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888胜博发官网

> 言情小说 > 名门豪宠:小妻pk大叔 >章节目录372:罗剪秋身败名裂(1)


    萧爱抓狂,将手里的包狠狠砸在广告牌上,“居然说小艺喜欢小鱼,我刚才真应该撕了她的嘴!”

    “再气,脸上要长皱纹了。”苏玉琢伸手指在萧爱眼角抚了一下,“到时候王锦艺估计要嫌你丑了。”

    “他敢!”萧爱瞪圆了双眼,“他敢嫌我丑,我就阉了他!”

    苏玉琢笑得暧昧:“那你可就守活寡了,你舍得?”

    萧爱反应过来她说的什么意思,难得脸上一红,“你、你、你太污了,结婚才几个月,怎么就变成这样!”

    “难道我说错了?”苏玉琢抬手将萧爱颊侧散落的碎发别到耳后,忽然很羡慕她这样说生气就生气的样子。

    “既然知道假的,你还生气,那不正中了别人的意吗?这时候不知道别人在背地里怎么笑话你呢,万一你为了此事跟王锦艺吵起来,闹起来,别人就更乐得看戏了,亲者痛仇者快,何必呢?是不是?”

    萧爱沉默下来,嘴巴任撅得老高。

    一月上旬的京城,天寒地冻,风又大,两人在外头站了没一会儿,脸颊被刀片刮掉好几层似的,火辣辣地疼。

    “那万一……罗剪秋说的是真的呢?其实以前我也觉得小艺对小鱼太好了,如果不是喜欢,是什么支撑他好几年如一日对小鱼那么好?”

    “即便是真的又能怎么样?那都是过去的事,你以前不还死去活来爱过季思源?王锦艺也知道,不也没计较什么?难不成你真要为了几句闲言碎语,就跟他翻旧账?”

    “这倒也是。”萧爱听完苏玉琢的话,心里舒坦了不少,“现在他爱我,我爱他就行了,不说了,他这会儿估计还在俱乐部呢,我过去给他送点吃的,你自己在这等三哥吧。”

    萧爱走了没多久,一辆黑色SUV徐徐停在苏玉琢跟前。

    车窗降下,开车的是萧砚本人,苏玉琢拉开副驾驶车门坐进去,关上车门后,她朝海鲜馆楼上望了一眼。

    靠窗的位置,果然有一张熟悉的脸。

    苏玉琢隔着车窗,嘴角缓缓一笑。

    上次设计让萧爱撞破罗剪秋对萧砚的心思,事后萧家没有一点动静,苏玉琢明白萧爱是将事情保守了下来。

    萧爱不是个能藏住事的人,想必罗剪秋肯定苦苦哀求了,还做了保证,萧爱又是心软的,便答应下来。

    罗剪秋当了婊子又想立牌坊,心里想着龌龊事,却又爱惜皮毛,苏玉琢只好将她的胃口喂得大大的,大到不满现状,做出出格的事才好。

    这一天,并没让苏玉琢等太久。

    罗剪秋看着苏玉琢被萧砚接走,嫉妒得她跟萧砚耍了小脾气,连着小半个月没理会他,萧砚给他发过短信,她没回,到后来,萧砚没再发,两人的关系似乎就这么终结了。

    日复一日,罗剪秋逐渐想明白,萧砚本是雄鹰,不受控制,何况他有妻室,自己又是他名义上的大嫂,他接自己老婆回家,天经地义,说白了,她没有吃醋的资格。

    别说她和萧砚现在还是清清白白,就是将来两人有了什么,她也只是他不能说出去的秘密,只配在黑暗里,碰不得一丝光明。

    除非,他愿意为了自己离婚。

    这个念头一生,枯木逢春般疯长。

    一月底,春节前夕,她终于忍受不住思念之苦,主动给萧砚发短信道歉。

    但萧砚没回。

    一直到除夕夜,一家团聚吃年夜饭,萧砚在饭桌上看都没看她一眼,他手上的戒指也不见了,罗剪秋内心咯噔一声,她和萧砚,似乎又回到了井水河水互不相通的关系。

    “老大媳妇这是怎么了?”江南注意到罗剪秋一个劲儿喝酒,边喝还边流泪,失态又难看,眼底滑过不悦,开口的语气也算不上和善。

    大过年的,干什么这是?真是越来越不像话。

    “你们都别管我,今天我高兴,高兴就得多喝酒!”罗剪秋直接拿着红酒瓶往嘴里倒,还朝江南和萧乾面前送,“爸跟妈也喝点啊?”

