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888胜博发官网

> 都市小说 > 九朝元老 >章节目录第四一一章 省城就医3
    第四一一章  省城就医3

    1.

    4月2日,天刚蒙蒙亮,春天肩挎妻子许丹给他收拾的一个小行李包去了冯术的家。壹小说 W≤W≤W≦.<1﹤X<I<A<O≦S≦H≦U<O<.<C≦O<M≦

    按照冯术昨天和春天的约定,冯术是想在学生和老师们起床前就带着刘淑珍离开户山镇,从户山镇雇出租车去县城坐通往省城的公共汽车。

    至于冯术为什么要这么做,春天搞不懂,也不想费脑子去猜想,反正冯术的安排自己照做就行。至于冯术心里的那点隐秘心思,春天现在也懒得搭理。从冯术最近对待妻子刘淑珍的种种现状分析,春天对冯术这个人已经彻底失望,心里对冯术仅存的一点善念也已荡然无存,这次护送刘淑珍去省城就医,春天纯粹是可怜刘淑珍这个不幸的女人。试想想,一个对同甘共苦十几年的结之妻都毫无感情的人,他对待朋友和同事会付出真心吗?春天猜不出,也不想猜。

    春天进门的时候,刘淑珍和冯术早就已经收拾停当,就等着春天过来一起出了。

    冯术告诉春天,镇子上老刘的出租车就等在学校大门口,要春天和他一起把刘淑珍搀扶到学校门口。春天一时间没搞明白冯术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从冯术家到学校大门口少说也得有五百米的距离,就刘淑珍现在的身体状况,她能吃得消吗?

    春天毫不客气地当场提出了自己的质疑,冯术没有搭腔,刘淑珍却凄然一笑说:“小春,你哥这人好面子,不想让邻居们知道我去省城治病的事情,再说了,出租车进院子大清早的扰了邻居也不好···”

    春天顿时无语,心里却对冯术这种掩耳盗铃、自欺欺人的做法鄙夷不已。户山中学就巴掌大一点儿地方,即使这事儿学校的老师们今天不知道,难道说明天他们也会不知道吗?

    冯术和春天一左一右,一手拎着行李,一手搀扶着刘淑珍的胳膊,艰难地向学校大门口走去。此时的刘淑珍,真的已经是弱不禁风,骨瘦如柴、手无缚鸡之力,除了还可以正常思维的大脑,刘淑珍感觉身体的任何一个部位都已经不再属于她自己,除了偶尔撕心裂肺的咳嗽,就是如行尸走肉般任人摆布的躯体。

    2.

    钱进给刘淑珍介绍的这家医院是一家中西医结合治疗肿瘤的专业医院,在省城乃至全国的业界内都有很高的声誉,尤其是这家医院创立的“立体定向放疗”技术,属于国内外领先的一种新技术。

    立体定向放疗是一个统筹的概念,最早叫x刀,x刀是通过直线加器产生高能x线,再通过立体定位影像技术对肿瘤进行治疗。

    立体定向放疗虽说属于放疗的一种新技术,但它跟常规放疗技术有很大的区别:其一,立体定向放疗具有影像引导技术,通过影像引导技术能准确地找到肿瘤所在的位置;其二,立体定向放疗的精确度能够达到毫米级,有效减少对周围正常组织的照射;其三,立体定向放疗可以大幅度提高单次放疗剂量,因为精准度的提高,照射范围缩小,在照射时可给予普通放射剂量的5-1o倍,对中低敏感性肿瘤的疗效也能达到8o-9o%,有效减少了对肿瘤周围的正常组织的损害,大幅度减少了并症的生;其次,立体定向放疗的治疗周期大大缩短,常规放疗通常需要6周左右的时间,立体定向放疗一般1-5天即可完成,对患者及家属正常生活的干扰大大降低。

    这家医院还有一个最著名的特色,就是化疗期间结合的中医治疗,在加强化疗疗效的同时,还可以有效减轻化疗副作用,抑瘤消瘤,从而起到更好的治疗效果,达到扶正固本,免疫强化的特性,有利于癌症病人的迅康复。

    钱进给刘淑珍介绍的这位专家是钱进的一位高中同学,是省内很有名气的一位肿瘤治疗专家,曾经有过多次挽救癌症病人于垂危和成功康复的事例。只是,钱进不知道这种治疗方法对于刘淑珍这种癌症晚期的病人会不会有效。

    去省城肿瘤医院治疗后的结果,钱进不知道,冯术同样也不知道。其实,冯术心里头早就已经放弃了对刘淑珍的治疗,刘淑珍在东州市人民医院的那番折腾,早就已经让冯术苦不堪言。如果不是校长钱进的热情和热心,冯术绝对不会带着刘淑珍到省城治疗。冯术现在常常在想,如果没有了刘淑珍的拖累,他以后的日子会不会过的更好。当然,这只是冯术最阴暗也是最隐秘的心思,对自己的这种心思,冯术有时候自己想想都感到后怕。从道义和良心上,冯术也常常在谴责自己的这种想法,可是,冯术也不知道为何这种念头会时常在自己的脑海中蹦现。还有,冯术心里早就有了一个非常龌龊的想法,只是目前为止,冯术的这个想法只能偷偷摸摸地去做,却不敢正大光明地去说。

    3.

    从户山镇到县城长途车站,老刘的出租车走了接近两个小时。老刘也明白刘淑珍身体不好,所以一路上开的很慢,尤其是空洼不平的路段,更是小心翼翼。

    到了长途车站,还不到早晨七点,第一班去往省城的长途汽车还没有车。冯术和春天搀扶着刘淑珍在候车室坐好,冯术掏出钱安排春天去购买车票,春天接过钱就去了售票窗口。大清早的,候车的也没几个人,春天很顺利的就买到了去往省城的长途车票,半个小时后车。

    回到候车室,春天把车时间告知了刘淑珍和冯术,刘淑珍知道从县城去省城长途汽车要走七八个小时,所以就提出要去厕所方便一下。

    冯术和春天连忙一左一右搀扶着刘淑珍去了女厕所,可是到了厕所门口冯术却犯了愁,刘淑珍目前已经不能自主上厕所了,她的手连自己的裤腰带都解不开,身体软弱到蹲到马桶上就起不来,所以,刘淑珍如厕的事情必须有人协助,这事春天显然不能去做,只能是冯术跟进去帮忙。可是,冯术不知道女厕所里面有没有人,因此不敢贸然闯进去。

    冯术正在左右为难之际,春天灵机一动,去候车室问询台把一名女工作人员给喊了过来。在弄清楚刘淑珍的情况后,女工作人员很热情地主动帮助刘淑珍完成了上厕所的工作,冯术连连表示感谢。

    把刘淑珍搀扶到到候车室继续休息,春天抽空就去了长途车站外的小广场。正是吃早饭的时间,小广场上出售油条、稀饭、包子、豆腐脑的小饭摊一个挨着一个,春天掏出钱买了三人份的包子,拎着就跑回了候车室。

    折腾了一早上,冯术正饿得慌,看到春天买回来的包子,冯术也不客气,拿起来就吃。刘淑珍因怕路途中间上厕所不方便会招人烦,所以一点东西都不敢吃,水都不肯喝一口。春天劝了刘淑珍几句她也不听,春天只好自己吃了起来。吃完饭,春天还是很细心地去买了几瓶矿泉水、面包和几块巧克力,刘淑珍水米未粘牙,这么长的路途颠簸,春天怕刘淑珍的身体受不了。

    七点三十分,冯术和春天搀扶着病怏怏的刘淑珍,带着大包小包的行李,踏上了去往省城的公共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