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888胜博发官网

> 都市小说 > 上门女婿 >章节目录第二百零三章 冲突

    !

    刘建民也算是一个搞了十几年刑侦的老警察,被钟思影这么连消带打的损,郁闷的不行。

    韩东见状解围道:“按照拘押时间的话,帮伍云奎挪个地方不难吧?”

    刘建民不明其意,钟思影反应却快:“你是说押送过程中,对方很可能抓住机会动手!”

    “是!”

    “但消息要如何放出去,才能顺理成章的不让对方起疑。”

    “通过媒体。”

    刘建民额头青筋直动:“绝对不行,如果再失败,我连跟上头交差的说辞都找不到。这不胡闹么,拿一个死了的人屡次三番的去弄假新闻。”

    韩东看了眼钟思影:“这件事钟教官出头会比较方便。”

    “我?我怎么代替警察去找媒体。”

    “不用找媒体,钟教官找一下临安方面的警方领导打声招呼就行。”

    刘建民心里一松,自己总算没白帮韩东那么多忙,关键时刻这人还是靠得住的。由钟思影找临安警方沟通,他奉命行事。这样再出什么差错,自己能全盘推个干净。

    钟思影皱眉:“何必这么麻烦!”

    “钟教官想抓到阿鬼,又勉强刘局长来做这些事,真不太合适。”

    钟思影抬头直视韩东:“什么叫我勉强刘局长?抓阿鬼难道不是他份内之事。再说了,用得着你在这做好人!!”

    “可现在你是主力军,总不能在这干等着,也需要做点什么吧。”

    钟思影牙齿发痒,刚才调看监控过程中对韩东起的一点好感不翼而飞。

    “要我出面简单,你呢?”

    “我不是警察,也不是在役军人。有我什么事。”

    刘建民感激韩东刚才说的话,附和道:“对,对。这跟小韩没什么关系,万一出点乱子别人不笑话省军区跟警方没人么!”

    钟思影听两人一唱一和,怒急反笑:“姓韩的,我帮你做保卫任务的时候,你可没这么一推三六九的魄力。”

    韩东瞧她急眼,退一步道:“那你想让我干什么?”

    “你来冒充伍云奎!”

    不容辩驳,她接着道:“你只要答应即可,其它所有的手续我来完成。”缓了缓又说:“过程中,我的人肯定会绝对保护你安全。而且,我认为对方并不单纯是要杀伍云奎,肯定还有其它不为人所知的事情,我希望可以抓到活口。”

    “你希望。所以让我去做这个,开玩笑。”

    韩东直接回绝告辞:“不早了,我老婆还在等我。”

    钟思影冷冷看着他,待人快走到门口之时才道:“你别让我瞧不起你,堂堂一个军人,这点忙都不肯帮。再说,我若手底下有能奈何阿鬼之人,何必非要找你。”

    韩东脚步顿了顿:“实在抱歉,帮不了。”

    退役前和退役后,是分水岭。

    如今的韩东,早就想远离那些一团糟乱的事情。是发自内心的厌倦和抗拒。

    上一次与伍云奎等人纠缠,为了朋友。这一次实在是没有任何的必要。

    堂堂省军区难不成还找不到一个适合执行任务之人,非让他一个连枪都不能拿的人去。

    更何况韩东料不准阿鬼找伍云奎到底什么目的,冒充伍云奎容易,说不得什么时间就会被人一枪爆头。藏在暗中的狙击手,别说他,任何人都会顾忌。

    钟思影不急不躁:“你,或者皮文彬,二选一!”

    “钟教官,没必要欺人太甚吧!”

    “你搞清楚谁欺人在先。你如果没有答应过我,我根本不考虑你这个人。事实是你在看守所期间,亲口跟我说,愿意帮忙!”

    “皮文彬在被关禁闭。”

    “他是荣耀利剑的人,我有权限让他一天内归队。”

    “你他妈……”

    钟思影打断:“少给我不干不净,我现在完全有资格对你再次拘留。上次你杀伍云奎等人,疑点尚存。不追究,不代表你一点事没有!”

    韩东手指动了动,气氛一时也安静到了极致。

    刘建民连插话都不敢,在旁呆呆出神。

    这个钟思影真是疯子,让韩东这个白板身份之人出头做这事。万一……后果她担得住么!

    一分钟左右,韩东终究败下阵来。他可以一走了之,结果这凶险事可能是压到皮文彬身上。

    退役后欠了皮文彬不止一个人情,好像也该还了。

    他声音转淡:“什么时间行动?”

    钟思影胸有成竹,友善笑了笑:“一周之后,我这几天会开始准备这件事。”

    韩东不再理会,走出了警察局。

    眨眼间,已经是晚上九点钟。

    夜幕中星月皆无,唯有路灯光芒昏昏沉沉。

    韩东等的士期间,一辆越野车在身边停了下来。摇下的玻璃中,钟思影那张充满欺骗性的友善面孔映入眼帘。

    “我送你。”

    韩东毫不客气,拉开车门坐上副驾驶,告知地址。

    钟思影启动车子后,侧目看了一眼没主动说话意思的男人。

    不算俊俏,一张脸的轮廓却如同刀削般硬朗,谈不上健硕的深沉,坐姿松垮的表象下若标枪笔直。

    钟思影主动道:“我想有必要解释一下为什么非你不可。”

    韩东点支烟抽了一口:“说。”

    钟思影不以为意,扇了扇到面前的烟雾:“你进警察局之前,军方送来了一些关于阿鬼的资料。里面,除了阿鬼的相关消息,领导专程给我打电话过来说如有必要,可以找你协助办案。”

    “我?”

    “没错,我也不清楚我们领导怎么会惦记上你。但想来是有缘由的,这个你应该比我知道的多。”

    韩东掐灭烟头,联想到了傅立康。

    老东西在电话里面假仁假义的告诉他别多管闲事,安全为重。背地里转手就摆了他一道。

    除了傅立康这个原因,根本解释不了省军区领导为何有启用他的想法。

    钟思影看他似乎明白了什么,打住了话题。

    一路无话,到达别墅近前,钟思影将车子停在路边。往前看了一眼:“我现在有点理解你为什么退役了。我要能住在这种地方,还有一个美女愿意养着,肯定也不愿意在部队受累。”

    韩东虽猜到让自己参与阿鬼的事是傅立康主意,可仍对她拿皮文彬威胁自己耿耿于怀。笑了笑:“这房子不算什么,冲钟教官女军人的身份,不知道有多少男人愿意金屋藏娇。钟教官只要想,我随时可以帮你介绍几个金主,让你天天住比这还要好的别墅!”

    金屋藏娇,金主?

    钟思影骤然回头:“你嘴巴特别臭,知道么!”

    韩东看她一副吃人德行:“我这是在夸你。”

    钟思影缓缓握拳。

    韩东自若打开了车门:“钟教官克制。我虽然不打女人。可是,男人婆除外!”

    “老娘忍你很久了!”

    极突兀的,钟思影抬脚直踹,精准,迅捷。

    车厢狭小,韩东也背对着她,没料到会动手,被一脚正踹在腰侧。诺大的力道,让他人控制不住撞在车门之上。

    砰的一声,顺势开门跳下,他连退三步方才站稳。

    钟思影怒意略消,骂了句王八蛋,连副驾驶车门都没合上,轰鸣中倒车退走。

    韩东捂着腰部,翻腾着的剧痛让他半天没反应过来。

    等回过劲,钟思影连人带车,早不知道跑出多远。

    臭婊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