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第15章 被威胁啦_木雨相_锦绣甜园_言情_sbf888胜博发官网

sbf888胜博发官网

> 言情小说 > 锦绣甜园 >章节目录第15章 被威胁啦
    听着李长贵提自己会读书这件事,晏辰便心里面有了猜测,大康的读书人本就比一般人地位更高一点,若是有了功名就更是如此。

    之前他过来青山村定居,也是看中了这里地处偏僻,距离京城远,那时候他到李长贵那边买这处茅屋的时候,当时的文书就是他自己写的。

    想是那时候看着他会写字,这里正才会不知道打着什么主意,听着晏辰这么说,李长贵忙笑了。

    “辰哥儿字写的好,你住的这地方也有些偏僻了一点,又娶了新娘子,不知道可是想过要寻个谋生的手段?”

    晏辰的手指微微抓紧了轮椅的扶手,看着李长贵“李伯这是什么意思?”

    李长贵这才说道“也不是什么意思,甜姐儿是咱们青山村最漂亮能干的姑娘,辰哥儿既然娶了她,也住在青山村,就是咱们青山村的人,咱们青山村很欢迎。

    之前李伯看你字写的很好,想是读书认字的人,你这腿也不好,以后也不好种地考试的。

    是这样的,不是说给人鱼吃不如教会人打渔吗,咱们三个村子有不少孩子都想读书认字。

    所以辰哥儿不知道愿不愿意教一下孩子们?”

    不等李长贵说完,晏辰就大概明白了他的意思,实际上晏辰选择在这里的时候虽然匆忙,但提前也查过这里的情况的。

    青山村隔壁就是三合村和大柳树村,大概有三百多户人家。

    这三个村子的位置还有些奇怪,青山村在大青山脚下,三面环山,他买下来的这个茅屋就是在青山村最里面了。

    三合村和青山村临着,倒是那大柳树村的位置有点奇怪,这地方多山,和三合村还有青山村还隔着一个山丘。

    偏偏三个村子唯一的学堂就在大柳树村,大柳树村的一个族老两年前办了这个学堂,先生是一个童生,虽说不是多高的功名,但是也足够教孩子启蒙了。

    那个族老是李长贵当里正的最大竞争者,所以他看到晏辰会写字,是个读书人,腿也不方便。

    他虽然懂得不多,可是也是见过蔚县县尊大人的,知道大康科举是不收身有残疾的人的。

    一个会读书,但是不能考科举的人,这不是最好的先生么,所以看着晏辰要来大青山住,他赶紧就把手续办了,今天特意来和晏辰说这个。

    晏辰听着他的建议,心里面却不想真的教书,他本来到这里就是为了避开事端,不想白白引起人的注意,否则那时候又怎么平白让李家贪了他那些银子去。

    “这个却是大事,我想考虑一下!”晏辰淡淡的这么说道,如果只是帮着写文书之类的,他倒是可以做做,毕竟他可以换笔迹。

    李长贵没想到晏辰居然好像没有兴趣,在他看来这是非常好的事情,毕竟晏辰所有的银子都给了李家,李家还拿捏着甄甜的户籍,不能办理婚书。

    而且好好一个大男人,总不会想着让媳妇养自己吧,何况就甄甜那个性子,有什么本事养家呀!

    显然李长贵的信息有点跟不上,还不知道甄甜打跑了李家,还大发神威的抽了两个妇人嘴巴子,彪悍的名声已经初显了。

    “辰哥儿,如果你答应,咱们村里可以分给你一点土地,帮着你们两口子种,而且也不会不给你束脩……”李长贵还要再劝。

    没等说完呢就就听着有人在背后说话的声音“晏瘸子,把你媳妇交出来,连爷爷的媳妇都敢打,看你七爷爷怎么收拾这小娘皮!”

    “死瘸子要是不交人,就别怪二爷爷划花了你这张漂亮脸蛋!”这说话的明显是另一个人。

    杨七和陈二带着媳妇,一边骂骂咧咧的,昨日被甄甜打的脸都肿了的媳妇,现在脸都还肿着,也是捂着脸狠狠的跟在自家男人身后。

    有了男人做依仗,完全没了昨天被甄甜一眼瞪得不敢说话的怂样。

    晏辰听着他们口中说的话都是对甄甜的侮辱,皱眉,他不知道他的小媳妇到底为什么要打人,但既然让甜甜动手了,一定是对方惹了她。

    李长贵回头看着来的几个人,那杨七不仅仅是来了,手上还拿着一个大镰刀,陈二的手上更是扛着锄头,他不由得皱眉,这杨七和陈二可是青山村里面有名的泼皮蛮横。

    甜姐儿怎么会得罪这两个人?李长贵看了一眼晏辰,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微微退后一步。

    他这动作虽然不明显,晏辰也看的分明,脸上泛起一阵冷笑,算计到了他的头上,真是好本事!

    一边手却是往自己的口袋里面抓了一把,手指捻了一颗玉米,看着几个人“马上滚!”

    话都不用多说的,就这么三个字,声音都没有变高!

    “哈哈,我没听错吧,这晏瘸子居然让咱们滚!”陈二呸了一声,讽刺的笑了。

    和陈二完全没看到李长贵的态度不同,杨七倒是与他客气了一句“表叔这是来这里办事,您老先办事,我们晚点过来!”

    杨七的母亲和李长贵沾着点亲戚,所以才有这一声表叔的,虽说看着客气,但内里可不见多少尊重。

    李长贵看了一眼晏辰“还有一点事情没有谈好,辰哥儿是怎么考虑呢,如果你是这村里的先生,到时候村里的谁敢找你的麻烦,每个村民都不会放过!”

    显然这是看出来晏辰不想教书了,利诱不成,居然趁着这个时候故意威胁。

    晏辰根本就和没有听到他说的话一样,一个小小里正也敢和他这么说话么?

    正打算好好教训这上门羞辱他媳妇的几个人,不理会李长贵的话的时候,便听着一阵慌乱的交脚步声。

    常年练武的人耳朵本就比一般人更敏锐一些,晏辰一听就知道是自己媳妇回来的脚步,本来捻在手里的玉米暂时被他收在手心里。

    果然,不过呼吸之间,便看着小女子跑回来的身影,以及一声惊天怒吼“丫的,谁敢欺负我男人,不想活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