秦梦霖却是凡人之躯。再说,秦梦霖身份在余玄宗何等尊贵,若那女子是秦梦霖,直接将那小童接到万殊阁悉心教导便可,何必让自家亲眷隐居于凡民之中?

    直到方才,把种种细节串联起来,归无咎终于可以得出一个惊人的结论:这位在余玄宗地位尊崇、号称仅次于余玄宗主韩安世、不亚于器道真人和凝的万殊阁“秦上真”,和宗门绝不是一条心。

    二人交谈未久时,秦梦霖将每座星岛暗藏监控手段之事毫不在意的泄露,就已经引起了归无咎的主意。因为这若是余玄宗收买人心、示之以诚的手段,那归无咎租用贞如岛之时,便当告知“地脉赋形珠”的存在。已经欺骗了归无咎一年之久,却在此时坦诚相告,完全是搬石砸脚,并不像是心思缜密如秦梦霖的作风。

    直到说出“小弟”二字,坐实了那小童的阿姊正是秦梦霖。那么她将自己小弟独自安置在外、改投换面委托“第七行”的人竞拍灵草的行为,自然就极为刺眼,显露出她的真实处境。

    再加上她方才说的“这里足够安全,不虞被他人窥伺”、“最善抉择”“赌徒的孤注一掷”等奇怪言语,已经说明了一切。秦梦霖,和余玄宗是敌非友。

    这个看似骇人听闻的答案在归无咎的推理过程中水到渠成,没有太多疑虑,也是由于秦梦霖的身份早已留下了伏笔,归无咎听闻秦梦霖讲说自己身世时,就多留了一个心眼。

    秦梦霖眼下在余玄宗地位虽然极高,但她并非宗内任意家族的子弟,而是十多岁后由于天赋异禀成为余玄宗的上宾。这样的身份,隐藏了怎样的故事都不奇怪。如果说秦梦霖是余玄宗某一世家的弟子,那归无咎必然要再三审视自己的猜测是否合理。

    再退一步说。若说这事是针对自己的一个陷阱,那是完全不可能的。因为自己当日本是要直入中曲内岛百万仙市的,却因为冥冥中一品道缘的指引改变了方向,寻到了那童子。这不是任何人能够设局守株待兔的。

    同样,在秦梦霖的视角,在昨日和那小童儿接触之后,也可以得出相当多的信息。第一次与她小弟帮助的,是归无咎;拍卖会上拍得“积石融心草”的也是归无咎;而将“正骨平脉丹”送到她小弟手中的,按她小弟描述形容,那人却似是白龙商会独孤信陵。

    归无咎拍卖“积石融心草”的目的,并未对身边的各派真人实言相告。但他末了却能够支使独孤信陵送出丹药,足以说明二者关系不同寻常。以这个消息为前提,另一件事就引人注目了。归无咎先是大费周章施好于时暻,要求观看“天演钟”数日;白龙商会转眼却将此物高价购入,就未免太过巧合。

    从这两点来分析,归无咎站在哪一边就不言而喻了。更不用说,秦梦霖身份特殊,早已发现了归无咎的其他非凡之处。

    归无咎替秦梦霖斟了一杯茶。叹息道:“秦道友交给令弟的真气境功法,实在堪称人力所及之巅峰。寻常元婴真人即便寻得十余位,千锤百炼的功夫,也万难达到这种程度。其实若非被“身无修为”这一点误导,在下早就该想到那是秦道友手笔。”随后将男童提及秦梦霖飞遁入谷的消息说了一遍。

    秦梦霖道:“归道友谬赞了。“人力所及之巅峰”如何敢当。梦霖不能修行是事实。至于御风而行,这是“内外通感之相”调御内外元气的一点微末用途,如同一只葫芦浮在水中,当街卖艺则可,道法中却不足挂齿。”

    归无咎道:“上回和秦道友相见,秦道友给我讲了一个长长的故事。看来这一次,归某又可以听一个故事了。”

    秦梦霖露出一丝苦涩的笑意,怅然道:“哪里有什么新故事。只不过是将上次的故事稍稍更改罢了。”

    归无咎再替秦梦霖斟一杯茶。

    秦梦霖将杯中茶水一饮而尽,平静的道:“上次给归道友讲了一个“梦醒”的故事。这个故事省略了一个至关重要的情节。梦醒之后所得到的,除了元婴四重的阅历。还有—真相。”

