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曼琴说这样一句话,说的也很慢,断断续续的,仿佛没什么力气。

    茶倾萝都能感觉出来杨曼琴的虚弱。

    她听着师父这样说话,更不好受了。

    以前师父那样恣意,何曾有这样虚弱的时候。

    那时候的师父,武功还很好。

    “师父,你怎么就生病了?”

    杨曼琴看这茶倾萝眼中担忧的目光,那样的真切,她神色都恍惚了下。

    这样真诚关心她担心她的目光,真的少见。

    不过看这茶倾萝,她也有些欣慰,她也没有白疼这样一个徒弟。

    “娘胎里带来的,别担心,养养会好的。”

    茶倾萝是真的担心杨曼琴,她伸手就要去握杨曼琴的手,“师父,我的手暖和,我给你暖暖。”

    此时杨曼琴目光看向的是南嘉腾的方向,她将手收回衣袖里去了,“无妨,不用暖和,待会喝了药就好了。”

    茶倾萝看着师父将手收回去了,便也不好强硬的说给师父暖手。

    “师父,你需要什么药材,我去收拾准备给你带过来。”

    茶倾萝此时看着杨曼琴身体不好,她是真的难受,她都忘记了南嘉腾嘱咐的话,想到什么就跟杨曼琴说。

    杨曼琴安静的听着,偶尔也会说说话。

    她似乎很高兴,说的话也很多。

    但是茶倾萝听着听着,总觉得不对,“师父,你的嗓音好像不对,你是不是嗓子疼不舒服?”

    以前师父的声音不是这样的,如今师父的声音更加低沉了。

    杨曼琴脸色变了变,她咳嗽了几声,“没事,可能嗓子比较干,待会多喝点水就好了。”

    茶倾萝听着杨曼琴这样解释,也没有多想,她奥奥的点了点头。

    茶倾萝本来就是很能说的性格,她将大学的很多趣事都说给杨曼琴听。

    杨曼琴虽然有些疲惫,但是她却一直认真的听着。

    南嘉腾在不远处看着,都不忍心打扰。

    但是他看杨曼琴的脸色越来越不对了,他的神色一变,上前拉住茶倾萝的手道:“倾萝,时间不早了,也让杨曼琴好好休息。”

    茶倾萝一看外面的天色,确实都快黑天了,不知不觉都说了很多了。

    茶倾萝感觉还有很多的话要说,“师父,你要好好养身体,我有时间再来看你。”

    杨曼琴点了点头,这一次,她不管南嘉腾的神色,伸手握住了茶倾萝的手,她深深的看着她道:“倾萝,答应师父,以后要让自己高高兴兴的。”

    茶倾萝点了点头,“嗯,我答应师父。”

    听到这句话,杨曼琴似乎松了口气,笑了笑,她似乎有很多话要跟茶倾萝说,但是却没有说。

    她拍了拍茶倾萝的手背,然后她对南嘉腾道:“我想单独跟你说几句话。”

    茶倾萝此时也不会吃醋,她很有眼色的道:“我先出去等一会。”

    说着,茶倾萝快速的走出了房间。

    她在屋外站着,站了一会,就感觉外面太安静了,安静的她心里都有些发慌。

    不过好在,不一会,南嘉腾走了出来。

    茶倾萝好奇的看着南嘉腾,“师父跟你说什么了?”

    “没什么,就是让我照顾好你。”

    茶倾萝鼻子酸了酸,她感觉师父是真的维护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