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888胜博发官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霸主之重生 >章节目录第七十七章 到处都是坑
    “好的,非常感谢您的提醒和帮助,我也代表泰国人民感谢贵国的真诚援助……”

    曼谷,泰国银行内。

    行长桑尼正拿着电话和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局长李先冲聊着什么。

    桑尼的语气态度很谦卑,脸上也有着发自内心的感激,完全没有去考虑双方在职务上是平级的。

    自家人知道自家事。

    桑尼能够出任央行行长,也并非全靠家族的势力,在对金融的理解上,还是有真材实料的。

    身为泰国央行的行长,他很清楚泰国现在面对着怎样的危机。

    1995年1月墨西哥金融危机发生以后,国际资本的目标就已经盯上了新兴市场国家。

    摩根大0通、花旗、高盛等投资银行,以及索罗斯基金、老虎基金分别在今年7月份对泰铢进行了试探性进攻。

    那一次,泰国央行联合新加坡金管局和香港金管局对市场进行干预,空头进攻者被暂时性打退。

    各大空头在市场上丢下了大约六亿美元的亏损。

    那时候,量子基金在斯坦利.德鲁肯米勒的带领下也对泰铢发起了进攻,但最终以累计七千万美金的亏损而告终。

    空头的进攻逻辑是泰铢流通总量快速扩大,但泰国政府的外汇创收能力却出现了快速下滑趋势。

    简单来说,就是泰铢在国际上的供应量大于了需求量。

    这一点,桑尼也非常清楚。

    年初桑尼东京参加会议时,当时一位与日本大藏省关系密切的学者在闲谈中提到过一个话题。

    “如果日元对美元汇率水平变为150∶1,泰铢是否会放弃固定汇率的政策?”

    桑尼当时认为这个问题很重要,但从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是如此要命。

    1995年4月,日元对美元汇率曾达到80∶1的峰值。

    到了1996年,日本经济出现了一个小的复苏,日元对美元汇率大约为104-116∶1。

    日本是亚洲最大的经济体,而泰国则是最容易遭受日元套利外汇交易攻击的国家,因为泰国55%的外债是日元,并且日本是泰国最大的外商投资来源。

    因为日本一国的GDP就超过亚洲其他国家的GDP总和,其金融资产则相当于亚洲其他国家的两倍左右。

    作为世界第二经济大国,日本的贸易量约占东亚的五分之一。

    从20世纪70年代后期,日本开始构建其全球供应链。

    首先从亚洲各国获得原材料,随后又购买廉价零部件,而将成品主要销往美国,然后是欧洲及世界其他地区。

    制造业供应链的扩展有时又被称为“飞雁模式”。

    日本正如领头雁,随后是“亚洲四小龙”(韩国、台湾、香港和新加坡),再之后是“四小虎”(泰国、马来西亚、菲律宾和印度尼西亚),最后是中国大陆。

    而系统供应链网络内,有着美元和日元两种货币标准。

    1985年9月,“广场协议”让日元和欧元价格在国际市场走强。

    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日元兑美元汇率从240∶1升至1987年12月的120∶1左右。

