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888胜博发官网

> 都市小说 > 九朝元老 >章节目录第六一四章 重大变故8
    第六一四章 重大变故8

    1.

    从户山中学操场翻墙出来,再走十分多钟就到了曲爱英位于户山镇政府家属院的家。E『』Ω小说WwW.1XIAOSHUO.COM

    冯术陪着曲爱英开门进屋,给曲爱英打好了洗澡水之后这才悄无声息地离开。今天不是周末,曲爱英的左邻右舍住的可都是镇政府副局级以上干部,所以冯术小心谨慎一点还是有必要的,万一弄出点啥动静来惊动了某位领导,以后还有他冯术的好日子过吗?

    十几分钟后,冯术按原路返回户山中学家属院,轻轻打开上锁的院门,然后蹑手蹑脚地进了客厅,冯术这么做不光是怕惊醒妻子刘淑珍,还怕惊扰已经睡觉的邻居们。

    坐在客厅内看着杯盘狼藉的酒席残局,想想刚刚和曲爱英酒后的疯狂,冯术意犹未尽地笑了笑。

    冯术点上一支烟深深吸了几口,此时,冯术才感觉到身体的劳累和精神上的疲惫,好像一闭眼就能睡过去。

    闭着眼睛昏昏沉沉地抽完一支烟,客厅里的老式座钟清脆的报时声让冯术突然想起卧室里的刘淑珍,按照惯例,晚上十二点的时候,冯术要给刘淑珍接一次夜尿,并且还要再喂她吃一次药。

    冯术扔掉了手里的烟蒂,不情愿地爬起身,伸手推开了卧室的门。

    卧室的门一打开,一股浓重药味夹杂着血腥味扑鼻而来,借着昏黄的灯光,冯术看到了昏迷在床的刘淑珍和月白被单上那一滩怵目惊心的暗红血迹。站在卧室门口的冯术有些傻眼了,虽然刘淑珍近来经常出现咳血现象,但像现在这样如此大量的咳血却还是第一次。冯术心里有些害怕了,如果就在自己和曲爱英恣意偷情的时候,妻子刘淑珍因咳血和无人照顾而身亡,那自己也许终生都会受到良心的谴责的。

    冯术三步两步奔到床前,伸手试了试刘淑珍的鼻息,还好,刘淑珍还有呼吸。冯术长舒一口气,伸手把沾满血迹的被单揪下来团成一团扔到了地下,然后双手托着刘淑珍的腿弯和颈部,把刘淑珍平放在了床上。

    经冯术这么一折腾,昏迷中的刘淑珍渐渐苏醒了过来。

    苏醒之后的刘淑珍睁开沉重的眼皮,看到的是冯术那张有几分焦急又有几分紧张的脸在她眼前晃动着,而冯术手里拿着一床新被单正要给刘淑珍盖在身上。

    刘淑珍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猛地伸手从冯术手里拽过了被单,然后睁大双眼紧盯着冯术,嘴里恶狠狠地吐出了一个字:“滚···”

    冯术被刘淑珍这突然间的行为给吓住了,怔怔地站在床边不知所措。尤其是刚刚刘淑珍咬牙切齿地说出的那一个“滚”字,好像带着一股的寒意和凉气,让冯术感到既害怕又后怕。

    令冯术感觉害怕的是,他没想到刘淑珍这么一个一向温顺贤惠的女人嘴里能说出这样令人不寒而栗的话,这个“滚”好像一把锋利的刀,从刘淑珍的嘴里出来之后直插冯术的心脏,让冯术的心在一阵阵地抽搐和颤栗;而令冯术感到后怕是幸亏刘淑珍因病卧床不起,如果刚刚自己曲爱英在客厅内刘淑珍捉奸在床的话,以刘淑珍现在的状态,估计真能拿刀劈了他们两个;想到这里,冯术的汗都吓出来了。

    从刘淑珍现在的状态上,冯术已经猜得出刚刚自己和曲爱英在客厅内的“偷情”肯定是被刘淑珍觉了,而刘淑珍的大量吐血十有**也跟这件事情有关,如果刘淑珍真的因悲愤交加咳血而亡,那···冯术不敢想下去了,在心里暗骂曲爱英这个女人太疯狂,你说你偷情就偷情吧,干嘛要喊那么大声?现在好了吧?奸情败露了,刘淑珍肯定知道了,不但刘淑珍知道了,冯术现在担心左邻右舍的刚才也许都听到了···这个念头让冯术差点狂,左邻右舍如果知道了,那不出两天整个户山中学大院也就都知道了,很快地,就会传到户山镇街头、传遍整个户山镇···那以后这个局面自己该怎样去收拾?

    2.

    冯术怔怔地站在卧室的床边,一边傻呆呆地看着刘淑珍那瘦弱的身躯在薄薄的被单内随着她无声的哭泣而不停地抽搐着,一边在紧急盘算着下一步该怎么做。

    说句实在话,就连冯术自己也不得不承认,刘淑珍真的是一个百里挑一的好女人,不但人长得漂亮,还是一个持家的好手,并且温柔善良又贤惠,结婚这么多年以来很少跟冯术红过脸,家里的大事小情一切都唯冯术马是瞻,一直以来冯术在家里过的可是“衣来伸手饭来张口”的日子。只不过,刘淑珍有一个唯一的缺点就是不是公职教师,这也是刘淑珍在老冯家不受冯术母亲待见的原因。

    其实,在曲爱英出现之前,冯术对待刘淑珍还算不错,最起码在感情上冯术从没有想过要去背叛刘淑珍,最多也就是因为刘淑珍生病给家里造成的经济负担而在心里腹诽几句,可冯术从没有当着刘淑珍的面说过难听的话,那个时候,在刘淑珍心里,在旁观者眼里,冯术和刘淑珍还是一对共患难的恩爱夫妻。

    可是,后来冯术和曲爱英在街头小酒馆的“偶遇”,让冯术的家庭和生活生了一个翻天覆地的变化。冯术在曲爱英身上找到了那种久违的激情,而曲爱英也给冯术展示了一个女人的温情和千娇百媚,这些,都让冯术沉浸其中而不能自拔。

    再后来,在曲爱英的柔情和无微不至的关怀体贴之下,冯术渐渐地离妻子刘淑珍和自己的家庭越来越远,虽然冯术还没有明目张胆的做出抛妻弃子的举动,但在冯术心里,妻儿对他的爱和期盼,远比不上他与情人曲爱英的枕席之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