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888胜博发官网

> 都市小说 > 金融霸主之重生 >章节目录第四十三章 最多打个半死(求推荐)
    为什么会撒谎?

    这个答案根本就不用去想。

    为了让他可以安心的把钱拿走,为了让他觉得不会有太大的事情,为了让他可以不再为钱发愁。

    何天涯心里很复杂。

    有感动,有心酸,还有深深的愧疚。

    因为哪怕是到了这一刻,他都还是没有想起来眼前的这个人是谁,但对方所做的一切,无疑证明了两个人之间的关系绝对非比寻常。

    何天涯有一种感觉,这个如今他还是名字都没想起来的人,绝对是他最要好的朋友,他能够感觉到对方的那种真诚。

    至于是不是骗人什么的,何天涯想都没想过,如果天底下有骗子千方百计的想把钱给他,那这种骗子恐怕谁都希望有多少来多少。

    可何天涯并不知道,他的感觉不能说错,但也不能说对。

    人的眼睛的确是心灵之窗,很多人往往在撒谎的时候,眼睛总会条件反射一样飘忽不定。

    但这个很多人自然指的是大多数人。

    像政客,专家、叫兽或者各种经济学家,那撒起谎来谁能又看出他们心里正在想什么,或者在撒谎的时候连他们自己都深信不疑。

    不然也不会有那么一句,不管你信不信,反正我信了。

    何天涯看到的赵江川,自然是赵江川希望他看到的。

    对于肢体动作、面部表情、心理反应赵江川早就掌控入微,加上他对何天涯的性格一清二楚,诚心要忽悠何天涯,那自然就是小菜一碟。

    所以,何天涯的感觉,很多都是受到了赵江川一系列算计后产生的自然反应。

    但也不能说他的感觉就是错的。

    赵江川是真心希望何天涯把这十万块拿回去过个好年,那十几个叔伯身体又有残缺,又没什么经济来源,有了这十万块,日子肯定会好过上很多。

    如果不是现在还有一件事在等他,就是这百十万全给何天涯,他也无所谓。

    只是他又不能直接就让何天涯把钱拿走,不然一旦引起了何天涯的疑心,搞不好就把他给交代了。

    何天涯哪里会知道这里面还有这么多弯弯道道,他叹了口气道。

    “你不用骗我了,十万块这么大一笔钱,哪里有你说的那么容易就糊弄过去了。”

    “我骗你干什么,不就是十万块么,我有的是办法解决,你赶紧给我拿着,两千块十几家人一分能够干嘛。”

    何天涯自然不信,他反问道。

    “那你说说怎么解决。”

    “那还不简单,我随便找个理由说把十万给花了,他们还能拿我怎么办,最多是把这件事告诉我爹罢了。”

    “然后呢?”

    “然后,最多被我爹打一顿。”

    赵江川的声音越说越小,头也似乎不由自主的低了下去,这一切在何天涯眼里,自然明白事情并没有说的那么简单。

    只是到了这个份上,赵江川也快演不下去了,不然何天涯真一根筋犟到底不要这些钱,那就跟不符合他的初衷了。

    赵江川在的等,他在等何天涯继续问他。

    果然,何天涯叹了口气,他哪里会听不出赵江川的“言不由衷”,只是确实如赵江川所言,如果真的能有十万块的话,叔伯们的生活自然会不会再那么艰难。

    何天涯也不知道是该希冀还是该拒绝,只是叔伯们的生活他又不得不考虑,他忍不住再次问。

    “就只是被你爹打一顿?”

    赵江川暗道一声,来了。

    “你是不是男人啊,不就是十万块么还这么嚒嚒几几,难道我爹还能把我打死啊,最多打个半死再想办法把这个窟窿填上,还能把我怎么样。

    反正他们海关上有的是办法捞钱,你就不用替我担心了。

    你怎么不想想这十万块要是拿回去,满子叔他们不光能过个好年,还能有钱去买药看病,就满子叔跟何叔他们身上到天冷留疼的毛病,花上千把两千就算看不好,起码也不会晚上疼的都睡不着吧。”

    赵江川这一次没有再故意演戏,抬着头瞪着眼直视着何天涯的双眼,眼神里的那份坦荡,让何天涯立刻就信了大半。

    何天涯不由自主的攥了攥拳头。

    因为如赵江川所言,如果有钱的话,他父亲何超还有那些叔伯就可以去买药看病,那种因为伤残入冬的疼痛就可以治好。

    这么多年他每次看到父辈强忍着那种疼痛时,心里的自责都令他难以心安。

    可是他没有能力,无论他怎么做似乎也只够大家勉强生活,而物价这两年又开始上涨,哪里还有多余的钱去用来止疼看病。

    如今,十万块已经摆在了眼前,只要有了这笔钱,不光能让叔伯们的生活变好,就是看病吃药什么的也绰绰有余了。

    何天涯发现,他根本就没有拒绝这十万的余地了。

    只是十万块钱就这么没了肯定不会是小事,他终究还是有些不放心。

    何天涯再次盯着赵江川的眼睛问:“真的就打一顿?”

    “那还能把我怎么样,我爹就我这一个儿子,难不成还能把我杀了,你放心好了,反正挨打又不会打不死的。”

    “真的?”

    “最多打个半死。”

    “………”

    何天涯沉默了。

    他从赵江川的眼神和话里已经判断出,这十万块他拿走确实不会有太大的麻烦,但也绝对没有赵江川说的那么轻松。

    他很清晰的看到,赵江川在说打个半死的时候,眼神里下意识露出了一丝恐惧。

    这说明,打个半死那恐怕是真要被打个半死。

    可是,他又太需要这笔钱了,如果有可能的话,他真的甘愿替赵江川挨那顿揍,甚至哪怕是被打死也心甘情愿。

    何天涯默默在心里说了一句,兄弟,对不住了。

    他终于伸出手接过了那捆得整整齐齐的一捆钱,一捆重到犹如万斤的十万块钱。

    赵江川也算是松了口气,毕竟他得时时刻刻考虑何天涯的心理反应,不然万一被何天涯发现破绽那绝对分分钟灭了他。

    各种精心算计下,简直比一场大战都心累。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也算是完美解决了,赵江川敢保证,别看现在何天涯一点表示都没,但他心里现在肯定是又感激又愧疚,恐怕将来就是让他那命来换债他都不会有任何犹豫。

    这回特么赚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