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888胜博发官网

> > 九重神格 >章节目录第四三九章 “铜掌柜的?!”“至、至尊级贵宾?!”

第四三九章 “铜掌柜的?!”“至、至尊级贵宾?!”

    正这时,大门外忽然“哗啦啦”的走过一帮人,为首的正是方才落荒而逃的奥尼尔……刀疤脸大汉。

    不过这一次,他明显是充当了开路先锋的角色,而在他的后面,还跟着一个衣着华贵的年轻人。

    由于五丈青雷拦在大门,所以他们也不敢进来,只是站在大街上,明知故问的大喊道:“请问周老板在吗?”

    有客上门!

    “来者不善。”贺银楼扯了扯洪小宝,提醒道。

    他认得那个衣着华贵的青年,姓庄,叫庄毕,是百兵拍卖行的少东家。

    最重要的是,这家伙是内门的弟子,妥妥的肉胎六重高手,同时也是大莽城有名的几大纨绔之一。彼此之间不算熟,但也不算陌生,见过几次面的那种。

    摩擦没有,但交情也是同样没有的。

    “五丈青雷,放他们进来吧。”

    洪小宝想着以后大家就是邻居了,很有必要打好点关系——哪怕是装装样子那也是要的,于是便让五丈青雷让开路,放他们进来,笑道:“周老板不在,洪老板倒是有一个,请问有何关照?”

    那彪形大汉一进来,就见到洪小宝手里那根巴掌大的钥匙,顿时面色一变,回头低喊一声:“少爷!”

    这个庄毕少爷,就是他请来的救兵。

    他刚才飞奔回去,就是想请救兵来阻止这场买卖的,没想到还是来晚了一步——钥匙易主,很明显是交易已经完成了。

    话说,这速度也未免太快了吧?

    毕竟是好几万的买卖啊,一转头的功夫就完了?

    那年轻人点了点头,示意自己已经知道了,他先是随意的看了一眼洪小宝:哦,四重的小角色一个,随手捏死!

    然后就不再理会了。

    ——说实话,要不是因为五丈青雷的原因,他甚至连看都不屑于看一眼。

    然后看向贺银楼。

    半晌,庄毕忽然笑了出声:“我道是谁这么大的胆子,敢在我们百兵拍卖行手里抢食呢,原来是你这条**。我听说你昨天跟还珠阁的大师兄丁远比试了一场……呵,伤势这么快就好了?还跑到我百兵拍卖行面前蹦跶来了?要不要我送你回去再躺几天?”

    “庄兄说笑了。”

    贺银楼面色不变,拱了拱手,回敬道:“交易买卖,乃是你情我愿之事。如今这千兵拍卖行的原主人周老板愿意卖,洪兄弟愿意买,双方一拍即合,又何来抢食一说?至于在下,只不过从中穿针引线罢了,谈不上蹦跶,更不劳庄兄你动手。”

    “贺银楼,你少在这装蒜了!”

    庄毕冷哼一声道,“整个南城交易区,但凡有点头脸的,谁人不知这千兵拍卖行乃我庄家志在必得之物?你们贺家素来经营卖肉的生意,兼营胭脂水粉。如今竞争不过丁家,莫非就想横插一脚,盯上了拍卖行这块肉不成?简直岂有此理!”

    “庄兄,我再强调一次,买店的人是这位来自蓝月的洪小宝师弟,如今他初来大莽,急需地方落脚安家,在下与洪兄一见如故,故而从中牵引一番罢了。此事纯属我贺银楼的个人行为,与贺家绝无半点关系。”贺银楼正色道。

    “这话你就骗鬼去吧!个人行为?谁信?”庄毕冷笑道。

    心想,这位洪……洪什么来着?他不过区区一个四重弟子而已,还是来自蓝月那种山旮旯,哪有这个能耐挣到六万灵晶?若说背后没有贺家撑腰,能拿出这么大一笔钱吗?

    呵呵……

    说白了,他不就是你们贺家扶起来的傀儡,必要时就拿来挡刀的替死鬼而已吗?这种小手段,大家心照不宣,你丫的糊弄谁呢?

    贺银楼耸了耸肩:“反正我话已经说的很明白了,如果庄兄非要穿凿附会,牵扯到两家的营生上去,那我也无可奈何。不过……”

    说到这里,他忽然面色一正肃容道:“我贺家虽不主动惹事,但也从不怕事。如今事已成定局,庄兄若有什么不满,就尽管冲我贺银楼来就是了,一切与洪兄无关。对了,不妨给你提个醒,我这位洪兄弟,可是醉仙居的至尊级贵宾,昨天还跟疱大师一起吃过饭,相谈甚欢。就连铜掌柜的,也对他另眼相看。你若想打他的主意,最好掂量一下自个的分量。”

    “铜掌柜的?!”庄毕顿时面色一变。

    “至、至尊级贵宾?!”余下的四条狗腿也是面面相觑。

    本以为这小子只是个傀儡,没想到居然是一条大腿?——“铜掌柜”这三个字,分量太重了,有他老人家罩着,整个大莽谁敢动他分毫?

