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888胜博发官网

> 言情小说 > 锦绣甜园 >章节目录第26章 又是算计
    “小娘皮还敢来找你爷爷,之前你与我说要给我个漂亮媳妇的,爷爷没去找你算账,你自己送上门来,可是自己看上了你张爷爷?”

    张麻子是个混货,即使李家有李秋这个读书人,也不是说谁都吃这一套的,至少对张麻子这样的就没有用,他口中对李夏说这样的话。

    李夏是要好的人,本拼着要嫁个有才有貌的好人家的,为此都留到了十六岁了,现在被张麻子这么羞辱,也是气的不行,反唇相讥“张麻子你不要脸,谁会看上你!”

    张麻子虽说一脸麻子,可是却最恨别人说自己是麻子,李夏这么不客气的说话,他一时混起来,伸手就要抓着李夏打。

    陈二妮也觉得自己女儿傻,这时候惹张麻子做什么,她马上护着自己女儿,与张麻子说道“你不想娶咱们青山村最漂亮的姑娘了吗?”

    张麻子虽然混,可是老鳏夫一个,想要的还不是个暖床的媳妇么,此时听着陈二妮这么说,倒是也停了手。

    “什么意思,你那童养媳不是已经嫁人了吗,想拿着被人玩过的糊弄你爷爷?”

    陈二妮一听他这语气,就知道有的谈了,马上说道“他们连婚书都没有,算什么成亲,而且你也看了,那小子腿瘸了,是个不中用的,她可还没有开封呢,你不想尝尝?”

    看着张麻子动心的样子,陈二妮知道他不会对李夏动手了,便站直了,对张麻子说道“甄甜可是咱们青山村最sbf888姑娘,你之前答应我闺女,不就是想娶个漂亮媳妇么?”

    “她真的还是个处?”张麻子虽然又老又丑,可是他娶媳妇,不仅仅要年轻漂亮,还必须是个处才可以。

    他仗着的也是他有生意,一个月有上千文钱的进项,如果不是脾气不好,打媳妇,也不至于找不到媳妇。

    陈二妮知道这事儿成了,点头“是的!”

    这事儿陈二妮是想当然,但是偏偏还真的让她说中了,晏辰和甄甜感情是好,可是他腿的确不方便,也不想这个时候让甄甜第一次体验不好,想等着自己腿好了,给甄甜补一个好好的婚礼再圆房的。

    至于甄甜自己,虽说自己也知道和晏辰成亲了,但是前世的女强人她没有谈过恋爱呀,对这档子事儿自然不好意思自已提,本来应该晏辰主动的。

    何况这事儿本来就该是感情到了,水到渠成的,于是两人都没有太当回事,说是成亲了,倒是像在恋爱一般的。

    张麻子最后请了陈二妮和李春进门,大概一炷香时间才见到两人出来,看三个人脸上的表情,谈的应该是很愉快。

    甄甜自然不知道有人背后又算计自己,她忙着做衣服,其实缝补这事儿甄甜做得勉强还是熟练的。

    但是现代的时候她都是用缝纫机的,现在工坊里面也有缝纫机,但是那不能见人,所以她也只能一点点的戴着顶针手缝,一直到了晚上,看不清楚了,她还差点才能缝好两个袖子。

    晏辰看着她一直坐在院子里低头做衣服,眼看着天暗下来也不停下,又见到她一会儿揉揉自己的脖子,一会儿揉揉眼睛,就知道她是累了。

    甄甜准备把袖子的最后一点缝上,便看到一直很修长漂亮的手到了自己面前,抓住她手里做的衣服“又不着急,歇一下吧!”

    听着晏辰关心的语调,甄甜把衣服拿过来“还剩下最后这一点,我弄好了就休息,以后你可是这村里受尊重的先生,哪能就只穿着一件衣服!”

    “等我做完这一件,再看看去县里买个别的颜色的料子,再给你做一件其他的,这样才像样呢!”

    甄甜对着晏辰甜甜的一笑,继续把最后几针缝好,晏辰看着小媳妇低着头认真的样子,心里面有心疼她一个人照顾自己辛苦,又觉得心里面暖暖的。

    他从出生到现在这么多年,便是不懂事的时候,衣服也有一群下人给做,奶娘都是好几个,偏亲生母亲却从来没有给他亲手做过一件东西。

    所以他从来不缺什么,可是便是锦衣玉食,也似乎总是少了几分感情,反而是在这朴素的偏僻小村子里,一碗粥,一个饼,一个菜窝窝,一块红烧肉。

    这些东西比起他从前吃的那些都显得粗糙,偏偏却带着浓浓的人情味,或者更具体的来说,是带着他小媳妇个人的关心味道。

    即使连银子都没有一两,可是眼前的小女子,破旧的小茅屋,却满满的都是家的味道。

    推着轮椅到甄甜的身边,见到她把最后一点都缝好,满意的笑着“这样明天我就能做好了,啊!”

    甄甜才准备站起来,便觉得自己被人搂着腰,一下子便坐在了少年的腿上。

    晏辰的手臂紧紧的抱着她的腰,把她揉进怀里一般的,甄甜楞了一下,才拍拍他的后背“哎,不就是一下午没有陪着你吗,晚上我们吃了饭一起赏月!”

    她以为少年抱着自己撒娇是因为自己忙着做衣服,下午便没有功夫理会他,所以才这样的。

    知道甄甜误会,晏辰也不多解释,只是把人抱在怀里不放手,也是很会耍赖。

    甄甜没办法,只能也回抱着他“以前怎么不知道你这么赖皮,那就抱一会儿呀,我还要做饭去呢!”

    “还好今天只需要热一下就行了,要不看你自己耽误了吃饭时间,是不是自己饿!”被晏辰抱在怀里,甄甜在他耳边絮絮叨叨。

    晏辰听着她念叨了好一会儿,松开她,捧着她的脸,用吻封了她的甜蜜的唇,不是缠绵的亲吻,只是轻轻一碰而已。

    “甜甜,你真的好吵!”晏辰对着她笑着。

    甄甜噘嘴“才成亲几天你就嫌弃了是吧,我就吵,就吵,吵死你,唔……”

    故意任性的结果就是又被亲了,晏辰最后看着她红扑扑的脸“吵就亲,很好!”

    甄甜气哼哼的推了他一把去厨房热饭,一边把中午的红烧肉和饼子热了,一边在腹诽,这该死的腹黑,那她以后到底是要吵还是不吵呀,心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