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888胜博发官网

> 历史小说 > 大宋燕王 >章节目录第366章 丢脸不冤
话音一落,一女子莲足轻动,出现在客厅。

只见女子年方十五六,上身穿绿衣绣云短衫,露半截莲藕臂,下身着齐踝莲花青丝裙,脚踩绣花青布鞋。面容白净,五官精致,一张樱桃小口,微施胭脂,嘴角上扬,分外动人,一双杏眼晶莹闪闪,暖如春日阳光,满头乌黑长发梳于脑后,以玉钗、红色丝带相缚。

一见直觉青春洋溢,活力四射,顿起怜爱之心。

杨丛义只看了一眼,心中猛然一跳,便迅速将视线移开,拿起茶杯再喝一口茶。

“胡闹!这是你一个女儿家能来的地方吗?赶紧回去!”孟知州脸色一寒,冷声训道。

“爹,你不是要找画师吗?女儿就可以画,何需到城中找。”女子完全不顾孟知州的训斥,莲足轻移,朝她爹身边走去。

“爹的事,爹自会办好,何需你来插手,女儿家抛头露面,成何体统!还不回去!”孟知州见女儿不听话,顿时便要发怒。

“爹,天这么热,女儿好心要帮你,你还乱发脾气。”女子反驳一句之后,随即喊道:“青儿,把甜汤给我爹端来。”脚下几步走到孟知州身旁站定,满脸委屈。

“爹是五品朝廷命官,一州之长,需要你女儿家来帮,传出去成何体统!”孟知州的音调越发高了,看来是真动怒了。

杨丛义感觉厅内气氛不太对,多半是因为他坐在一旁的缘故,于是马上起身道:“大人,下官先去前衙看看现场勘察的如何了。”

眼见如此,孟知州也只能把气一消,道一声:“也好。”

取得同意,他拿起剑与包裹,便径直出了客厅,朝前衙而去。

杨丛义离开后,孟知州瞪着女儿一言不发。

“爹,这么看人挺渗人的!”女儿双手手指绕着腰间丝带,撅撅嘴。

孟知州怒道:“你还有脸说!爹刚在外人面前夸你乖巧懂事,知书达礼,你就给爹来这一出,是不是觉得爹的脸还不够大啊!”

谁知女儿抿嘴笑道:“爹,你的脸本来就不大。”

“你......”孟知州被噎住了,一句话也说不来。

闭眼深呼吸几次,调整好情绪之后,才睁眼道:“芸娘啊,爹跟你说过多少次了,要你好好待在后院,不要无缘无故跑出来,你就是不听,这是第几次来这儿了?如此不懂事,怎么嫁的出去!”

“爹,女儿这也才第三次出来,可女儿哪次是无缘无故了?刚才让平儿叫爹回去喝凉汤,爹把她训回去,凉汤从井里拿出来,一会儿就不凉了,女儿这才给爹送出来,脚都酸了,你还怪我不懂事!”女儿低头回应。

看女儿脸上神色,似乎有满腹委屈,孟知州心一软,轻声道:“好了,下次不要自己再出来了。爹刚刚在商谈正事,却被你出来打断,以后可不许这样了。”

“知道了,爹。”女儿欢快的应承道,抬起头来,笑容挂在脸上。

随后伸手从丫鬟手里接过食盒放在旁边的桌子上,边开盒子边问道:“爹,刚才那人是谁啊,年纪轻轻的,你跟他谈什么正事?”

孟知州把眼一瞪,没好气的回道:“爹的事,你少打听。”

女儿把一碗凉汤从食盒里拿出来放在桌上,随后又从里面拿出一把白瓷勺,随口回道:“以前能在客厅跟爹谈事情的都是大官,现在连年纪轻轻的人也能进来了。爹,你这官是不是做不长了?”

“女儿家懂什么,别看他年纪轻,人家现在任职殿前司,最少也是七品官,比你爹当年可强多了。”孟知州接过勺子回道。

“爹是五品官,他是七品官。”女儿念叨了一下,而后惊叫道:“爹,你比他大这么多岁,就比他高两级啊!”

孟知州正喝着凉汤,听到这话,差点一口汤喷出来,好不容易咽下去之后,顺了口气才道:“爹为官这么多年就比他高两级?爹五品,他七品,爹比他高了几十年!算了,跟你说这么多做什么,说了你又不懂。”

说完,快速将凉汤喝完,把碗一推,道:“行了,天热,你赶紧回去歇着,爹还有正事要办。”

“是不是找画师啊,爹,女儿学画四五年,费时间出去找,还不如让女儿帮你画呢。”女儿边收拾空碗食盒边自荐当画师。

“别添乱啊,爹这是要给土匪画像,你天天画的花鸟鱼虫,跟这不是一回事,回去吧。”孟知州摆摆手,不予理会。

“哼!以后别求我,求我也不帮忙!”

