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888胜博发官网

> 都市小说 > 美女赢家 >章节目录第一三一八章 康健
    看时间这顿饭已经是宵夜了,杨程义抓紧招呼:“媛媛快坐下,你明天还要上班。”
    萧舒云强烈建议:“请一天假,不信你们领导不批。”
    “没事。”何沛媛准备挨着王卉坐。
    王卉连忙起让椅子:“坐这,奶奶看你照片。”
    看老人是满脸期待欢喜,何沛媛就侧身文雅落座,感觉是在犹豫之间不太熟练地说出一句:“您系上好看。”
    奶奶简直害羞,双手抚捋着胸前的丝巾笑眯眯:“太花色了,不过摸着好滑手。”
    萧舒夏问都不问直接就是一满高脚杯红的递过来,温柔地命令:“媛媛接着,今天我们也一醉方休。”
    何沛媛接是接了,可有点担心:“我喝不了这么多。”
    “哎!”萧舒夏变得严厉些,还给眼色看:“这个话家里不能说,跟外人说的。”
    萧舒云也假正经:“都是最亲的人了,以后去曲杭去九纯,规矩还多啦!”
    杨程义边倒白酒边安抚:“媛媛喝多少高兴就好,喝酒不是本事。”
    萧舒夏当然知道自己被讽刺了,警告:“我看你本事不小!”
    何沛媛也跟大家嘿笑,看看身边的男朋友,恰好视线对上了。这会撑腰的亲人多,杨景行都没遭受白眼。
    杨程义讲究公平,让三个杯子的酒线严格对齐。王老板是等不及了,一下提了两杯,右手的递给杨景行:“先来这个,还有六十八度的。”
    杨程义跟儿子说明:“今天没喝你的,都是你姨夫带过来的。”
    萧舒云和王卉都证实,真是一点家底都翻出来了。
    王老板就有资格了发话,大家一起举杯先祝愿老人身体健康长命百岁:“……您今天这么开心,以后就把杨景行那些新闻多看一看,看一遍您就多活十年!”
    奶奶欢喜得连连点头:“那就好!”
    杨景行哈:“这压力好大呀……杨云,一起加油。”
    杨云只是呵呵,奶奶也满脸花开:“加油一起加油。”
    萧舒云不怀好意地揭穿老人:“我看您下午见到媛媛比杨景行回来还开心,两分钟就要过来看一眼。”
    老人呵呵乐得不好意思,王卉则隔着杨景行叫何沛媛:“哎……加油哦!”
    何沛媛赶快收回视线,不理这些人了。
    这一大家人倒是合起伙来乐,王老板还没说完:“杨景行,也算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上次那事把你爸爸你妈你姨妈急得,天垮了一样!我说小事小事,没说错吧?这才多久,几个月?凭本事吃饭的人,什么都不怕!”
    杨景行肉麻:“离不开亲人的支持,媛媛的关心,都是我的精神力量。”
    亲人们很是欣慰庆幸,何沛媛也抬眼看了看男朋友,杨程义则提醒儿子:“那这杯酒……”
    杨景行明白地点头:“我敬,我敬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姨妈姨夫,姐姐妹妹,媛媛,来!”闷了一大口。
    杨程义又嫌弃儿子不够诚恳,不过亲人们还是多少给面子,赶快走完这个形式好吃菜,王卉下筷子的动作最迅速。
    居然忘记盛饭了,萧舒云继续负责,数一下需要多少碗。何沛媛简直积极帮忙,去了很快端回两碗先给奶奶和王卉。
    菜是有点凉了,但大家胃口都很好,边吃边赞叹萧舒云的手艺。笋干火腿汤还热乎,何沛媛帮奶奶盛了一碗后准备再给自己添点时发现她正被一桌人观察着,这个姑娘尴尬得把勺子都扔了。
    萧舒夏咧着嘴安抚:“没事没事……”
    萧舒云也利用起脸上的笑容:“长这么好看谁都喜欢。”
    何沛媛完全不接受,几乎埋着头,但是也能发现是杨景行在帮她盛汤,碗里装三勺子后她只得咬牙发声:“够了……”
    杨程义想起来:“杨景行你要给媛媛爸爸说一下,十点了,估计十二点才回得去……”
    何沛媛稍微抬脖子摇头了:“不用,我说过了。”
    王卉证实:“回来前刚打过电话。”
    杨程义还是认为:“到家了也该先说一声……”
    王老板觉得:“等会还送回去,什么话当面说。”
    杨程义担心:“等会休息了。”
    何沛媛再度表态:“没关系,不用。”
    杨景行想明白了:“是该先打个电话,你帮忙打一个。”
    何沛媛犹豫为难。
    这一家人又联合起来了,应该的必须的,这是礼貌是底线。
    何沛媛被逼无奈,摸出电话来解锁,屏幕显示拨号“爸爸康健”后赶快把电话递给杨景行。
    很快接通,杨景行后喂:“叔叔,是我。”
    何伟东也惊喜:“到了?感觉怎么样?”
