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888胜博发官网

> 都市小说 > 九朝元老 >章节目录第八九一章 安装电话4
    第八九一章 安装电话4

    1.

    春天赶到户山镇电话局和邮政局的时候,工作人员刚刚打开门营业,春天是第一个顾客。

    在柜台缴纳了1500元钱的程控电话初装费,春天就拿着收费单据去了连喜的办公室。

    现在,连喜在电话局有两间独立的办公室。一间是连喜的宿舍,连喜喝大了就会跑到床上睡一觉醒酒,再或者是晚上有酒局的时候也会在宿舍留宿。另一间就是纯粹的办公室了,里面除了一张办公室办公椅和一张沙发,就是杂乱堆放的各种安装程控电话的用具、电缆线之类的东西。

    一般情况下,客户要安装程控电话,在柜台交完钱之后应该接着在柜台选号,然后才是找安装人员排号等待安装。可是,在户山镇电话局却偏偏不是这样。户山镇电话局的柜台工作人员只有收钱的权力,选号的工作则是由连喜负责。这是局长刘志赋予连喜的特权。

    曾经在电话局工作过的人员都明白,负责给客户选电话号码可是个“肥差”,因为在选号方面存在着太多的猫腻。

    别的不说,安装电话的客户都喜欢要一个“吉利号码”,这是客观存在的事实。这个吉利号码一般包含“6”、“7”或者“8”、“9”之类的数字,要是能连在一起的吉利数字那更是会抢破头。这是中国人特有的一种数字情节,本也无可厚非。可是,偏偏就有人对这个事情推波助澜。有能力推波助澜的,当然是那些位高权贵的官员或者财大气粗的暴发户。官员一般喜欢带“7”的电话号码,意即为“起”;而做生意的土豪一般都喜欢带“8”的电话号码,意即为“发”。要是三个“7”,或者三个“8”之类的“豹子号”,则会更为抢手。这种电话号码一般普通老百姓哪有福气消受?这种电话号码一般情况下都被电话局局长刘志和负责选号的连喜给暗地里卖了。普通老百姓家里的电话号码只要不带“4”,就已经算是阿弥陀佛烧高香啦。

    刘志把选号码的工作交给连喜而不是放在柜台,除了刘志有拉拢连喜让连喜卖力的意图之外,还有更重要的一点就是刘志可以在背地里和连喜沆瀣一气私分卖高价电话号码的黑钱。

    当然,户山镇电话局里面的这点猫腻,只要刘志和连喜不说,其他人根本不会知道,就是那些花钱买吉利号码的人也不会说,哪有人整天四处嚷嚷自己家中让人艳羡的电话号码是花钱买的?这不是傻是什么?所以说,刘志和连喜只要闭紧嘴巴就可以闷头发大财。

    2.

    春天推开了连喜办公室的门,连喜正掐着腰站在屋子的中央指手画脚地给那位年轻的学徒上“政治课”。

    真要说起来这位年轻学徒确实有点可怜,跟着连喜学徒已经四五年了,一点安装程控电话的核心知识都没有学到,干的都是爬杆拉线这类的力气活,一点技术性都没有。连喜对这位学徒的防范更是甚于防虎,电话局机房几乎从来不让那位学徒进入,连喜在机房内的操作学徒根本看不到,就是想偷师学艺都不可能。尽管如此,这位年轻的学徒还一直隐忍着委屈在电话局干了下去。一是想以此来感动连喜,有一天把安装程控电话的核心技术教给自己;二是也想盼着连喜早点回家养老,到时候就可以跟连喜一样独当一面;三是电话局虽然工资不高,但跟着连喜工作平日里吃吃喝喝的总少不了,这也是这位年轻人忍辱负重也不想离开的原因。

    春天推开连喜办公室的门,屋子里的气氛骤然改变。

    跟着连喜学徒的那位年轻人曾经是春天的学生,一看到春天连忙局促不安地红着脸向春天问好。春天笑着摆摆手,随即跟连喜打了个招呼。

    连喜喊了春天一句“春主任”,接着就挥手示意那位学徒离开。那位学徒再次跟春天打了个招呼,然后就逃也似地退出了连喜的办公室。

    学徒出了办公室之后,连喜便笑着拉春天坐在了沙发上。

    连喜和春天可以算得上是老熟人,连喜的小女儿曾经跟春天学习过美术,经过春天的精心辅导在1995年暑假考入了户县师范美术班。现在,连喜的小女儿已经从户县师范毕业参加工作两年了,分配在黄山中学。

    从某种意义上说,连喜欠了春天一个人情。连喜自己也明白,自己的小女儿如果不是跟着春天走了美术这条捷径,根本就不可能考入户县师范。正因为这样,在自己的闺女考入户县师范之后,连喜曾经三番五次设宴相请春天,可是都被春天拒绝了。为此,连喜心里一直感觉有愧于春天。这也是连喜对春天恭敬有加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