女儿撂下一句话,招呼丫鬟提了食盒转身走进客厅旁边一道屏风后面,消失不见。

“越大越不听话。”孟知州放下茶杯自语。

片刻之后,高喊一声:“来人。”

不多时,一下人出现在客厅门外,回道:“老爷,小的在。”

“去前衙看看杨大人何在,刘捕头是否回来。”孟知州吩咐完,往椅背上一靠,想要好好歇一歇。

下人应承一声,迅速走向前衙。

杨丛义对衙门布局比较熟悉,毕竟天下衙门,不管是县衙还是州衙,都大同小异,是以一人随便走走,也不用担心迷路,或走到一些不该去的地方。

走了一会儿,就发现衙门里几乎见不到什么人,这可跟他之前在太湖县或怀宁做捕快时大不相同,哪个衙门没有上百衙役捕快,这个情况让他略感意外。不过想到城里有二十三处命案现场,都需要衙役捕快看着,人都调走了,衙门里没人也算正常,就没再多想。

一直走到衙门口,大堂附近,本想上街看看情况,但城里情况不明朗,仔细一想还是算了,不露面还是安全一些。

正走间,一下人走近,问道:“杨大人吗?老爷找你。”

“好。”杨丛义应承一声,转身就朝客厅走去。

大热天的,到处转悠,确实不太好受。

回到客厅,见孟知州正坐在椅子上打盹,便没出声打扰,而是放下包裹和佩剑,轻轻坐下。

不过这微小的声音,还是把孟知州惊醒。

“杨秘书,方才小女莽撞了,多多包涵。”中途把他逼出客厅,孟知州十分歉意。

杨丛义摆手笑道:“哪里哪里,下官方才也是坐的有些乏了,趁机出去走几步。”

孟知州心下略感安慰,便不再提及此事,转而说道:“杨秘书,这场乱局不靖,你也不好轻易离开,城里复杂难辨,若不嫌弃,你就暂住州衙吧,有事也好及时商议,意下如何?”

杨丛义道:“下官遵从大人安排。”

“那好,你先去休息休息,待本官找来画师,便将土匪画出来,依画像盘查搜寻。”

“好,下官但听大人吩咐。”杨丛义也不推辞,很干脆的应承道。

“来人,带杨大人去偏房休息。”

孟知州一声吩咐,少息便有一下人来到门外。

“杨大人,请这边来!”

“大人,下官先去了。”

杨丛义起身打声招呼,拿了包裹和佩剑随那下人离开。

等人离开之后,孟知州立即吩咐下人去城中寻找擅长给人画像的画师,找到之后马上带进衙门。

半个时辰之后,下人满头大汗的跑回来告诉孟知州,他找了数十个画师,但他们都不会给人画像,只会山水植物、花鸟鱼虫等,偶有会画人物的,也画不了人像。

这可让孟知州手足无措,城里这么多人,怎么连个画人像的人都找不到,没有土匪画像,如何搜寻他们?

焦躁无奈之下,忽然想到了自荐画师的女儿,难道真要让她试试?可不久前才拒绝她的自检,此时去找她,当爹的脸往哪儿搁。

可土匪不等人,已经没那么多时间再去找其他画师了,一张老脸在女儿面前丢就丢了,只要她能画出人像,那就不冤!

孟知州想明白之后,马上去后院找到女儿。

还没靠近房门便喊道:“芸娘,你在吗?”

片刻之后,女儿回道:“爹,你不是在前边有正事要办吗,到后院来做什么。”

“呵呵,爹是来找你办大事,要交给你一件十分紧要的差事。”

孟知州一句话说完,刚抬腿跨进房门,便见女儿从内屋出来。

“哼,又想骗我帮你做事。”女儿不假颜色,低语一句,似乎还在生气,随后云淡风轻的问道:“说吧,什么差事?”

孟知州走近几步,满脸和蔼的笑道:“给爹画张像。”

“画像?女儿只会画花鸟鱼虫,哪会给人画像啊!爹,你莫不是病了吧?”女儿瞪大了眼睛,一脸惊讶的表情,说完伸手去摸她爹的额头。

孟知州抬手挡开,斥道:“胡闹,有这么跟爹说话的吗?”

女儿鼓鼓嘴,扮一副委屈的神态道:“女儿又不会画像,爹又不是不知道。”

“让你画你就画,给你个机会,不画爹可走了。”孟知州说完转身欲走。

女儿一把抱住他的胳膊娇声道:“画还不行吗?画的丑了,爹可别怪我。”

片刻之后,调好笔墨,孟知州端坐于书案前,女儿提笔作画,在不知多少次“别动”的提醒之后,孟知州的画像终于画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