    杨景行嘿:“感觉很好。刚到一会,刚开始吃饭,晚点才能送媛媛回去。”
    何伟东好说话:“今天家里人那么多就不送了吧,你也辛苦。算了,你们自己商量好。”
    杨景行嗯:“我们尽量早点,您和阿姨稍晚点休息,我还要汇报一下。”王卉急切地想联合何沛媛恶心呸呸呸,看何沛媛的样子是非常想配合的,不过克制住了。
    电话里的何伟东哈哈:“也好,听一下你本人的讲述,不过也不急在今天,先跟你爸爸妈妈还有奶奶好好说一下。”
    杨景行嘿:“边吃边喝就边说了。”
    何伟东支持:“是该喝……那就别开车了,让媛媛打个车回来。”
    杨景行嗯:“不要紧,等会再想办法……”
    杨程义看着看着就又嫌弃起儿子来,伸手:“给我,我来讲。”
    杨景行大声:“我爸喝高了,他要跟您说话。”
    何伟东哈哈大笑……
    杨大老板拿过电话后的那气势还是有经验的:“哎媛媛爸爸,我杨景行父亲……你好你好……飞机晚点开饭也晚了,刚上桌……我们三点多到这边,他奶奶,姨妈一家,也是小题大做……哈哈,那些冠冕堂皇的话……唉,不行不行……只能说书不算白读……很片面,回来我就跟他说很多事情他都要跟媛媛好好学……媛媛很好,知书达礼婉婉有仪,教养非常好……杨景行浮躁,这方面我还叫媛媛多提醒他……有目共睹,媛媛我们见的次数不少了……哈哈,是……你让杨景行带回来的酒我都喝了还没说谢谢……问几次媛媛都说你恢复得很不错……那就好……都不行了,我现在也能免则免……那好那好,也让杨景行早点送媛媛回家……好好好,那再见……来,媛媛。”
    何沛媛简直不想收回电话,接过后更是勉强再听:“爸……知道了……嗯。”挂了。
    萧舒云立刻就打听起来:“媛媛爸爸属什么的?”
    奶奶抢轮次:“吃鱼……”
    宵夜终于正式开始,杨景行是胡吃海塞,王卉都被吓着了:“这么多吃不完你慢点……来走一个……听说杨总公司美女不少呀?”
    被冤枉出卖了,杨景行只能看向这唯一一个去过峨洋的人。何沛媛端着碗细嚼慢咽,不过嘴角的弧度还是出卖了她的事不关己。
    王卉又严肃点问:“怎么不拍点照片?才几张?”
    杨景行理所当然:“我又不是去旅游。”
    王卉失望:“本来还想看大场面……摆几本书那张就是图书馆?”
    杨景行气不过:“什么叫几本书?”
    何沛媛问:“不然呢?有什么区别?”声音倒是没平时嚣张。
    杨程义想起来了:“明天上午就叫人来把书架装了,媛媛已经预约了,电话也告诉我了。李教授那边也约好了,媛媛你明天下班了是先到家来还是直接去饭店?还是去明轩,他们一家都还喜欢。”
    何沛媛害怕犹豫:“我……不去。”
    那可不行,除了杨云所有人都要去呢,而且后天还得一起去丁桑鹏家。杨程义还自责呢:“本来你们文团长王首席这些人我们也该有个表示,不过我相信媛媛你们能处理好,不管怎么样都要尊重。”
    何沛媛点头。
    杨程义思量着:“……媛媛回去就跟爸爸妈妈说一下,这几天都不回家吃晚饭了。”
    何沛媛点头。
    奶奶果然是更关注姑娘:“吃牛肉。”以前都是孙子孙女的。
    王老板似乎愁酒的销量:“杨景行,来,这个我当姨夫,三分之一吧,你看着办。”
    萧舒云还是心疼侄儿的:“坐那么久飞机饭还没吃半碗……”
    王老板得解释一下,这个酒可不是场面酒:“……我和你爸爸,经常一起喝酒那些人,身家几亿几十亿的多了,可是都喝得没意思,粗俗虚伪!”
