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888胜博发官网

> 言情小说 > 锦绣甜园 >章节目录第18章 子曾经曰过
    但是很快他们就会发现,这个世界上有人就是有本事把不靠谱的事情,说的特别靠谱,甄甜睁大眼睛“我家爷们这么好看,谁知道你们是不是要抢了他去!”

    “咳……”就在甄甜身边的晏辰也没憋住。

    李长贵不敢置信的看着甄甜,到底是怎么好意思说出这么不像话的话的,他看着晏辰“辰哥儿是怎么想的!”

    娘们头发长见识短,也没什么,反正家里做主的都是男人,李长贵觉得自己应该问问晏辰,晏辰是读书人,一定不会这么不靠谱的。

    晏辰清了清嗓子“我是挺sbf888!”

    李长贵完全惊呆了,他都做好告诉晏辰在家好好教媳妇的话了,结果晏辰居然这么回答的。

    “辰哥儿是读书人,读了圣贤书,说话做事总要符合圣贤教导的,是吗?”李长贵还挣扎的提醒晏辰。

    哪知道他才说完,一边的甄甜就认真点头“没错没错,读书人就要做事规矩,那个子曾经曰过……”

    说到这里卡壳了,眼巴巴的看着身边的晏辰,晏辰被媳妇这么看着,也是内心叹息一声,娘子,以后这样的合作能不能提前招呼一声,对他的考验有点大呀!

    “子曾经曰过:以直报怨,以德报德!”晏辰说话的时候就觉得自己堕落了,子曾经曰过是什么鬼呀,他为什么要跟着甄甜一起这么说。

    也亏得李长贵虽然略微识得几个字,但子到底说过什么,他还是不知道的,所以甄甜和晏辰打的这一波配合,忽悠的很溜。

    “没错,圣贤都说了以直报怨,有了怨恨就要直接报回来,咱们绝对是遵从圣贤教导!”甄甜认真的解释。

    李长贵看着甄甜如此认真的样子,已经在怀疑了,难道古来圣贤真的是这么教人的吗?

    只有晏辰嘴角在抽搐,不断的劝说自己他媳妇这个解释也是有道理的,嗯,自己选的媳妇么!

    “那也不能报官!”李长贵着急了,蔚县周围那么多村子,只有他管辖的村子有人报官,那县尊大人得对他没有好印象了,那怎么行呢。

    李长贵完全忘记了,一开始他是找甄甜要解释的,结果话题不知道怎么就变成了这个样子,晏辰倒是有点反应过来,有趣的翘起嘴角。

    甄甜皱眉“里正是要护着这几个抢劫犯吗,这些人今日可以光天白日拿着武器来抢劫,而且被发现之后还试图谋杀当事人,这样穷凶极恶的凶徒,里正是要包庇吗?”

    李长贵便见得年纪不大的小妇人言辞犀利,眼神更严厉的看着自己,就好像是他要是点了头,就和这些人一样无恶不作一样。

    如果不是躺着的几个人,都是他认识的,知道他们到底做过什么,他真的会觉得杨七和陈二是什么江洋大盗一般。

    “贱人,你放屁!”陈二媳妇用力爬起来,伸手要撕她的嘴。

    此时甄甜要是再动手,事儿就不好说了,晏辰在一边见到这样,又是一个玉米打到了陈二媳妇的腿弯处。

    惯性之下,陈二媳妇越是跑的快,冲力越大,她摔得就更厉害,直接脑袋磕到了石头上,没有了声音。

    甄甜见到她这样,也是眼睛亮晶晶的,她觉得自己穿越以后好像运气变得好了,找她麻烦的都没有好下场,顺便说了一句风凉话“活该,遭天谴了吧!”

    晏辰见到甄甜得意的样子,也是微微笑了笑,手里面捏紧了玉米粒,如果再有人想动手,他就让他们都天谴。

    杨七几个看着甄甜的眼神都变了,这女人和以前完全变了一个样子,以前就是个随便谁都能踩一脚的闷葫芦,现在变得这么凶不说,似乎还有一点邪性。

    他们今日出门怕是没有看黄历,什么都不顺利。

    李长贵又不是真的傻,甄甜这明显是故意混淆的意思,他是看明白了,本来还指望着读书识字的晏辰能管着自己媳妇。

    结果谁想到看着文质彬彬的晏辰居然会完全支持自己媳妇,两人站在同一边,一个尚且不好对付,何况是两个联合在一起,李长贵看着甄甜“所以你们想要怎么样?”

    “报官,不能让这样的社会毒瘤继续荼毒我们青山村甚至是整个蔚县的百姓,作为青山村的一员,我有义务维护每一个村民的安全!”

    甄甜把前世申请入团的水平都拿出来了,简直是高大上。

    李长贵皱眉“不能报官,甜姐儿到底要什么,还是直说吧!”

    甄甜的话里面有很多现代的语言,可是到底也不是不能明白的,可是李长贵也能看出来,甄甜和晏辰根本就不是真的那么伟大的人。

    之所以这么说,只能是有其他的目的,今天他好好的想来给自己连任里正来争取优势,结果却是憋屈的不行,自然语气不算好。

    甄甜见到他这样,对着晏辰眨眨眼:你看,他是不是欠揍!

    晏辰哪想到这时候甄甜还能和自己眉来眼去的,也对着她眨眨眼:特欠,选好时间揍吧!

    甄甜对着晏辰点点头,继续对着李长贵严肃“哎,圣贤教育我们应该为别人着想,既然里正伯伯都这么说了,我也给伯伯面子,就不报官了。

    不过,他们到我们家,对我们的家以及我和夫君的精神都造成了非常大的伤害,他们要赔偿我们的精神损失费,还有修房屋的银钱!”

    甄甜也是干脆,这帮子王八蛋,既然敢来找她的麻烦,就做好了被她把一层皮的准备,她这成为甄甜也才不过五天的时间,这动手动口的都第几场了。

    不说原身到底在这村里积攒了什么人缘,才会是个人都要过来踩她一脚,但说起来也不过简单的道理,懦弱的人活该被欺负。

    在现代也是同样的道理,你以为你退一步,别人也会退一步,但其实是别人见你退了,就会蹬鼻子上脸,就会得寸进尺。

    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你自己不争,自己没用,便是那最没有存在感的,也会过来踩你一脚,谁都想欺负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