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888胜博发官网

> 都市小说 > 九朝元老 >章节目录第三五八章 巡视之路3
    第三五八章  巡视之路3

    1.

    出租车出了黑水沟村,沿着河堤小路,朝着离户山希望小学最近的密水河学区小学驶去。壹小说 W﹤W<W<.﹤1﹤X﹤I﹤AOSHUO.COM

    密水河小学位于户山东南山麓的密水河村,在黑水沟村的西北方向,村子背靠大山,从户山山麓上流淌下来的密水河穿村而过,村子里处处古木参天、鸟语花香,风景倒是异常秀丽怡人。可是,因交通不便,土地贫瘠,密水河学区周围村庄的贫穷状况也是让人触目惊心,是户县户山镇最贫穷的学区之一,仅次于户山镇撇车沟学区。

    密水河小学是一所六年制完全小学,学校有密水河学区所辖六个村子的一百多个学生,有教师十二人,大部分是民办教师和代课教师,校长是孙长顺,教导主任是郑凯强。

    车子在崎岖蜿蜒的山路上行驶了四十多分钟,于上午十一点钟的时候抵达了密水河小学。

    2.

    站在破旧的学校大门口前,钱进禁不住啧啧叹息,尽管已经有了一定的心理准备,但密水河小学的状况还是远远出了钱进的想象,低矮的瓦屋、破烂的门窗、满眼的残檐断壁,钱进甚至还在一排屋子的山墙上看到了文化大革命时期的“抓革命、促生产”字样的**语录。

    在孙副主任的引导下,钱进步入密水河小学的校门。校门正对的那排屋子就是校长室和教师办公室,办公室的门是开着的,钱进迈步而入。办公室里有一男一女两个年轻人,正趴在办公桌上写着备课,看到钱进一行进屋,连忙站起身问好。

    “咦?就你们两个人啊,校长和其他老师呢?”负责政工的陈副主任显然是认识这两个年轻人,主动开口打了招呼。

    “哦,孙校长和其他老师刚刚走,郑主任在后面教室按窗玻璃,我这就去喊他···”那个年轻的男教师说着,转身跑出了办公室。

    那个年轻的女教师连忙拉开办公桌后椅子,请钱进等人落座。

    “这所学校只有孙校长、郑主任和这两个年轻人是公办教师,其他的还有六位民办教师、两位代课教师···”陈副主任对学校的人事现状显然很了解,在钱进身边做着介绍。

    几分钟的功夫,密水河小学教导主任郑凯强满头汗水,拎着一个工具箱跑了进来。

    “钱主任好,孙老、陈老、刘老好!”郑凯强满脸堆笑,嘴巴甜的让人感觉跟他魁梧的身材有些不太相称。

    “呵呵,老郑啊,忙啥呢?”钱进时常在户山中学大院里遇到郑凯强,对这个人的印象还不错,为人豪爽、聪明机智、说话滴水不漏,是年轻人里面拔尖儿的人物。

    “报告钱主任,后面教室里有几页窗玻璃碎了,我想趁着空闲把它给镶上···”郑凯强说话声音洪亮、掷地有声。

    钱进笑而不语,对郑凯强的好印象又增加了几分。大热的天,还能顶着满头的汗水为学校工作在忙碌,没有几个人能做得到。

    “孙校长呢?”孙副主任问郑凯强。

    “孙校长和其他老师上午一直在办公,刚走了没一会儿,我这就让人去喊他···”郑凯强说着,转过身吩咐了那位男教师几句,那人点着头转身跑了出去。

    趁着这个空闲,郑凯强领着钱进一行人在校园内转了一圈,然后去了隔壁的校长室。校长室只有一间屋子,一桌、一椅、一电话、一茶几、一木制座椅,墙壁四周挂满了用毛笔手写的各种制度牌,整个屋子显得狭小而局促。

    钱进等人在校长室里落座,郑凯强跑里跑外地忙着烧水、泡茶。

    3.

