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888胜博发官网

> 都市小说 > 护花医仙在都市 >章节目录第四百九十四章 猜测
“这是怎么一回事?这小子难不成想要以此来把自己手上那份力道给赢到手吗?这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啊?如果他是这样的话,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天方夜谭这几个字对于秦修生来说就是要创造奇迹,而且这奇迹不是不可能的,就是要运用起来,这奇迹的时候要运用其他那些怪异的方法。

秦修生微微一笑,他拿起自己手掌心,上面的那个九转医盘,紧接着小刀插进了那个九转医盘里面,九转医盘破碎的积分在里面流露出来,一些斑斑点点的血迹。

张顾峰两只眼睛只会为了电话找他,这几年来自己虽然接触过的一数不多,但是在这期间也没有见到过这么怪异的因素,如果这样一番怪异的艺术真的是能够运用到手的话,那么接下来眼前中他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呢?

而且这手掌心上面沾着一点血迹,间接的注入到了自己卖的九转医盘汁中,这无疑就是高超技艺征求法制中的一个大忌。

如果犯了一个大忌的话,那么接下来自己耐烦的医术被人可就是一个嘲笑了,但是眼睛秦修生却是依旧这样的一番的举动,这到底是为了些什么呢?

如果这真的是一个过程的话,那接下来如果还在这么一个过程之中所拥有的那些东西都是不一样的,所以在那些裁判的面前,秦修生所拥有那一番的记忆,如果这事能够顺着自己的那一方的所有的话,他们自己从运用出来那一番的经验,那到底有什么意义呢?

那秦修生蒙上眼睛的唯一的原因就是为了避免墨瞳这件事情,继续干扰着自己,因为他还是很在乎墨瞳的,如果因为这么一个记忆在自己的心中里面拿来回味的当样子,间接给自己的,不过就是一个打击。

他不想再这么继续沉沦下去,而且在这么一个针灸比赛之中,如果真的是能够把自己对他的记忆作为一个高超的想法的话,那么接下来眼睛那些众人也就会承认他。

她想让所有人承认他,并且肯定自己的那份记忆作为一个护花使者,他倒是有这样的一份恋,想着一旁的李小曼看着10分的揪心也不明白。

“我说这回他到底是怎么一回事,蒙上眼睛的事不想……”

“才不是呢,你也不要在这里胡说八道些什么呢,可能这就是他这几天来所创造的一个巨大的医学技艺!”

我擦,这他丫的李小曼,这角度一转却是把秦修生参加的一番的行为作为了一个最重大的创举,而且把这里面那些事情解释得如此高大上。

如果在一个正常人看来的话,秦修生这样的地方的记忆都是奇怪的,而且也不知道到底是发了些什么疯,居然做出这么一个大胆的决定。

蒙上了眼睛,如何把自己手上那一番钱用到手知道是一个重大的问题,而且在这期间如果把这样的发动机用到自己手中的话,那么到头来又是怎样的一番的方法,难道他们真是清楚吗?或者是说在这期间的那一方的记忆都是不肯定的。

而且在这期间,每一种艺术都是有自己的那一方的决定,只要顺着每一个人的要求养后期催眠的话,那么这也是一个很好的方法。

一旁张顾峰想要我在这耍手段,他把自己袖口里面的那几个飞镖藏了起来,而且那几个飞镖都是用那些小冰块做的,所以没有人知道这件透明的东西的存在。

张顾峰微闭的眸子突然睁大,对他来说自己手上那些飞镖可谓是一些具有寒毒的东西了,只要那些飞镖能够命中一个人的话,那么这个人的四肢就会暂时的麻痹。

只要他把这些飞镖扔到秦修生的身上,并且对秦修生造成一定的伤害的话,那么接下来在秦修生的四肢麻痹了,那么还能继续比赛吗?这简直就是一件可笑不可言的事情了。

早在这之前张顾峰就已经知道了一定会有什么事情发生,所以他早已经准备了那些危险的东西,但是它是直接与我的一些危险的东西,真的派上用场的话,那么接下来他确实要去见步走步,因为还有其他的意外发生。

毕竟在这会如果真实的故事你得自己带饭的想法,然后把那些非标准运用得的话,他们到头来他们到底是为了些什么吗?或者是说胡科长已经是他的计谋,所以他根本就不需要担心。

张顾峰摆出一脸云淡风轻,波澜不惊的样子,因为对于他来说在这期间每一种技法都是不一样的,如果这回真是的不是你自己带饭的机会,然后把这样一份力道给运用得当的话,他们到头来到底是为了些什么?他们却是觉得心有余而力不足。

而且在刚才秦修生这么一番九转医盘的汇报之下,他知道自己技不如人,而且在这么一番的力量之中,他自己手上那个金桐红罐却是极为的不稳定,如果在这么一种情况之中再这么继续下去的话,那么真场比赛输掉不过就是时间的问题。

既然现在人家都已经拥有了这样一份高超的技艺,自己再这么继续苟且偷生下去的话,我对自己来说无疑就是一个重大的打击。

或者是说在这期间每一种力量都是不均衡的,就是因为这几种力量不均衡,所以他们才会如此担忧,他们担忧的脸却是觉得有几分怪异,因为一方面他们要顾及其他人的感受,我在另外一方面,自己还是有自己那样的想法的,在这种情况之中每一种情况确实有瞬息万变的可能性。

秦修生一咬牙便是郑姐拿起自己手上拿个房间,在房间转动期间,自己的双脚是不能够运动的,所以张顾峰就是看中了这么一点,然后尝试着把自己手上那个飞镖给扔了出去。

冰魄颜色的飞镖顺着清风来来回回的旋转着,一下子运动如韩娜双腿,秦修生咬牙便是把那一支飞镖给拔了出来,他虽然知道自己已经中了这飞镖,但是他不能够放弃这一场比赛。

一种匪夷所思的感觉,从此人们玩的全身他显得手足无措,但是在这期间自己却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如果真怀的是因为这支飞镖失去了这么一场针灸比赛的比赛资格的话,这次会有些不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