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888胜博发官网

> 其它小说 > 食鬼猎人 >章节目录第240章 见衣服不见人
    这两尊阴司官并不陌生,就是电视电影小说中经常出现的黑白无常啦!

    不过这两个黑白无常很得复古就对了,高帽、古衣、长舌头、各拿着一把哭丧棒,一黑一白跳跃着。而且重要的是,这两尊阴官大神,是刻在门板上的。

    看到这种门外的摆设,就知道这里是跟死人有关的事。

    跟死人有关的工作,一般不是警察、法医,就是殡仪馆、墓地等这些地方了。

    那么这里直接就刻了两尊最出名的阴官大神,那说明的也是很明显了。

    这间大屋子,估计是个乡村殡仪馆馆了。

    木云君看着门上的两个古乡古色一脸凶恶的黑白无常,神情不吭不卑,淡定无比的直接伸手推开这两扇看着厚重无比的大门。

    雷杰见她的举动,都吓了一跳,忙问道:“啊……你……你不用打声招呼啊?”

    她说的打招呼,当然不是向活人打的。刚才木云君也说了,这村里没有活人了。

    木云君回头看了她一眼,道:“不用。我虽然修习了这方面的知识技能,但又不是给他们打工的。干嘛跟他们打招呼?”

    而且……她这算不算是抢了冥府的职业?只能说是,同道不同行而已。再说了,她抓鬼只是为了吃的。

    “啊……这样真的没关系吗?”雷杰看着她大大方方就推开那两扇刻得栩栩如生的黑白无常的门,总觉得有些冒犯了。

    以前不相信这方面的事,倒没怎么在意。现在相信了那个世界了以后,她看什么都是透着邪气的了。

    一推开门,屋里的摆设立即就随着门口投入的光线显现了出来。

    雷杰在她后边走了进来,左看右看,然后突然咦了一声:“我说怎么觉得哪里怪怪的!原来是因为这里太干净了!”

    刚才那门也是,似乎并不是那种久没开过的门。门上并没有风沙留下的风尘,也没有日月积累的飞灰。

    她在外边的时候,就有些感觉怪怪的地方。这会儿进来才想到,这村里应该很久没人住了。但是这间屋子却是很干净!

    推开门后边是一个大厅,入门对面的墙上就摆了一个香案,香案上供着一尊阎王像。而且香案上还有着刚用过的香烛和供品!大厅里除了这个供着阎王的香案外,就空荡荡了。却扫得干干净净,水泥地板上虽不是一尘不染,但是却是被人清扫过的。

    大厅两边是两个小门。

    木云君走了过去,很不客气的打开了左边门看看,又打开右边门看看。这一看才发现,两边的门一打开就有一股阴气猛然涌出。

    雷杰凑过来一看,背后一凉。

    因为这两个门里,一个是摆了两排棺材的停棺室,一个是摆了几面柜子的骨灰灵位!

    木云君看她明明有点害怕,却死命的假装镇定的样子。忍不住笑眯眯的道:“放心吧,这两间屋里都没有死人或者死灵了。”

    雷杰看了她一眼,问:“真的?”

    木云君点了点头。

    雷杰立即问:“那我哥……”

    木云君进了停棺室内,朝着靠边的一副棺材走了过去。

    这两边的屋子里,都是有窗的。但是窗口的位置有些微妙,而且窗口也不大,白天的太阳光射进来,是照不到棺材和灵位上的,但是最上的月光照进来,却能射到。

    有了窗子,这两间死人屋才没显得那么恐怖。但因为光线偏暗了些,并且还有着两排棺材在这里,所以还是有些阴森森的感觉。

    这里的棺材都是很普通的木板棺,形状也是普通的大小。

    木云君走到了边上那副棺材前,便单手直接推开那副棺材板盖。

    雷杰看着她要推的时候,下意识的想过去帮忙。但是没等她走过去,木云君就已经轰轰轰的推开了那块沉重的棺材板。

    她有些迫不急待的跑了过去,凑着头往开了盖的棺里一看。

    “衣……衣服???怎么只有衣服!!!”看到了棺材里的东西后,雷杰一阵失望又愕然。

    棺材里并没有人,但是却有两件衣服堆在里面。是迷彩的野外作战服,而且还有一把手枪和一把步枪。还有两柄军用短刀。

    雷杰一把抓起衣服,往领子上一看:“我哥的衣服!没错了!但是怎么会只有衣服……人呢?”

    木云君也是微蹙着眉看着这些衣服,衣服上沾着不少干枯的血迹。她刚才进来的时候,确实有闻到这股淡淡的血腥味的。

    但是她分明还闻到了这里有一股生魂之气,所以她还以为雷杰的哥哥就在这棺材里。

    结果为什么只有衣服呢?如果只是有衣服的血腥气,她是不可能闻到生魂之气的。

    木云君开始围着这棺材绕圈,仔细的观察着这副棺材里面的情况。突然她想到了什么停了一来,然后抬手将还留有一半搁在棺材上方的棺材盖给掀翻了下去。

    再一看,果然棺材盖的内部顶上,用血画了一副符文。仔细一看,这是替魂符!

    符上有雷杰哥哥的名字雷风,同时还有他的生辰八字在其中。又用他的血为引,直接画了这幅符文出来,他的一丝生魂之气就被留在了这符里。

    所以木云君才感应到他的生魂之气在这,所以被引了过来。

    其实也不算是被引,而是画这符的主人想把真正的雷风藏起来。又怕玄学界的人这用种法子来搜找他的生魂在哪,所以才这个符文来做了个替身,替代了他的本源生魂的气息,同时还能掩盖住他本源生魂的位置。

    木云君手里灌了一把阴气,直接就伸手糊在了那个血符之上。瞬间,血红色阴森的符就被糊成了一滩干枯的血液了。

    “现在怎么办?”雷杰把衣服和武器都抱了起来,咬了咬牙很快就让自己冷静了下来。她把心里的慌乱压了下去,看着木云君问道。

    木云君却道:“别着急,你哥应该就在离这不远的附近。我们出去找,先把你哥的衣服收好吧。”

    雷杰立即把她哥的手枪枪套扣在自己后腰上,然后拿着那把手枪咔嚓咔嚓的一阵检查,看了子弹还剩下多少后才把枪套进了枪套里。其他的东西都塞进了背包和行礼袋里。

    而在她俩刚离开了这个明明很偏远却依然供着正统阴司黑白无常的村子时,有一队全身武装着军用野战作战装备的人马,也出现在了离这镇上不远的山顶上,拿着望远镜朝这边看了下来。

    “到了!就是那个镇上。雷风消失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