    萧舒云也理解了:“今天你可提升你姨夫的档次了。”
    王卉的讽刺更明显:“艺术家音乐家!”
    何沛媛就好笑得开心了。
    王老板一脸严肃:“我说真的……”
    酒局也拉开了序幕,连杨程义也基本认同了杨景行这几年在工作上算是努力,也取得一点成绩,所以父子间也来个感情深。
    按捺不住的萧舒夏端起酒杯后先找何沛媛生事:“媛媛,阿姨祝你工作顺利,祝爸爸妈妈身体健康。”
    何沛媛惊得扔下筷子抱起酒杯:“谢谢您,也祝您身体健康,叔叔身体健康。”
    萧舒夏本就能喝点的,今天还很耿直。
    看长辈那么诚意,何沛媛也尽力而为了,毕竟她也有点基础。
    萧舒云这就端起杯子了:“我也要讨个吉利话呀。”
    何沛媛杯子都不敢放下:“祝您身体健康……”
    姨夫似乎真的对艺术家有那么点美好幻想,还要杨景行发表一下美国之行的心得感受。那些夸张的报道王老板也都仔细看了,杨景行可别像敷衍蒙混。
    杨景行的感受是:“其实跟做生意是一样的,姨夫觉得钱被外国人赚了可惜,我也觉得钱和荣誉都被别人赚了……”
    杨程义拍桌子了:“那你就要更加努力呀!”
    杨景行想拉拢姨夫:“他们搞房地产的说得轻松……”
    可不是吗,王老板都想转行了。不过笑过之后连奶奶也想知道得更详细些:“行行,照片里好多中国人,外国人多不多?”
    何沛媛温柔而不报希望地伸手:“我看看呗?”
    在杨景行跟亲人们简要讲述音乐会情况的时候,何沛媛也把男朋友出去这几天在手机里攒下的几张照片看完了,一张柯蒂斯图书馆对作品收录的证据,三张跟前辈同胞们在音乐厅外的合影,还有一张跟柯蒂斯中国留学生吃饭时的照片,何沛媛难掩失望:“希拉里呢?”
    “我又不追星。”
    何沛媛很小声嘀咕:“不说想创作小提琴吗?”
    杨景行听见了:“再说吧。”
    相比早早就去机场接人的两位老板,女人们明显更清楚杨景行有没有如实坦白,萧舒云就出卖揭露:“媛媛说是因为筹备宣传时间不够,是吧?”
    杨景行实事求是的样子:“时间是比较短,不过空间也不多了。”
    奶奶都期待:“下次呢?人肯定更多!”
    杨景行不敢保证:“也不一定,说不准的事。”
    萧舒云对妹妹气愤:“我们自己去!”
    王卉找何沛媛:“来走一个,有时间就曲杭玩……”
    等开始六十八度的后,虽然还是多么醉,但是讲点酒话已经不需要刻意了,特别是王老板,又感叹起什么社会地位来,还说如果人生能重来他一定要多读书,有句话叫穷得只剩钱了:“……钱学森,去年过世了,举国上下哀悼,他一辈子,你说挣了几个钱?可是他对国家的贡献,那是几百亿几千亿都比不了的!”
    萧舒夏联想起来:“丁老死了不知道……”
    杨程义眼神责怪了也猜想:“国家领导人花圈肯定要送到。”
    王老板盯着年轻人们:“郭怀永,不是,郭永怀,知不知道?”
    杨景行点头:“知道一点。”
    王老板欣慰点头:“多了不起的人呀,他一辈子挣了几个钱?那时候饭都吃不饱!他老婆知不知道?应该叫夫人。”
    杨景行点头:“知道一点。”
    王老板简直敬仰向往:“那就叫受人尊重有地位,一个女人,被叫先生,什么先生,那叫了不起。所以杨景行,一定要做个受人尊重的人。你看你爸爸这两天,比他赚了一个亿还起劲,你挣一个亿他也不会这么来劲……”
    杨程义呵呵,但也没否认。
    女人也懒得一直看男人瞎扯,萧舒云小声点叫:“媛媛,媛媛……你敬奶奶一杯。”
    奶奶马上准备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