    十几分钟后,一身泥水的密水河小学校长孙长顺急匆匆赶了过来。

    “钱主任、各位领导,不好意思啊,不知道领导们要来,没有在学校里恭候,失礼、失礼···”孙长顺一进门就连声道歉,黑黝黝的脸上满是堆起的皱纹,“好多天没下雨了,地里的庄稼都打蔫了,我想趁着中午休息的时间把玉米地给浇一下,还望各位领导见谅···”

    “孙校长啊,理解、理解,大家都是庄户人嘛!”钱进很宽容地摆摆手,示意孙长顺坐下。对孙长顺这种半工半农的家庭,钱进理解其中的不易,穷教师一个月三四百块钱的工资,根本无力养活一大家子人,要活人还得靠家里的那几亩山岭薄地。

    孙长顺坐定后,喝了一杯茶水,挠了挠满头花白的短,开始向钱进等人汇报开学前学校工作的进展情况。

    虽然密水河小学偏远、破落,但学校工作在孙长顺和郑凯强的领导下一样是开展的有声有色,钱进对密水河小学开学前的准备工作感到非常满意。

    “钱主任,说句实在话,咱们这个学校里多亏有了郑凯强主任在,学校的各项工作才不至于拖后腿。要不然,就凭我这把老骨头,唉,快要干不动喽!”说到这里,孙长顺叹息一声,“抓教学?无论是学历水平还是对新事物的接受能力,我都比不是年轻人了。抓管理?学校的老师大部分是学校周围村子的老民办教师,说不得、骂不得,管轻了不见效,管重了就跟你急眼···唉,这个校长啊,我真是干够了。暑假前我曾找过赵志强主任,提出要主动让贤,赵主任也说过会考虑的,可谁知道他竟然一拍屁股走了···今天当着钱主任和众位教委办领导的面,我再次提出让贤,请各位领导从学校教育展的大局出,认真考虑一下我的建议···”

    “孙校长,您可不能有这种思想啊!”钱进开口打断了孙长顺的话,“古人云‘老当益壮,宁移白之心;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您可是咱户山镇教育系统的老前辈,我们这些年轻人的成长和户山教育的展还需要您这样的革命老前辈保驾护航啊!孙校长不用担心,学校工作上有什么困难,我钱进绝对不会坐视不管,有什么问题咱们一起商量着解决,咱们解决不了的,背后还有镇政府、教育局、县政府,放心吧,这世上没有过不去的火焰山···呵呵。”

    其实,钱进心里明白,孙长顺说的都是实话,像孙长顺这种情况的老校长户山镇还有三四个,都是从民办教师转正的老教师,都面临着退休。不管是从精力和能力等各方面来说,这些人在领导岗位上干的都很吃力。可是,能像孙长顺这么明事理,能主动提出让贤的人还真是不多,大多数都赖在校长的位置上舍不得退下来。面对满头白的孙长顺,钱进心里油然生出几分敬意和感动。

    4.

    几个人正说着话,郑凯强笑嘻嘻地走了进来:“钱主任,中午就在这边用餐吧,我刚刚去小卖店买了一点吃食之物,然后又在院子里拔了一些新鲜蔬菜,我们学校里种植的蔬菜绝对没有污染,是纯正的绿色天然食品,嘿嘿,保证领导们会喜欢···”

    “那好吧,”钱进抬起手腕看了一眼手表,很爽快地答应了,“今天中午我们就尝一尝老郑的手艺。”

    几个人起身跟着郑凯强去了隔壁的办公室,办公室里已经清理出两张写字台,拼在一起做了临时餐桌,桌面上摆放着规格、样式和大小不一盛满饭菜的盆、碟、碗,桌子周围摆了几把椅子。

    众人谦让着落座,郑凯强打开白酒给钱进等人斟酒。钱进是逢餐必喝酒,并且很少会醉。郑凯强豪爽的喝酒风格很是对钱进的胃口,两个人你来我往的拼起了酒。钱进喜欢喝酒,也喜欢在酒场上观察人。在钱进看来,酒桌上最能表现一个人的真性情。酒场论酒、酒桌品人,慢慢成了钱进人生一大乐事。在钱进眼里,酒桌上的人生百态,有的豪迈,有的推诿,有的狡猾,有的聪明,有的明修栈道,有的暗渡陈仓,有的一往无前,有的审时度势,每一个人在酒桌上的态度和表现都折射出一个人的心态、性格和处世的策略。

    郑凯强表面上给人的印象是性子爽快、耿直,喝起酒来更是来者不拒,属于那种“宁伤身体不伤感情”的酒场“爷们”或“汉子”的类型,正好对了钱进的脾性,因此,钱进对郑凯强的喜欢又加了几分。

    一直到下午一点半,钱进和郑凯强才在孙长顺和孙副主任等人的规劝下,意犹未尽的放下了手里的酒杯,两个人约好以后“再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