    萧乾皱着眉,明显觉得罗剪秋没调教,却碍于公媳敏感的身份,不好说什么。

    江南‘啪’地放下筷子,对萧承道:“你媳妇喝醉了,带她回去吧。”

    “我不走,我就要在这里过年,这才是我的家,我想待的地方,谁也不能带我离开!”罗剪秋脸颊通红,她酒喝得猛,后劲一上来,倔得很:“你们谁敢动我,我就跟谁拼了……”

    “还不快扶她回房,像什么样子。”萧老夫人发话。

    萧承和两个佣人连拖带拽地把她弄走。

    餐桌上气氛变得诡异。

    苏玉琢冷眼瞧着这一幕。

    尝过甜头的人,是吃不了苦的。

    罗剪秋现在就是那尝到过甜头的人,是再也不能受心上人冷落的。

    饭后,萧爱跟王锦艺微信视频,上次罗剪秋的话对两人没有大影响,不过萧爱还是跟王锦艺确认了一下,得到王锦艺的肯定回答,她醋了两天,后来王锦艺说他对宋羡鱼的感情宋羡鱼本人并不知情,两人约好一块保守这个秘密,谁知两人有了共同的秘密后,关系相比以前更加亲近融洽了。

    这大约就是因祸得福。

    “明天有我喜欢的演员上映新电影,你陪我去看吧。”萧爱说:“把叔叔阿姨也带上,他们平时那么忙,是不是也没时间看电影?”

    余有韵在旁边听见这话,内心哇凉,辛辛苦苦养大的女儿,还从没陪她看过一场电影。

    “看完电影我们去吃火锅吧,我知道电影院旁边有家老牌火锅店很不错……”

    余有韵心更凉了,女儿还没请她吃过火锅。

    “就这样定了,下午在一块去游乐场。”

    余有韵恨恨地剥花生,她也想跟女儿去。

    等萧爱挂了电话,余有韵端着过来人口吻:“你跟小艺还没确定下来呢,就这么殷勤地讨好他父母,是不是不太好?”

    “你这样,好像迫不及待要嫁给小艺似的,将来容易受公婆轻视。”

    萧爱吃着草莓,含糊不清:“会吗?”

    “……”余有韵张嘴,话还没说出来,萧爱又说:“我没想那么多。”

    余有韵:“听妈的话,基本礼数做到就行,其他的不必做太多……”

    这会儿,春晚第一个小品开始,萧爱眼睛立刻粘黏到电视上,心不在焉敷衍:“哦,知道了。”

    “那明天妈陪你去看你喜欢的那演员上映的电影吧。”余有韵说:“然后去吃火锅,再然后一块去游乐场。”

    萧爱:“再说吧。”

    看着女儿应付自己的样子,余有韵多少失落。

    苏玉琢一趟厕所回来,瞧见余有韵神态落寞的样子,问了句:“二婶怎么了?”

    余有韵笑笑:“你在这跟萧爱看春晚吧,我过去帮忙包饺子。”

    看了看余有韵的背影,苏玉琢坐到萧爱旁边:“你惹二婶不高兴了?”

    “哈哈……”小品演员诙谐的表演逗得台下轰然一笑,萧爱也跟着笑两声,后知后觉反应过来苏玉琢再跟自己说话,转头快速看了她一眼,视线又急匆匆回到电视上,“没有,明天我想请小艺父母看电影,妈说还没定下来不能太殷勤,我都答应下来了,可没惹她。”

    正在这时,萧承从楼上下来。

    苏玉琢注意到了,只当没看见,萧爱一心盯着电视,更是没瞧见。

    “太太在楼上睡觉,你们留点神,别出岔子,我有点事,出去一趟。”萧承对路过的佣人道。

    “好的,先生。”佣人应下来。

    苏玉琢余光送萧承的身影消失,眼神渐渐变得幽暗。

    ……

    这时候,罗剪秋正在房里一遍一遍拨萧砚的号码,不知道拨到第几次,那边终于接听了,传来一声沙哑的“喂。”

    “萧砚,你终于肯理我了,你知不知道,看见你手上没有戒指,我的心都被搅碎了,你怎么可以这么折磨我?”

