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888胜博发官网

> 言情小说 > 锦绣甜园 >章节目录第7章 进城谋生意
    一天折腾的也累了,甄甜知道家里没钱之后就与晏辰说了第二日一早去县里看看找路子赚钱,总不能坐吃山空。

    眼看着家里也没有灯,没什么事的两人又躺在一张床上睡觉,本来以为自己可能还是会和之前几天一样不适应和别的男人睡在一起的,哪知道居然很快入睡。

    梦里似乎感受到有人轻轻触摸她的额头,甜甜的,暖暖的,这让一早醒来的甄甜满满的好心情。

    “小辰,粥和野菜团子我热在锅里,野菜我都摘好洗好了,你吃的时候用我昨天做得拌料拌了吃!”急匆匆的起来洗漱之后准备出门的甄甜对着屋子里说了一声。

    才把衣服穿上,扶着轮椅要坐下的晏辰听着她说的话,一边答应一边出来“你这么早就走吗?”

    谁知道才出门口就只见到甄甜的一个背影,忍不住叹息一声,这丫头还是个急性子,似乎是感觉到有人看着自己,甄甜回头对着晏辰挥手“等我回来呀!”

    之前撞伤的额头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一块白纱布盖着,甄甜的脸上都是暖暖的笑容,引得看着她的晏辰也跟着一起笑起来。

    到厨房看到热乎乎的粥还有团子,虽然简陋,却很温馨。

    甄甜脚步匆忙,她昨日与晏辰说是自己会做针线,到城里找找接个针线活赚钱,但她一身的手艺,当然不会做这么没有技术含量事情来赚银子。

    头上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她今日一早悄悄到了工坊里面拿了云南白药敷上,如果不是创可贴会太特别,她倒是想用那个,至少看着好看,而不是脑袋上顶着一块白纱布。

    从青山村到最近的蔚县,如果是坐车需要半个多时辰,甄甜和晏辰两人也是一穷二白的,一文钱也没有,所以甄甜今日选择走路过去。

    这样就需要一个多时辰才能到了,好在今日也是一片春光明媚,甄甜一边赶路一边思考着以后家里的日子要怎么过。

    晏辰的腿不好,之前给李家的银子可能也是他所有的资产了,以后怕是得她来赚钱,她先暂时赚点银钱回来,等从容一点了,再好好打听一下那李家与她是个什么情况。

    她前世自己创业的时候,也就是最开始的时候吃了一点亏,之后可从来没有人在她这里占便宜的,这李家既然吞了她十九两银子,看她不扒他们一层皮下来。

    至于为什么晏辰的银子是她的银子,这还用说么,他们是两口子,晏辰的自然就是她的了!

    就这样一路行来,甄甜才终于看到了蔚县的牌子,才进来就看到集市上十分热闹,附近的村人把家里产的鸡鸭蔬菜什么的拿过来卖。

    甄甜没有着急去做生意,现实走了一圈了解了一下蔚县的情况和物价,之后才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冲着那装修华丽的天和布庄走去。

    这天和布庄是蔚县最大的布庄了,门口也装修的大气十足,甄甜既然要做生意,当然是要和最大的布庄合作了。

    前世女强人的甄甜与人谈合作的时候从来都自信,一时倒是忘了她此时已经不是现代那个小有名气的工坊主人了。

    “什么东西,天和布庄也是你能进来的!”甄甜这脚还没有跨进店里,就见到一边的伙计过来拦着她。

    甄甜的脸瞬间就沉下来了,倒是有趣了,她还没见过做生意的赶客人的!

    “你们东家呢,我有生意要与你们东家谈谈!”甄甜不理会伙计的态度,问了一句。

    这两个伙计听着甄甜说的话,也是哈哈笑起来“哪里来的没见识的村妇,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我们这里的东西,怕是把你自己卖了,也买不到这里的布匹,赶紧滚!”

    甄甜见到他们如此,冷冷一笑,转身就走,那两个伙计见到甄甜走了,还以为她是被骂走的,又是呸了一声,骂了两句继续看铺子。

    倒是甄甜走了两步之后回头看着天和布庄的牌匾,手指放在嘴唇上来回,总有一天,她会让这个天和布庄从蔚县消失!

    笑了笑,甄甜转身去了临街的另一家布庄,这个锦绣布庄比起之前她想合作的天和就要显得朴素许多了,能看出来铺子应该有年月了。

    她来的时候正有一个小丫头在无聊的盯着铺子里的布匹,嘴里面还哼着歌,见到甄甜进门了,也是一下子蹦起来,大大的笑容凑上来

    “娘子想要什么料子,咱们锦绣布庄可是什么都有的!”

    甄甜还被这小丫头吓了一跳呢,不过见到她大大的笑容,也是忍不住跟着想笑,做生意本来就是要让人心情愉快才好呢,不过小小伙计,还瞧不起别人,岂不是笑话吗?

    “我……”甄甜刚想回答,就听着自己背后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与脚步声一起的,还有女子气急的说话声“孙三娘真是不要脸!”

    甄甜回头就看着一个大约三十岁左右的妇人,身后还跟着一个小伙计,小伙计的手上还捧着一个盒子,显然说话人就是进门的这个妇人。

    那本来招待甄甜的小丫头听着妇人的话也一脸气愤“周家太太不是一直用咱们锦绣的布吗?天和布庄太过分了!”

    甄甜听到了天和布庄的名字,挑了挑眉,对那妇人说道“不知道这位可是锦绣布庄的东家?我有一桩生意,想问东家有没有兴趣!”

    杨四姐听着甄甜说话才发现铺子里有客人,又听着甄甜说什么做生意,不免用怀疑的眼光看着甄甜,先看到的自然是她的穿着,很普通,除了比一般人干净一些没有什么特别。

    之后是一双眼睛,亮亮的,很自信的样子,之后杨四姐看到了甄甜的发髻,也是眼前一亮“娘子这头花是哪里买的,很新巧呀!”

    甄甜大方的把头花拿下来递给杨三姐,这是她今日一早再工坊里面做出来的一个绒花,红红的,不过手心大小,却是层层叠叠,手工十分的精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