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888胜博发官网

> 都市小说 > 九朝元老 >章节目录第二七八章 借调遴选
    第二七八章  借调遴选

    1.

    8月5日,在学校里逗留了几天之后,春天还是硬着头皮回了家。一小说≧ > W<W﹤W﹤.1XIAOSHUO.COM

    堂屋里,父亲春书立和四叔春书家正趴在桌子上对着几张图纸在写写画画。

    出乎春天的意料,父亲春书立并没有对春天吹胡子瞪眼的脾气,只是面对春天的殷勤问候漠然视之,冷冷地哼了一声就扭过了头,继续饶有兴致地和四叔春书家凑在了一起谋划着装修房子的事情。

    春天讨了个无趣,蹲在一旁抽了一支烟,也就讪讪地凑过去看四叔画的图纸。说起来春书家还真的是个“小能人”,几乎无所不会,用春书家自己的话来说就是“样样行样样松”,会开车、会修理电器、会木工、瓦工,就连装修的图纸画的也是有模有样。

    春天家的居住的房子是1986年的时候在老宅基地上改扩建的,五间正房、三间偏屋,耗尽了春书立所有的积蓄,并且举债七八千元,可即使是这样,新房子也只是换上了玻璃门窗而已,墙壁还是用泥巴糊的,上面只刷了一层薄薄的石灰粉,家具更是一件都没有更换,用的还是老少几辈人传下来的那些破旧、笨重的粗木家具。房子建起来到现在已经有十年了,烟熏火燎的早就已经没有了昔日的神采,看起来有些破败、老旧。

    这几年春书立手里也积攒了几个钱,现在要给春天操办婚事,春书立打算借此机会把屋子内外粉刷一遍、修整一下,给春天的新房打上几件时兴的新家具,他不想就这样稀里糊涂地把许丹娶回家,委屈了人家姑娘。

    去许丹家“送日子”回来后的第二天,春书家就按照春书立的安排,去村子里几户迎娶过新媳妇的人家看了看,看人家的家具式样、看人家的屋内摆设,春书立想集几家人家的优点,借给儿子办喜事的机会,让老春家扬眉吐气一把。

    春天默默地看了一会儿,春书立和春书家都没有搭理他,春天只好心情郁闷地跑去厨房帮助母亲做饭,听到的又是张秀丽对他“送日子”那天不到场“失礼”的唠叨。

    2.

    第二天返校,春天就投入了美术辅导班的忙碌之中,至于家里的那些烦心事,春天反正是无能为力,索性抛就到了脑后。

    8月7日上午,教导主任孙成章突然跑到画室,说校长赵志强让春天火去教委办一趟。春天不知道又有什么紧急工作,把学生安排了一下就急忙去了教委办。

    教委办主任办公室内,赵志强正和一胖墩墩的中年人对坐而谈。春天认出了矮胖的中年人是镇政府党政办的张主任,张主任也认出了春天,两个人相视一笑。

    “张主任好!”春天赶紧打招呼。

    “好好,春主任请坐!”党政办张主任看起来对春天挺客气,站起身跟春天握了握手,“小伙子年轻有为啊,这么快就成了户山教育系统挑大梁的人物,可喜可贺啊!你毕业那年去党政办报道的时候我一眼就看出你是个人才,呵呵,果然我没有看错!”

    春天脸一红,不由想起毕业分配那天自己在党政办所遭受的冷遇。唉,人呐,怎么都这么喜欢红口白牙的说假话?

    “是这样啊,”等春天坐定,张主任笑嘻嘻地开了口,“根据镇党委政府的安排,准备从咱户山镇教育系统借调三名教师去镇政府从事写写画画的工作,镇党委书记宋春山亲自抓这件事情,也提出了几个要求。一是党性要强、作风过硬,二是德才兼备、年轻有为,三是文笔和个人形象要好。你们的赵主任总共给我推荐了四个人,一个音乐老师、一个体育老师、还有一个语文老师,加上你总共四人,这次咱们是四选三,刚刚听了赵主任对你的介绍,我可是很看好你的哦!在这四个人里面,你虽然不是最年轻的,但能力和水平却是最高的,身兼户山中学三大要职,还能写会画,你主办的校报我也看了,非常好,确实是个人才啊!”

    “张主任过奖了,哪有您说的那么好?”春天脸上带着羞涩的笑,搓着双手有点难为情地说。

    “小春啊,”赵志强接过了话头,“这可是难得的一个好时机,只要进了政府的那个大门,两三年后你可就是正式的政府干部了,前途不可限量啊!到了官居高位的时候,可别忘了我这个引路人哦!呵呵。”

    赵志强这话说的有点太直白,春天羞红着脸不知道该怎样作答。

    张主任笑嘻嘻地从公文包里掏出一张表格,递给了春天。

    “春主任,这张表格你拿回去填写一下,中午下班之前交给我,如果有什么表过的文字作品或者获奖证书之类的东西,待会儿一块拿给我看。呵呵,我可是看好你这个小伙子了,就怕你们赵主任舍不得放人···”张主任说着,亲切地拍了拍春天的肩头。

    3.

    从教委办告辞出来,春天直接回了宿舍。

    回到宿舍刚刚坐定,住在春天隔壁宿舍的穆怀文老师推开门,神色诡异地闪身进来。

    “小春,找你谈过话了吗?”穆怀文一脸的神秘。

    “是啊,也找过你了吗?”春天一猜就知道,张主任说的那个语文老师就是穆怀文。

    穆怀文是户县师范毕业的,比春天早来了两年,在户山中学一直从事语文教学工作。穆怀文教学能力还算不错,但就是有些“内秀”,不太愿意跟人交往,他还有一个最大的缺点就是喝完酒爱闹事,经常在校园内大耍酒疯,有好几次让赵志强下不来台。但穆怀文跟春天关系还算不错,春天说的话他一般都能听得进去,在户山中学大院里,春天算是跟穆怀文交往关系最好的人。

    “怎么样?感觉有把握吗?这可是个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啊,说不定一不小心一脚就能跨进龙门···”穆怀文的眼里满是憧憬。

    “随他去吧,”春天打了个哈哈,随即话锋一转,“对了,剩下的那两个人是谁?”

    “一个是教初一音乐的岳淮德老师,另一位是教初三体育的陈钊老师。”穆怀文趴在春天的耳边小声耳语。

    一听是这两个人,春天差点没笑出声来。心想,赵志强这给镇政府推荐的都是什么人啊!好像没一个是靠谱的。那个教音乐的岳淮德老师,曾经是春天的音乐老师,现在都三十四五岁了,难道也符合“年轻有为”的标准吗?还有那个教体育的陈钊老师,天天除了喝酒就是打架,这样的人也能算是“德才兼备”?要说起来也只有穆怀文还算靠点谱,最起码年轻,文笔也不错。看来党政办的张主任说的没错,这次借调遴选自己的胜算还真的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