    那边没说话。

    罗剪秋又说:“是我的错,我不该吃醋,跟你耍脾气,我知道错了,你原谅我一次好不好?我保证,以后再也不胡乱吃醋,只要你肯原谅我,叫我做什么我都愿意,萧砚,我爱你,真的好爱你,我不能没有你……”

    灯光明亮的房间里,罗剪秋两颊通红趴在床边,垃圾桶里都是她的呕吐物,衣服和头发凌乱,看起来狼狈不堪。

    她真的是醉了,醉得满心满眼只剩那个男人,这时候只要手机那头的人开口,哪怕是叫她从窗子跳下去,她都不会犹豫。

    “萧砚,我爱你,你知道我有多爱你吗?我好难受,我好想跟你在一起,萧砚……”罗剪秋边哭边喊,好在房间隔音好,这时候又没有人在房门口走动。

    “真的我让你做什么,你就做什么?”手机那头的声音,沉而沙哑,像是刻意压着嗓音发出来。

    “是,萧砚,求你别再不理我,我知道错了,你不知道我这几天有多难熬……”

    “那你现在做件事,我便相信你是真心的。”

    “什么?”罗剪秋问。

    “……”

    ……

    近些年京城在燃放烟花爆竹方面出台一项又一项管理政策,除夕夜本该鞭炮齐鸣的日子,外面也静悄悄,偶尔几声爆炸声传来,也似乎隔着很远的距离,听不太真切。

    苏玉琢坐在落地窗边给苏父打电话。

    云城那边管理没京城这么严,听得电话里那一声声烟花爆炸声,苏玉琢内心受到感染。

    “今年没能回去陪你过春节,明年,一定在家陪您。”苏玉琢说:“您要觉得在家无聊,就去五叔那儿,他儿女不在身边,你们俩也好做个伴。”

    “你不用操心我,我这一切好着呢。”苏父说:“刚才你表姑叫我去她家吃年夜饭,我没去,我要怕孤单啊,有人陪。”

    顿了顿,苏父问:“你在他们家怎么样?他们没为难你吧?”

    “没有,萧砚和他家里人都对我很好,昨天称了下体重,胖了好几斤。”苏玉琢声音带着笑意:“能看得出我在这过得滋润吧?”

    “滋润好啊,你要过得不滋润,我还不放心呢。”

    “爸,姐姐去世后,留下一笔钱,我跟您说过的,还记得?”

    提到苏粉雕,苏父沉默下来,过了会儿,才道:“怎么忽然说这个?”

    “我前些天学着朋友做投资,赔了一些,现下还剩余九十几万,昨天都打到您卡上了,就当是给您的养老钱吧。”

    “好几百万,都赔了?”

    “嗯。”

    “投资也需要天赋和头脑,咱没那本事,还是踏踏实实的好,那些钱我不需要,你留着自个用,以后注意点花就行,你在萧家那样的人家生活,手头没点钱怎么行?”

    苏父语气诚恳。

    说完,他深深一叹:“你姐姐留下那些钱,本该都是你的……”

    “没有该或不该,若非要说个该与不该,那些钱,也不该是姐姐的。”苏玉琢说:“可既然是姐姐的了,她肯定希望用在我和你身上,如果我思想崇高一些,应该把那些钱捐出去,不然花着也不安心,可若真捐了出去,姐姐为了那些钱所付出的,就白费了。”

    “真那样,姐姐肯定要进我梦里,点着我的脑门说我愚蠢。”

    “爸,万一,我是说万一,我以后不能在您跟前尽孝,您、您别怪我……”

    “大过年的,说什么傻话?”苏父打断苏玉琢的话,“再说我可要真生气了,多不吉利!”

    “我只是打个比方,又不是真的。”苏玉琢笑了笑,岔开话题,“我给您买的衣服收到了吧?怎么样?合身吗?”

    “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苏父没吃她这套。

    “您想多了……”

    “你一定有事瞒着我,你从小吃苦长大,知道赚钱多难,从不乱花钱……”苏父声色俱厉:“告诉爸爸,你是不是有事瞒我?”

    “您看您,跟您说句实话,您反倒胡思乱想起来了,您再这样,我以后可不敢跟您说实话了。”苏玉琢说:“婆婆跟奶奶在包饺子呢,我下去帮个忙,不然要被说是懒媳妇了,不跟您聊了啊。”

    “哎!二丫头……”

    苏玉琢没理会苏父的话,直接掐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