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888胜博发官网

> 都市小说 > 九朝元老 >章节目录第一八八章 左右为难
    第一八八章  左右为难

    1.

    出了校长室,宋秀文突然像霜打的茄子一样蔫了起来,垂头丧气地倒背着手朝后勤办公室方向走去。一小说  W≤W≤W<.<1≦X≦I≤A≦O<S<H<U﹤O≦.≦C≤O﹤M≦

    宋秀文不是不明白王一川交代的这个任务的难处,可是这工作不接能行吗?以王一川的脾性,就是不会当场翻脸,但自己以后的“小鞋”是穿定了。想想自己从刘文化时代就开始努力,好不容易才过了几年受人敬仰的清闲日子,尝到甜头的宋秀文会轻易地放弃吗?不能,肯定不能,宋秀文一边走路一边不由自主地摇头。

    可是,尽管赵志强已经不再执政户山中学,但他还是户山镇教委主任,能量一样不可小觑。虽然不能直接决定宋秀文的命运,可关键时候的一句话一样可以让他生不如死。

    宋秀文现在想的,是要赶紧回家找妻子季华商量对策。想到了季华,宋秀文又犯了愁,季华的幼教校长和中心幼儿园的园长可是在赵志强的直接领导之下,自己接受了王一川指派的这个工作,会不会给妻子季华带来什么麻烦和灾祸?

    想到这里,宋秀文的冷汗下来了,急急地转身向家里跑去。

    2.

    季华正在院子里的树荫下摘菜,一抬头就看到无精打采的宋秀文进了院门。

    “怎么了?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季华连忙关切地问。

    “进屋,有点事???”宋秀文嘟囔了一句,转身进了堂屋,季华随后跟上。

    宋秀文把王一川安排自己去赵志强家里撤掉程控电话分机的事情跟季华说了一遍,季华听完后也是怔了半晌没有言语。

    “王一川这个混蛋,他这是拿你当枪使啊!”好半天,季华开了口,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我刚刚去教委办送材料,听办公室里的人都在偷偷议论,说赵志强和王一川上午的‘校长例会’上差点打起来。王一川这个时候安排你去赵志强家拆掉电话分机,这不是明摆着要害你吗?”

    “打起来了?因为啥?”宋秀文满脸疑惑,“我们中学这边都没听说啊???”

    “好像是为了你们学校中层干部调整的事情,我也没搞清楚,就是听了一耳朵,也没好意思细问???”季华沉吟着,“撤电话分机这事需要从长计议,现在局势不明朗,这两尊大神咱们暂时都不能得罪???咱可不能再犯刘文化和赵志强那时候的错误???这事我们要好好考虑???”

    “那接下来该怎么办?”宋秀文把求助的眼光投向了季华。别看宋秀文也是个人精,但跟季华比起来却是“小巫见大巫”,季华的心机和接人待物的能力都在宋秀文之上。所以,季华才是这个家里里外外的绝对领导,宋秀文对季华是唯命是从。

    季华不言不语地思忖着,宋秀文在一旁抽着烟安心地等待。

    “要不这样吧,”良久,季华开了口,“下午或者晚上的时候,我抽空去赵志强家探探他的口风,等我探明了赵志强的态度你再决定去不去赵志强家拆电话,赵志强毕竟还是教委主任,虽然不能直接领导你,但却是我的直接领导,所以这个人咱们不能得罪。至于王一川那边,你也不能怠慢,下午你就组织后勤的人员给王一川家里扯电话线,从赵志强家到王一川家隔着十几排房子,你们把线布置的仔细一点、慢一点,该磨洋工的就磨洋工,这活儿你就按照两天时间来安排,反正你们一直在干着,王一川也说不出什么别的来。也许,这两天赵志强和王一川的纠纷和较量就会见分晓,到时候你再决定怎么干也不迟。还有啊,一定要记住,扯电话线的时候,先从王一川家里动手,慢慢地往赵志强那边扯,不要过早地去刺激赵志强。赵志强刚刚丢了中学校长的职位,现在就像一条红了眼的饿狼一样,逮谁咬谁,你可别傻了吧唧地往枪口上撞???”

    宋秀文自然是笑嘻嘻地满口答应,还顺带着奉承了季华两句。

    3.

    吃过中午饭,季华拎上一兜子水果和蔬菜就去了赵志强家。

    十二点刚过,正是学生午休的时候,校园内寂静的很,家属院的老师们这个时间点不是吃午饭就是午休,很少会有人出门。

    赵志强家的院门敞开着,远远地季华就看到了谭艳在院子里忙碌的身影。

    “艳子,在忙啥呢?”季华笑嘻嘻地站在赵志强家门口,“赵主任可真是有福气啊,娶了你这么个勤劳贤惠又漂亮的媳妇,嘻嘻。”

    “姐,原来是你啊,”谭艳笑靥如花,“就知道打趣人家。唉,就怕有的人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

    季华和谭艳因为是城关镇老乡,加上赵志强任教委主任后,季华以幼教校长和谭艳老乡的身份来赵志强家里跑的也比较勤,故此两个人越来越熟悉,也一直以姐妹相称,说话也比较随便。

    季华把手里拎的东西递给了谭艳:“院子里种的蔬菜,我自家也吃不了,送你和赵主任尝尝鲜???”

    “谢谢姐,每年跟着你吃这么多不花钱的新鲜蔬菜。”谭艳伸手接过,客气了几句,“快点进屋吧!”

    “赵主任没在家吗?”季华进了客厅,四周打量了一圈,这才开口问。

    “没,”谭艳一边给季华倒水一边说,“中午让副镇长冯贵叫去了,说是有工作商量,其实就是凑在一起喝大酒。”

    “男人的事,不用管那么多的???”季华斟酌着词句,“赵主任辞掉了中学校长会不会清闲一点?这样也不错啊,还可以多点时间陪你???”

    “啥不错啊,”谭艳叹了一口气,“清闲没看出来,失落倒是有。唉,老赵辞掉校长一个多周了,愣是没见一个中学的干部和老师登门。都说人走茶凉,可现在,人还没走茶就凉了。姐,你说说,以前家里从早到晚人来人往的,撵都撵不走,有时候老赵躲都躲不及,可现在你看看,人情冷暖可见一斑啊!”

    “是啊,现在的人势利眼就是多???”谭艳的话让季华心中一怔,一面应付着谭艳,一面思忖着。赵志强出事这都一个多周了自己也没让宋秀文过来问候或者探望一下,这事情不得不说还真是自己的失误。

    季华打定主意,下午就让宋秀文亲自登门看望赵志强。至于电话分机的事情,赵志强不在家,自己也没法探问,就让宋秀文自己找时机试探着跟赵志强去说吧。

    谭艳和季华在客厅里手拉着手,亲亲热热地说了一会话,季华借口不能耽误谭艳午休,就告辞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