    到1990年,日本的房地产和股票市场在银行的推波助澜下,产生了巨大的泡沫。“广场协议”导致了日元过高估值和随后的回落。

    过高的日元导致日本在美国股票市场大量投资,部分推动了1987年美国市场的股灾。

    1989年日本房地产市值估计约为24万亿美元,是美国地价市值的四倍,而日本GDP仅是美国的60%。

    泡沫之后,日本不得不改变国家整体战略投资方向,在零利率主导下,大量的日元开始从日本本土流入新兴的东南亚市场国家。

    不过这在之后出现了两件事。

    1995年1月17神户大地震和3月20日到4月19日期间,日元对美元汇率在达到80∶1的峰值后开始贬值。

    地震重建计划刺激了日本本土的基建投资规模扩大,日元贬值下又刺激了出口,导致日本经济在1996年有了微小的复苏。

    在日元走低下,日本银行开始利用日元走低的态势来回收其海外贷款。

    这特么就要命了。

    泰国的外债有百分之五十五是日元。

    在日本海外贷款收缩下,还回去的钱就很难再借到。

    就像是一家公司。

    当银行突然卡死贷款的时候,能活活把一家公司给卡死。

    泰国就像是这家公司,在日本银行的信贷规模收缩下,立刻就吃到了苦头。

    更要命的是。

    之前全球各大央行认为美国会继续保持加息。

    因为美国的利率政策往往是周期性的。

    可谁都没想到,美联储主席艾伦.格林斯潘说服了其他同事,开始结束美元加息政策进行了利率下调。

    这意味着,美国的加息周期结束,可能会进入降息周期。

    降息,钱存到银行的收益就会降低,甚至可能会降低到跟不上通货膨胀的速度。

    在此背景下,那些躺在银行睡大觉的资金就会被迫从银行流出。

    资本永远是追求利润的。

    当大规模资本从银行流出后,势必会推动美国的经济走强。

    这一点,美国股市已经良好的反应了出来。

    在美国百年的经济规律中,股市这个晴雨表的特征是非常明显的。

    美联储利率决议后,道琼斯指数和纳斯达克指数就开始进入上涨趋势,美国一直冷清的地产业也开始复苏。

    有收益就有投资。

    在可以见到的回报下,全球资本都开始流入美国,进一步推动了美元价格上涨。

    这带来的后果就是在泰国的资本也可开始讲泰铢资产兑换成美元流出。

    如果只是这一点的话,泰铢承担的压力还没那么大。

    更坑的是,日元在这个关口突然宣布了加息。

    站在日本央行的位置上,加息当然没错。

    日本在近半年的经济,是日本地产业和股市泡沫破裂后的首次回暖。

    这个迹象表明了日本本土经济有转好迹象。

    日元加息,就可以把部分日元赶回本土投资。

    并且,日元选择了主动性贬值,还可以提高日本产品在全球的竞争力。

    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

    日本不管是在高新科技、现代工业领域、或者农业方面,都拥有远超其他国家的势力。

    否则也不可能单单一家公司的年出口总额就可以超越华国整个国家的出口额。

    这竞争力再次提高下,日本的日子就好过了。

    美国经济走强,美国日子好过了,日本收缩海外投资规模,提高产品出口竞争性,日本的日子也好过了。

    可他们好过了,别人日子就不好过了。

    创造财富,那只是在部分单体上。

    一旦放到全盘看的话,财富事实上永远是个互换过程。

    在美元走强抽血下,在日元收缩海外投资规模下,无疑就等于给东南亚新兴市场国家挖了一个天大的坑。

    特别是泰国,立马就成为压力最大的那个国家。

    泰国的经济发展,主要依托在海外资本的推动下。

    现在这些资本要将泰铢资产换成美元撤资,就等于在抽泰国政府的血。

    日本的战略调整,海外投资规模收缩又等于逼着泰国还债。

    更坑的是。

    泰国之前靠着固定汇率卖出农产品、低级加工品以及珠宝类赚点外汇。

    现在日元贬值,搞得泰国出口业受到了很大影响。

    短短半年时间里,泰国的出口收入就降低了近一半。

    赚钱的办法,都是开源节流。

    现在泰国的情况反了过来。

    美国抽血,日本要债,家里的东西还特么被打压的卖不出去。

    日子肯定是非常不好过。

    如果仅仅如此,撑一撑也还能熬过去。

