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888胜博发官网

> 都市小说 > 九朝元老 >章节目录第二七三章 毛脚女婿
    第二七三章  毛脚女婿

    1.

    许丹的家位于户山村的最南头,距离户山中学也就一里多路,说话间两个人就到了。> 壹小说 W<W≤W.1XIAOSHUO.COM

    许家的门前有一条蜿蜒的小河,清清的河水缓缓地流淌着,岸边是几颗高大的垂柳,散乱的枝条在风中飞舞着,小河的南岸是一片幼小的杨树林,光秃秃的树干已微微返青,一根根枝桠笔直地刺向深邃的天空,像一队队武士挥舞着长矛整齐有序地排列在大地上,看起来气势非凡。

    许家的房子是两年前在老房子的基础上新翻盖的,四间八扇玻璃窗的大瓦房,高大气派的红砖门楼,在四周低矮的瓦屋草房的衬托下,显得派头十足,彰显出了主人家的富有和阔绰。

    这还是春天第一次在镇子上看到这么有气势的村民住房,不由得暗暗咋舌。看来,二伯母说的没错,这老许家还真不是一般的富裕。其实,许丹家里房子的改建,大部分的钱款是许丹的两个姐姐出的。许丹的父亲许多从东州市公安消防大队退役后,就在村里谋了一个村委委员的职位,整天忙于村里的工作和应酬,这些年也没积攒下几个钱。

    2.

    堂屋的沙上已经坐满了人,看到两人进门,屋子里的人都笑着站了起来。一时间春天有些局促不安,不知道该怎样打招呼。

    许丹看出了春天的窘态,连忙挨个给春天介绍,春天微笑着挨个问好。

    坐在沙最中间的是许丹的父亲许多和许丹的母亲,左侧手沙上坐的是许丹的大姐许烈和她的丈夫程兵,右侧手沙上坐的是许丹的二姐许火和她的丈夫马天祥。为了表示隆重,也为了替许丹把把关,许多夫妇今天把两个女儿女婿都给叫了回来,一起相看春天这个初次登门的毛脚女婿。

    打过招呼后,许丹拉着春天在许多夫妇对面的沙上坐了下来。一家人满脸笑意地上下打量着春天,把春天看的心里有点毛,心里有些后悔冒冒失失地跟着许丹登门。早知道许丹家里有这么多人,就是许丹说破大天春天也不会来的。

    “春主任,请抽烟。”许丹的大姐夫程兵拿起茶几上的香烟,递给了春天一支。

    春天去许丹的大姐许烈开的“幸福酒家”里喝过几次酒,所以跟许烈和程兵都认识,算是熟人。为了许丹的终身大事,程兵两口子今晚把酒店关门歇业,专程赶回家候着许丹把春天领回来。

    “大哥,就别叫春主任了,叫我小春就成。”春天已经随着许丹把对程兵和许烈的称呼从“老板”、“老板娘”改成了“哥”和“姐”了,此时程兵再称呼他为“春主任”,春天感觉到有些刺耳。

    “哈哈,那好,那好,”程兵也是个爽快人,哈哈一笑,拍了拍春天的肩头,“叫小春好,这样显着亲!”

    几个人围在一起说着闲话,问的都是春天在学校里工作上的事情,春天耐心地一一作答。十几分钟后,许丹的母亲面带满意之色,站起身招呼着三个女儿去厨房准备酒菜去了,堂屋里的几个大男人就开始说起来镇上的奇闻逸事,春天也不插嘴,在一旁静静地听着。

    与此同时,厨房内老许家的女人们也开始了一番对春天的评论。

    许丹的母亲对春天的印象也还不错,只是心里还有点担心,就悄悄地问许丹:“小春这小伙子的工作、言谈举止都挺好,可你看他那头,都披到肩头了,比女人的还长。还有他穿那身衣服,一个窟窿一个洞的,怎么看着不像好人呢?”

    “妈,你懂啥?人家小春是搞艺术的,这就叫艺术范儿,说了你也不懂!”许丹的二姐许火在一旁哈哈大笑。

    许丹的大姐许烈把他所知道的春天的情况详细跟母亲说了,包括春天的工作情况,任职情况和美术辅导班的情况,事无巨细,一一罗列陈述,许丹的母亲听后喜不自胜。

    一时间,厨房内飘出四个女人的欢声笑语。

    3.

    十几分钟后,凉菜上齐了,厨房里的女人们在开始在准备热炒,堂屋里的男人已经拉开了酒桌上的战局。

    许丹的父亲许多酒量不大,也就能喝二三两白酒,但他的酒兴却不小,尤其是喜欢看年轻人斗酒。每次看着别人喝得醉醺醺的样子,许多都会感到其乐无穷。

    许多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就是“酒品如人品”,他常常说喝酒实在的人做人也实在,喝酒耍滑藏奸的人,为人处事肯定也好不到哪里去。

    许丹的大姐夫程兵是开酒店的,这几年早就把酒量锻炼出来了,一次喝个斤八两的一点事都没有。许丹的二姐夫马天祥是开公司的,天天迎来送往、吃喝应酬,也能喝一斤左右的白酒。春天的酒量倒是能和程兵、马天祥拼一拼,可在来的路上许丹曾经嘱咐过春天,让他喝酒的时候小心点她的两个姐夫。一时间,春天犹豫不决,不知道这酒到底是该喝还是不该喝。

    “小春啊,”程兵拍了拍春天的肩头,“有啥可犹豫的?你又不是不能喝,不会还没结婚就怕媳妇了吧?”

    “哪有···”春天脸一红,又一想程兵说的话没错。自己本来就没想跟许丹怎么样,干嘛要把她的话放在心上?

    “小春,放开胆子喝,不要跟小程和小马两个人似的。”许多用手指点着程兵和马天祥,“这两个人都有一斤白酒的量,第一次登门都跟我装呢,都说自己不会喝酒,每次坐席都是喝茶水,等到把媳妇哄骗到手了,孩子出生了,这做人的本相也就露出来了。最多的时候两个人一次喝了三斤高度‘户县老白干’,一看这做人就不实在。哈哈。”

    程兵和马天祥两个人红着脸低头不语,春天则在心中暗笑。

    于是,在许多的操持和怂恿下,春天放开了胆子和程兵、马天祥拼起了酒。

    许丹怕春天喝醉,几次进屋嘱咐春天少喝,都被许丹的两个姐夫给哄了出去。

    4.

    晚上九点,许家的酒宴结束。

    春天和许多程兵、马天祥四个人总共喝了五斤白酒,许多乐的笑眯了眼,程兵和马天祥拉着春天的手,兄弟长兄弟短的,叫的异常亲热。许丹则噘着嘴朝着她的两个姐姐生气,说两个姐夫没安好心眼,想借机把春天灌醉,看他出丑。

    九点半,春天从许家告辞。谢绝了许丹的执意相送,春天踏着一地皎洁的月光,脚步踉跄地回到了学校。

    此时的许家,已经闹成了一锅粥。

    许丹的两个姐姐在忙着照顾各自已经喝大了的老公,喝了半斤酒后的许多兴奋地在堂屋里指手画脚,说他看准了春天是个有前途的实在孩子,还说一定要把许丹嫁给他,让许丹的母亲通知春天的二伯母,让老春家快点登门提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