    “我敢断言,“心莲轮回密”之法,绝对不是余玄宗的宗门传承。因为连余玄宗自己,也未能完全掌握这道灌顶秘法的全部奥秘。”

    “我在八百年梦境修行之中,一直感受到神魂中似乎有一副枷锁。我竭尽所能,耗费了三四百年时间,寻访无数秘法,才将这道枷锁破去。于是在醒来的一瞬间,我的脑海中记忆发生了改变。”

    “原来,秦氏一族哪里是死在什么“六阴殿”之手,分明是受余玄宗和凝的指使,来探寻我秦氏的一桩秘密。而我,只能算是“奇货可居”,所以捡了一条性命。但却被种下了改换记忆的幻术。”

    “这就是“心莲轮回密”的神妙之处。梦境中的修行,可以破除现实中的幻术。”

    “至此之后,梦霖已经明白了。在绝大多数人眼里,我是余玄宗地位尊崇的上师;事实上,我的权力、能够调配的资源和话语权也真实无虚。但我身后一定有一双眼睛,只属于余玄宗掌门一人的眼睛,预防着可能发生的意外。”

    “如果一切相安无事,那么百年之后这道影子随风散去,我的牌位也会抬进余玄宗的功德堂中。如果出现了意外……那自然有解决的办法。或许,用意外解决意外?”

    归无咎道:“想必令弟是秦氏流落在外的遗孤。为什么要冒那么大风险将他带进中曲岛呢?”

    秦梦霖沉默半晌,终于道:“梦霄资质还算不错。梦霖还是不忍心让他就此埋没。我进驻中曲岛时日不会短,身边真正可靠的人也难以抽身离开荒海,远赴容州。所以做了一番布置,暗中将他带进中曲外岛。”

    “如此等梦霖成就一部上乘功法,可以及时传递给他。等梦霄得了功法,再将他遣走。这五年来,除了入岛之初得了一个相见机会,我只在绝对安全的时机遣心腹探视了他两次。一次,得到一个噩耗;一次,却是喜出望外的好消息。”

    “谢谢你。”秦梦霖说话的同时,将手伸进怀中,取出一枚小小的玉简,放在归无咎面前。

    “这是秦氏家族的最终秘密。原本梦霖以为,这秘密要在我这里断绝。梦霖也曾几番考虑,是否要让梦霄做这件事。但是现在看来,归道友才是承托这秘密更合适的人选。归道友成丹之日,当往“探玄会”一行。”

    荒海三会,演法会,品珍会,探玄会。

    演法会每日取一有缘,品珍会则每年一度。探玄会相隔却远,三十年才有一次。代价门槛之高昂,也在演法、品珍二会之上。

    据闻数年前,余玄宗控制荒海未久。在荒海最大的岛屿幽寰岛发现一处秘境入口,名之为“玉岚秘境”。余玄宗欲遣门下弟子一探虚实,却发现秘境看似无甚特异,但元婴修为者却不得其门而入。唯有金丹境以下之人,方能进入秘境之内。

    余玄宗在“玉岚秘境”中着实获得不少好物,据说这数千年来余玄宗实力渐渐壮大,就和秘境中宝物的支撑有很大关联。

    方才秦梦霖说的很清楚,余玄宗是为了其余的秘密屠戮了秦氏满门,而秦梦霖只是意外收获。这一节归无咎一直牢记在心中。这时见到这枚玉简,不由神色微动。手执玉简,放出神识观览。

    秦梦霖道:“秦氏的全部秘密,掩藏在山门正殿影壁中。这也是先祖苦心,家门中衰之后怕后辈承托不住这份责任。若以后家族出了一位修为在元婴三重境,又旁通器道的杰出后辈。当可在这影壁图案中明了玄机。若当日是韩安世和和凝亲至,这秘密必定掩藏不住。”

    “我幼时就对那面影壁的图案很是好奇,隐隐约约感觉到其中似有奥妙,只是无修为在身,不明其理。但那影壁中一笔一划皆在心中牢牢记下。“心莲轮回密”祭仪之后,我便自然领悟了其中的玄机。”

    这时,归无咎已将玉简内容阅览完毕,忍不住道:“原来你是……”

    秦梦霖打断道:“我猜,你是。我不是。”

     ps:求订阅。已经订阅的点个自动订阅就更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