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自己要回来能回来,才不用你带。”简桑榆顶了一句嘴,大概是因为有爷爷奶奶在的原因,被狗吃了的胆子,又被找回来了。

    “我可烦你了。”简桑榆推了推挨着她坐着的顾沉,“才不要和你一块回来!”

    简奶奶都被简桑榆推顾沉的这个动作给惊到了,再看顾沉,一点不生气,反而一脸宠溺的看着简桑榆,简奶奶都不由得再多看面前的小两口好几眼。

    “尽说孩子话。”简奶奶回过神来数落简桑榆一句,只是语气带笑,半点不见威力。

    简桑榆吐吐舌,转眸冲着顾沉贱兮兮的嘿嘿笑了两声。

    “好好吃饭。”顾沉抬手拍了拍简桑榆的脑袋。

    看着跟前这小两口的互动,简奶奶算是看出点什么来了,这两夫妻要比上一次一起来的时候,感情融洽多了,交流也多了,肢体上的接触,也自然多了。

    难怪简桑榆的爷爷最近总说孙女好像和孙女婿感情好了很多,时常能在简桑榆的朋友圈里看到她提顾沉,听简珈朗说,顾沉最近回家也频繁多了。

    在见到孙女之前,简奶奶和简爷爷因为这段时间简桑榆的新闻,有一肚子的话想和简桑榆说。但是听简桑榆说只在这里吃个晚饭就回去,那么多的话,简爷爷和简奶奶又没舍得和简桑榆说了。

    见顾沉对简桑榆,也没有因为这些事情不高兴,简爷爷和简奶奶就默契的没当着顾沉的面提了,就这么点吃饭的时间,两老人哄着宝贝孙女开心都来不及,哪里舍得拿来说教?

    一餐饭,简桑榆吃的是饱饱的,虽然说吃了饭就走,但是,真正吃完饭以后,简桑榆还是在简爷爷和简奶奶那赖到了九点多才动身走。

    从这里回家,还要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她也没法继续赖了。

    “等你电视什么时候上映了,在微信里告诉爷爷一声,爷爷和奶奶守着电视看我们孙女。”简桑榆已经上了车,简爷爷和简奶奶还拉着简桑榆的手依依不舍的说着话。

    “一定记得,爷爷奶奶,我和顾沉要走了,你们早点回去休息,我下回有空,还来陪你们。”简桑榆看着爷爷奶奶脸上的不舍,差点要红了眼睛。

    “哎,你们先走,我和你爷爷,看着你们走。”简奶奶摆摆手和简桑榆两人道别。

    顾沉这才将发动车子开了出去,他从后视镜里就能看到,简爷爷和简奶奶,一直站在门口看了很久很久都没有回院子里去。

    要问顾沉对自己的父亲还有没有印象,无疑是没有的,他已经很多年没有和生父那边的人来往了。

    所以,他不懂得什么是父爱。

    顾沉从小生活在顾老爷子身边,生活在顾家,顾家就是他的家。

    但是,他也从未在顾老爷子的身上感受到像简爷爷简奶奶这种对待孩子依依不舍的情绪。

    “以后有空,周末去完顾家,我们多来这里陪陪爷爷奶奶,没时间,吃个饭也好。”顾沉忽然开口和简桑榆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