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888胜博发官网

> 都市小说 > 九朝元老 >章节目录第四〇四章 措手不及5
    第四〇四章  措手不及5

    1.

    户山镇中心小学会计办公室内的气氛越来越凝重,教育局计财科的姜科长阴沉着脸一言不,紧盯着他手下的那两名正埋头在学校账本中的工作人员。≯一小≥说  W<W<W﹤.≤1≦X﹤I≦A≦O≤S≦H≦U≤O≦.<COM中心小学的会计老张垂手而立、大气不敢出,小心翼翼地在一旁伺候着,手忙脚乱地替计财科工作人员翻找着他们需要的材料,间或还要陪着小心解释几句。

    与此同时,在校长室内的中心小学校长刘泽才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般在屋子里转来转去,他已经从计财科姜科长等人的表现中意识到,姜科长此行绝对是来者不善。可刘泽才一直没有想明白,平日里各级领导的“孝敬”自己该给的也给了,按说绝对不会出现这种不打招呼就突然登门找麻烦的情况,难道说是有人在背后要整自己吗?想到这里,刘泽才的冷汗下来了,大冷的天,刘泽才却汗湿了后背。刘泽才心里清楚,如果真的要查起来,学校的财务和账目肯定是一团糟。

    而此时,户山镇教委主任钱进却端坐在暖烘烘的办公室里,一边喝着热茶,一边静候着教育局计财科姜科长的好消息。钱进心里清楚,姜科长只要是个“明白人”,就不会在这次例行的督查和审计中查不出点什么,只要真的查出一点问题,刘泽才这一次就绝对在劫难逃。

    钱进面带微笑地开始在心里物色接替刘泽才出任户山镇中心小学校长的人选,因为按照常理,在学期中段这个时间点教育局一般不会进行教育干部的人事调整,即使要更换校长,也是先从本乡镇或者本学校找一个代理过渡一下,就像1995年4月份,原户山中学教导主任王一川接替原校长赵志强担任户山中学代理校长一样。还有一点钱进可以坚信,即使是教育局插手这次的人事变动,那教育局局长陈昌平也绝对会征求自己的意见。因此,钱进的提前谋划和布局绝对不会有错。

    2.

    上午十点,埋头查账的教育局计财科工作人员果然在户山中心小学的财务明细总账上,现了财务收入和支出严重不符的现象。

    在计财科姜科长的连声追问下,会计老张愁眉苦脸地打开锁着的办公桌抽屉,抖抖索索地从里面拿出了一摞校长刘泽才签字的白条,这些白条大都是春节前后户山镇中心小学用于送礼、教师福利和部分餐馆的餐饮支出,涉及的钱款数额确实不少。

    “张会计,这些白条子是怎么回事?”姜科长指着桌面上摊开的一堆白条,神色冷冷地问。

    “这个···”张会计擦了一把额头的汗水,干咽了一口唾沫,无奈地说,“这些都是刘校长签的白条子,我还没来得及换成正规票据入账···”

    “张会计,你也是在财务战线工作十几年的老同志了,难道说你不知道这样做是违反财务政策的吗?”姜科长突然加重了语气,提出了自己的质疑。

    “这个···”张会计苦笑着脸,“刘校长非要这么做,作为他的下属我也没办法啊,再说,这么多年一直都是这么过来的···”

    “是吗?”姜科长一声冷笑,紧紧地盯着张会计汗津津的胖脸,“张会计,根据上级的有关文件规定,学校财务人员有责任帮助和监督学校领导认真执行《会计法》和财经纪律,对于学校领导违反《会计法》和财经纪律的行为,经指出的不改正的,财务人员有权向上级主管部门反映。这一点你做到了吗?”

    张会计在一旁垂手而立,越听心里越紧张,他搞不懂姜科长此行怎么会动真格的,难道说春节的时候,校长刘泽才送“孝敬”的时候漏掉了计财科姜科长这尊大神?

    “还有,”姜科长不容张会计喘息,接着说了下去,“‘收支两条线’的工作,你们学校一点没有,学校里所有的往来账目都是你一个人在‘坐收坐支’,这也严重违反了财经政策!虽说学校财政是校长一支笔签批,可入账要的是正规票据,而不是白条。说到底,身为资深的学校财务人员,你的这些行为就是严重的渎职!我们是要上报局领导追究你的责任的!”

    会计老张这一次是真的吓坏了,如果姜科长真的把查出来的这些事情上报,那财务人员的渎职是必须要追究责任的,往小了说会丢掉学校会计的工作,往大了说有可能丢掉公职。自己还有两年的时间就要退休,老张可不想自己的晚节不保。

    “说吧,学校财务工作还有哪些违章和违规的方面?”姜科长决定乘胜追击,“你说与不说反正我们都是要查的,但查出来的结果和你主动说出来的结果,对你来说性质可是不一样的。这个你要想清楚!如果你自认为这个责任你可以担得起,那你就等着我们慢慢来查···”

    面对着姜科长的威逼和谆谆善诱,老张的心里防线彻底崩溃。老张心里清楚,这个“缸”自己不能替校长刘泽才顶,他也顶不动,为今之计,自保才是上策。不可否认,学校会计是学校里“油水”很大的一个职位,但有油水的地方常常最滑,要是跌倒了想爬起来都难。事已至此,老张只有横下心来“出卖”校长刘泽才了。

    于是,会计老张如竹筒倒豆子般把户山镇中心小学这些年财务上的猫腻一一讲了出来,什么违规收费、搭车收费、白条入账、虚开票据、挪用公款等等,甚至连学校私设的还存有一万多元经费的“小金库”都给说了出来,张会计还告诉姜科长等人,“小金库”的事情只有他和校长刘泽才两个人知道,钱款也大都用于刘泽才的吃吃喝喝和个人开支,都有刘泽才签字的白条为证。会计老张已经把学校财务工作上的所有错误,都推到了校长刘泽才一个人的身上,虽然老张作为学校的会计手脚也不是那么干净。试想一下,学校会计要天天混迹在钱串子里,不占点荤腥能对得起自己这个职业吗?这也是为什么有那么多老师费尽心思要争做学校会计的原因,一是学校会计绝对是校长的“自己人”;二是学校会计是个绝对有“油水”的工作。

    张会计啰里啰嗦地汇报着,姜科长在一旁认真地听着,不时地插问几句,计财科的工作人员在一边做着谈话记录。

    3.

    上午十一点,姜科长等人带着心满意足的笑容出了会计办公室,不过,姜科长指示工作人员把会计办公室更换了新锁、贴上了封条,以备后续进一步的检查和处理。

    姜科长一行并没有去校长室,而是钻进了车子扬长而去,扔下了面如死灰般呆立在办公室门口的会计老张。

    中心小学校长刘泽才和教委办孙副主任等人是听到汽车动的声音后才急忙从校长室跑出来的,可他们看到的只是痴呆呆站在会计办公室门口的张会计。看到老张的傻样,刘泽才心里一凉,他知道,不希望生的事情也许已经真的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