    到了这时,庄毕终于开始认真的审视起洪小宝来。

    由始至终,洪小宝都被他下意识的无视了,而洪小宝自己,也丝毫没有被人轻视的自觉,更没有跳出来怒刷一波存在感的打算。他只是一脸淡定的,看着庄毕和贺银楼你来我往的唇枪舌剑,一言不发。

    反倒是殷老魔,这时却忍不住冷笑了一声:“小子,妒忌你帅的人来了。”

    洪小宝:“???”

    “昨天你不是问老夫,如果有人来找茬咋办吗?喏,现在人来了,去踩死他吧。这小子满嘴喷粪,老夫看着就嫌碍眼。”殷老魔道。

    “踩死他?”

    洪小宝吓了一跳,连忙劝道:“那个……老头啊,咱们是来做生意求财的,不是求气的,要和气生财,知道不?现在店还没开张呢,你就喊打喊杀的,以后生意还怎么做?”

    “哼,你小子满脑子就知道钱钱钱钱钱!老夫告诉你多少次了,赚钱只是手段,修炼才是目的,千万别本末倒置了,你可有听进去半个字?”

    “是是是,您老教训的是……可是您老不也说过吗,凡事都要循序渐进,万不可操之过急……”

    “你小子还敢顶嘴!老夫发誓,待日后老夫重塑肉身,定要将你……”

    “定要将我捆在囚龙柱上,用龙骨鞭抽上三天三夜嘛,知道了知道了……这话你都说过三千多遍了,有点新意行不?”

    “你、你……气死老夫了!”

    二人正斗着嘴的时候,前面的庄毕却忽然开口了。

    只见他拱手作揖,然后很认真的问了一句洪小宝:“敢问这位兄台如何称呼?”

    洪小宝:“……”

    刚贺银楼不是说过了吗?你丫的是个聋子?

    “好说好说,在下洪小宝,来自蓝月,你可以喊我一声洪师兄。不过我更喜欢人家叫我洪老板。”洪小宝拱手回礼,呵呵笑道。

    庄毕:“……”

    洪师兄?你小子区区一个四重,到底是哪里来的底气让本少爷喊你这声师兄啊?

    “却不知洪小老板盘下这家店,打算有何作为?”庄毕又问。

    “小字去掉的话,或许我们还能愉快的交谈下去。”洪小宝认真道。

    庄毕:“……”

    这个很重要吗?

    啊?

    论年龄,你小子明明就是“小”啊,妈蛋!纵观整个大莽城,除了西市那些摆地摊的,还有谁在这个年纪就盘下了这么大一家店了?

    他干咳一声,忍住了发作的冲动,然后又咬牙、认真地重复了一遍:“那敢问洪老板,你盘下这家店,日后打算有何作为?”

    洪小宝迟疑了一下,如实道:“这个嘛,也说不准,总之就是什么赚钱,就做什么吧。在下初来乍到,又在贵店的对门,日后说不得还得指望庄公子多多关照了,哈哈哈……”

    庄毕面色阴晴不定。

    什么赚钱就做什么……呵,好大的口气!

    我会“关照”你的,我一定会好好的“关照关照”你——你小子小心有钱没命花!

    不过这时,见贺银楼抬出了铜掌柜的这尊大佛来,他也知道今日是奈何不了洪小宝的了,再强行发狠,只会自取其辱。

    于是东拉西扯说了一下场面话之后,庄毕便皮笑肉不笑的说了一句:“既然如此,那就预祝洪老板生意兴隆了。东成、西就、南来、北往,我们走!”

    “慢走啊,我送送你吧……”洪小宝一团和气。

    可是在庄毕五人就要走出店门口的时候,他却忽然轻轻的挥了一下手中的钥匙。

    下一刻,只见空气中一股玄妙的波动微微荡漾开来,一股柔和的力道在庄毕等人的背后一推。顿时,只听“啪啪啪啪啪”的一连五声闷响,庄毕五人当场摔了个狗吃屎。

    “哈哈哈……”

    洪小宝终于忍不住大笑了出声,还假意的安慰道:“哎呀,庄公子,怎么这么不小心啊?这么大一道门槛都没看见吗?哎,眼睛是个好东西,我希望你也有……哈哈哈!”

    “你!”

    大门外,一身狼狈的庄毕当场连脖子都涨红了。

    没想到啊没想到,这小子居然是个笑面虎,表面笑眯眯的,却居然会暗下“毒手”——以本少爷的身份,丢面子比丢了命还要严重啊,妈蛋!

    什么走路不小心云云,放屁!

    这分明就是钥匙的两大功能之一:逐客令!

    这功能,只需要往钥匙里面输入灵气就可以激活了,十分方便。本来是赐给各家店主保护财产用的,没想到在洪小宝的手中,居然成了阴人的“凶器”,简直岂有此理!

    “去查查那小子的底细!我倒是要看看,那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竟敢来我庄家面前耀武扬威。”

    爬起身,庄毕的面色彻底冷了下来,“今日之耻,我要他百倍奉还!”

    “是,少爷!”

    “记得手脚干净点,别惊动铜掌柜的。”

    “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