    泰国二十年的发展中,好歹也积累了不少家底。

    再加上还有新加坡、香港这两个强力盟友,只要熬过去这段时间,以后还能再想其他路子。

    等将来东盟的影响力扩大,以泰国在东盟中的地位,就可以慢慢弥补这二十年发展过快留下的镂空缺陷。

    可谁知道人算不如天算。

    在泰国政府算盘打好的时候,缅甸政府又不声不响再后面挖了一个坑出来。

    大毒枭坤沙贩毒多年,那些毒品全部都是卖往美国和墨西哥。

    赚到的,全是美元。

    缅甸政府跟坤沙达成协议后,为了获得坤沙手里那些美元的支持,拒绝了美国政府对坤沙的引渡。

    这让美国政府找到了借口对缅甸进行经济制裁。

    泰国作为缅甸家的邻居,谁都能想到泰国一定也会受到波及。

    在7月份的时候,国际资本可都对泰铢进行了试探性进攻,尽管哪一次被打退了。

    不过这些资本背后的集团,在国际上唱空泰铢的言论可一直没消停过。

    用屁股都猜得到,这些资本还在寻找机会对泰铢进行下一次攻击。

    为此,桑尼这个泰国央行的行长,可是一直忧心忡忡。

    如果泰铢撑不到东盟影响力扩大那一天就玩完的话,那泰国别说再取代香港成为亚洲金融中心,搞不好会被一夜打到几十年前。

    只是再坚硬的防御,也总有出现漏洞的那一天。

    蚁多咬死象。

    连当年最强大的大英帝国,都在国际资本的一次次进攻下折戬沉沙,何况区区一个泰国。

    泰国养大象不假,但泰国的综合实力恐怕就是个大象腿。

    真要被国际资本盯上天天咬两口,加上国内资本在持续流出,这么下去的话,早晚得被活活耗死。

    所以,桑尼对于自家的邻居那是恨得牙痒痒。

    远亲不如近邻。

    缅甸这个邻居倒好,为了坤沙手里的美元不顾东盟大局,在背后不声不响挖了一个坑。

    然后....

    被欧美联合进行经济制裁,缅元不用国际资本攻击就自己崩溃了。

    这种情况下,泰国的情形肯定堪忧。

    一个坑连一个坑,外人挖坑邻居也挖坑。

    只要那些国际资本不傻,一定会抓住缅甸的影响来对泰铢发起再次进攻,等国内的外汇储备打光,泰国就得被这些坑给活埋了。

    果不其然。

    桑尼判断出国际资本会抓住缅元崩溃的机会对泰铢进攻,第二天就应验了。

    即期市场立马就涌现出十亿美元的泰铢卖盘,远期金融市场上期货合约头寸也开始快速增加。

    BOT可以接住一天的抛盘,一周的抛盘。

    可要是连续搞下去,那还不得被那些国际资本给活活打死。

    桑尼作为泰国央行的行长,既知道自家的老底,也懂得什么叫羊群效应。

    一旦前面挡不住,后面的抛盘就会像潮水一样把泰国淹死。

    连英国央行都顶不住那种如同潮水的大势,一旦真被打开缺口,那泰国就算再来十个盟友也绝对顶不住。

    考虑良久后,桑尼不得不向盟友新加坡金管局求助。

    尽管泰国一心想和新加坡比高,但桑尼也不得不承认,新加坡在金融方面的经验,还是要比泰国的经验更丰富。

    这也是桑尼为什么会对李先冲感激的原因。

    在桑尼的求助中,新加坡金管局主席李先冲考虑后给了桑尼一个还算不错的办法。

    李先冲担任新加坡副总理以及金融管理局董事会主席,在哲学、经济、军事上都有着一定的见解。

    他知道,以东南亚目前的局势,一旦泰铢失手的话,新加坡恐怕也会成为国际资本进攻的目标。

    李先冲已经隐隐感觉到,东盟的问题上,美国政府一定不会善罢甘休。

    这些国际资本对泰铢的试探,未尝没有美国和日本在背后搞小动作。

    谁都知道,一旦东盟影响力扩大,就会对世界经济格局形成冲击。

    作为第一大经济体和第二大经济体,谁也不想自身的位置遭到威胁。

    李先冲认为。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那是实力远远压过对方的时候。

    以泰国目前掌握的外汇储备量,真要跟国际资本长期交锋的话,是非常被动的。

    现在东南亚周别国家全都是坑。

    别人挖坑那就只能把这个坑转嫁出去。

    千日防贼,那肯定防不住。

    只有一次把那些虎视眈眈的资本杀到胆寒,才可以吓退那些择机想吃肉的猛兽。

    最后,李先冲提出了一个建议。

    示敌以弱,诱敌深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