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888胜博发官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霸主之重生 >章节目录第一百零一章 为什么不是你
    张华是一个聪明人。

    或者说,任何一个时代能够靠着自己达到财务自由的人,都是聪明人。

    千万身家,人均收不年不过两千块的年代里想要赚到这么多钱何其之难。

    没有着超前的意识,缜密的思维和灵活的头脑,根本就不可能办到。

    财能通神。

    那一纸公告。

    赵江川反常的表现。

    当这一切毫不相干的事联系到一起后,张华只有深深的恐惧。

    那纸公告。

    在那纸公告上面之前的五个字是。

    接上级命令。

    能够让交易所,能够让监督部门接命令的还能有谁。

    那个地方,张华想都不敢想。

    这是直达天庭啊。

    什么都说的通了。

    难怪赵江川之前会反复重复那四个字,难怪在那八分钟亏掉了四个亿他都毫不担心。

    恐惧,一种本能的恐惧。

    因为张华知道,自古以来,只要财富跟神挂了钩,那绝对没什么好下场。

    这一刻,张华很后悔,如果有可能,他宁愿不要这一千多万的钱,也宁愿不认识赵江川这个人。

    能够上达天庭的人。

    跟这种人合作,看似是幸事,但塞翁失马,未必就是福。

    可惜张华没注意到,在他满头大汗的时候,赵江川嘴角翘起了一个很sbf888弧度。

    以赵江川的性格,既然张华是他选中的代理人,他必定要把张华死死的控制住。

    但这种老江湖哪个不是滑不留手的,凭他一个年轻人想要压制,肯定没那么容易。

    借势,就成了一个很必要的选择。

    张华是一个聪明人。

    但,聪明未必就一定全是好事,正所谓,聪明反被聪明误。

    当一个人太过聪明的时候,难免就会被自己的主观思维所影响。

    赵江川有意无意的抛出一些陷阱,张华这个聪明人不由自主就一步步陷落了进去,也由不得他不陷进去。

    控制人心,这是赵江川擅长的。

    如果张华是个蠢蛋,肯定不会想那么多,但聪明如张华,在那一系列的陷阱下,张华只会陷进去。

    毕竟,没人会想到赵江川是重生的。

    可不是重生的,除了有上达天庭的手段,根本就无法解释赵江川的一言一行,一切都不符合常理。

    张华不敢去看赵江川的眼睛,他突然意识到自己手里的那一千多万是多么烫手。

    被这种人物找到头上,恐怕是祸非福啊。

    “张老板,我想注册一家公司,不过呢我的身份不太适合当那个法人,想请你帮我照看一下,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法人?

    这特么是要让我当代理人啊。

    张华满腹苦涩。

    法人是干什么的,看似法人是公司的代表,是负责人,可张华哪不知道,赵江川说的这个法人,那绝对是关键时刻扔出去顶黑锅的。

    张华很想直接说不,可是他嘴动了几次都没敢开口。

    既然赵江川等到这个时候才开口,那肯定是有把握把他给吃死了,他恐怕根本就没有反抗的余地。

    “为什么是我。”张华苦涩道。

    “为什么不是你?”

    赵江川龇牙道。

    那笑容,在张华眼里是要多可恶有多可恶。

    是啊,为什不是他。

    他有一间公司,在金融业有着从业经验,背后又有浙东商会的支持,这一切都说明,万一有什么事,他顶缸再适合不过了。

    “张老板,你也不用担心,事实跟你心里想的还是有点区别,你可以先听听我的话再做定夺。”

    不担心?

    我特么能不担心么,跟你们这种人打交道,能有什么好下场。

    张华满腹幽怨。

    可是他也没办法,既然倒霉被这种人选做了代理人,他根本就没有拒绝的余地。

    “我打算成立两家投资公司,一家呢,主要做风投,一家主要做金融,目前呢,风投我还在考虑,主要还是针对证券市场。”

    张华默默的听着,没说话,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在张华的沉默中,赵江川扬了扬眉毛。

    他是要张华做代理人,但不是要奴役张华,但张华这个态度明显是很抗拒,明显是心不甘情不愿。

    这,不符合他的初衷。

    没有人可以让一个心不甘情不愿的人用心办事。

    “张老板,我想你可能有些误会,是不是觉得我让你做法人,只是想让你代理我做一些见不得光的事?到万一出事的时候将你丢出去顶缸?”

    不是吗?

    张华嘴里没说,但那眼神明显就是这个意思。

    到了现在,张华再也没有把赵江川当做一个正常的年轻人。

    可以上达天庭的人,从来就没有一个善茬。

    “张老板,看样子你是真误会了,事实并不是你想的那样。第一点,你觉得你的对赌行还能够开下去么?”

    张华心里一动。

    赵江川这句话似乎有什么涵义在里面。

    “以国债这波行情的猛烈程度,八千个亿,一天打出了八千个亿的成交金额,但国债一共才发行220亿,你觉得上面怕不怕?”

    这个问题,张华本来没考虑过,但被赵江川这么一提,他不由自主就考虑起来。

    1994年,华国国民生产总值是4.86万亿。

    这意味着,光是国债323合约,一天就打出了全国GDP的六分之一。

    什么概念?

    等于说,一天的时间里,全国一年才能创造的财富,有六分之一被拿去豪赌了。

    这种恐怖的金额,怕是任谁都会感觉恐惧。

    张华毕竟是从事金融行业的人,思考了一番之后,突然有些明白赵江川的意思了。

    “这种情况下,你觉得国债市场还能坚持几天,市场都被人玩坏了,我估计吧,要不了多久就得关门大吉,到那时候,你觉得你的对赌行还能开下去么?”

    张华敏锐的抓到了赵江川话里的意思。

    他不确定赵江川说的这些是有什么消息还是凭空猜测的,但有一点,如果真如赵江川所言,那他的对赌行肯定是开不下去了。

    市场都特么关门了,还开个屁的对赌行。

    “那你刚才不是说,主要针对证券市场么?按你说的这样,市场都关门了,还有什么意义?”

    赵江川笑了。

    既然张华开口,那说明他也意识到了什么,否则断不会问他这个没有意义的话题。

    “老张啊,你根本就不明白金融对一个国家到底意味着什么。美国能够称霸全球,你觉得全部是靠武力?

    我想你应该明白,没有人也没有国家可以靠武力称霸的。

    美国的强大是建立在经济的基础上,而美国这百年的历史早已经证明,正是因为金融市场的存在,才会一直领先于其它国家。

    有着那些发达国家的例子在,你觉得上面会把金融市场这么一个大杀器关掉么?肯定是关掉一个扶持另一个。”

    张华心里一震。

    他模糊感觉赵江川说的话很有道理。

    更是敏锐抓到了最后一句重点。

    关一个,扶持一个。

    那肯定是关掉国债期货,扶持股票市场。

    难怪赵江川会说他的对赌行开不下去,却又要入主证券市场。

    早已经有传言说股票市场要改为t加1,那没有了国债期货的t加0,他这种主要靠快速投机获利的对赌行肯定是开不下去了。

    “老张,难道你就不想在这辉煌的大世中站到世界的最顶端么?或者说,你就没有一个小目标,比如说赚他十个亿。”特么绝对

    忽悠,肯定忽悠,这小子是在蛊惑我。

    可是,明知道赵江川是在忽悠人,张华还是感觉呼吸有些急促了。

    哪个男人不想站到世界的顶端,又有谁不想赚他十个亿。

    如果不想这些,张华也不可能游走在法律边缘,搞了对赌行这么一个灰色产业。

    张华动心了,他也不可能不动心。

    赵江川的实力他是亲眼所见,从几百万到四个多亿,加起来用的时间连半个月都没有。

    “如果你做公司法人代表来管理公司的话,我可以给你百分之一的股份,如果你注入资金,我可以给每你一千万百分之一的股份,当然,最多你的股份不能超过百分之三。”

    魔鬼,这王八蛋一定是个魔鬼。

    然而明知道赵江川是个魔鬼,张华还是没法忍住这种诱惑。

    如果真可以赚到十亿八亿,那就是有杀头的风险也绝对是值得的。

    对于一个男人而言,赚钱的东西早就写在刑法上,可赵江川只是需要一个代理人,就算是将来出事,也未必就会有性命之忧。

    最重要的是,张华意识到赵江川并不是单纯只是想让他出事背锅。

    否则完全没必要给他股份,还把股权比例压制的这么狠。

    干不干?

    “赵公子,那你自己打算出资多少?”

    “两个亿。”

    赵江川给张华的承诺是,一千万置换百分之一的股份,但按照赵江川的出资,一千万怎么算也是百分之五才对。

    然而却正是这么一个似乎完全不对比例的股权配制,却让张华完全相信了赵江川的诚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