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888胜博发官网

> 网游小说 > 当废宅得到系统 >章节目录第六百六十九章 假设你最重视的人因你而死
    “哥哥,怎么了?”

    “我没事……”

    得到奇妙的力量……获得能够打败魔王的圣剑?

    不,这股力量怎么看都难以与神代匹敌,正面抗衡不可能,理应是其他的作用。晴司觉得。

    话说为什么会这样?上周目遭到灵魂攻击,这周目却得到神秘力量,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差别?就因为跟大魔王当面谈过话吗?

    吉原雄三……为什么神秘女声要阻止的人是这位“法官”杀手?他就是神代……或者说神代的主要代理人吗?

    这时晴司忽然联想起雷霆文库新人奖颁奖仪式事件,那个时候的领域是林浦孝太郎构成的,但林浦本身并非施术者!

    吉原雄三会不会跟那个时候的林浦孝太郎一样,是接受施术,构成领域的“构成者”!?

    很可能。

    创造出那样的领域,需要施术者和构成者。这次事件中施术者无疑是神代,吉原是构成者。这位杀手将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也就是生命和灵魂,而神秘女生(疑为小早川梨沙)则想要阻止他这么做。

    杀手大叔与温柔女生……现实版的“这个杀手不太冷”?

    这其中有着怎样的故事,晴司不禁脑补了一下。

    总之,他觉得以上猜想相当合理。虽然还有不知道的事情,但事件的轮廓应该就是如此。

    假设猜想正确的话,现在该怎么做?

    晴司想到的是跟那位不太冷的杀手大叔谈一谈。

    但是怎么谈?直接跟对方说受到神秘女声的委托要阻止你,显然是找死。

    阻止吉原担当构成者,这是与神代大魔王作对,被发现铁定badend!

    所以必须秘密地谈。

    但构成者这么重要的棋子,神代应该密切地监视着吧。避开大魔王进行密谈,能够做到吗?

    等达成合作关系后,再设法与吉原谈话,也是一个选择。

    ……

    跟上周目一样,牌局没有继续。

    在餐厅呆了一阵时间后,晴司发现吉原独自走出了餐厅。

    这是一个机会。

    继续等神代做出合作回复,还是现在就冒险去跟吉原谈话?

    晴司迅速考虑过后,决定选择后者。

    虽然这么做挺冒险,但拖下去可能也有变数,干脆地上吧。

    于是他和小诗再次走出餐厅。

    吉原离开餐厅后点了一根烟,还没吸一口就察觉到什么,回头望去,见到“春田”和其女搭档,目光微凝。

    “吉原先生,你也散步吗?”晴司微笑道,“是的话一起吧,我想跟你多聊一下《天赐神剑传》。”

    《天赐神剑传》是先前打牌时聊到过的经典硬派漫画,是架空历史下的剑客战斗漫,光看名字好像都能感受到时代的气息。

    “抱歉,春田先生,我想单独抽根烟。”吉原回以笑意,婉拒道。

    “这样啊……那就不打扰了。”晴司看着对方,“不过有一个问题想问下,《天赐神剑传》里有没有一个名为梨沙的女角色?”

    吉原笑眯眯的表情顿时僵了一下。

    见到对方神情变化,晴司心说中奖了。

    “梨沙……好像是有过这么一个角色。”吉原缓声道,然后吸了口烟。

    “关于她的情节,是不是认识了一个杀手剑客,之后卷入后者的战斗,被牵连而死?”

    “……我不太记得了,好像是这样吧。”

    “我记得模模糊糊,想要回想起来但做不到,感觉被卡住了似的,有点难受,所以才想跟吉原先生你多聊一下。”晴司诚恳说道。

    吉原默然。

    然后他再吸了一口烟,喷出。

    “春田先生你们不介意闻到烟味的话,我们就一起走走吧。”

    《天赐神剑传》这部漫画里根本没有名为梨沙的角色!

    吉原对于眼前的“春田”知道梨沙这个名字,还以这样的方式提出来,感到疑惑。

    而晴司这边,则是猜想得到了验证:神秘女生就是小早川梨沙!

    吉原雄三对这个名字有反应,足以证明这一点。

    世间缘分真是难以言喻……回想起小玲央和黛那次事件,晴司深有感慨。

    很可能是因为经历过那次事件,所以他才能听到小早川梨沙的声音,甚至见到了她。

    “我实在想不起来具体的剧情,吉原先生你记得多少?”

    “我也没记得多少,大概就是你说的那样。”吉原沉声道。

    “在梨沙死后,那个剑客怎样了?”

    “……继续做他原来就在做的事情。”

    “我记得好像还有吧,剑客接受了一份明知必死的工作……为什么呢?”晴司暗示问道。

    “大概是为了赎罪。”

    “为了向梨沙赎罪吗?”

    吉原默然。

    “梨沙因剑客而死,所以剑客也想为她而死,似乎很合理,但这不是她想要的吧。”晴司看向对方。

    “……确实不是,剑客这么做很蠢,但他不会后悔。”吉原缓缓道,“因为他最后悔的事,就是害死了梨沙。”

    平淡的语气里蕴含着无比的沉重。

    晴司默然。

    “春田先生,假设你最重视的人因你而死,但有一个机会让她重生,代价是你自己的生命,你会作何选择?”吉原问道。

    这是一个没有答案的问题。

    因为每个人有自己的答案。

    吉原问出这个问题不是要晴司回答,而是让晴司知道,他已经做出自己的回答。

    即使已经死去的她并不想要他这么做,他也不会后退,不会后悔。

    “……确定真的可以让死者重生吗?不是被骗?不会白白牺牲?”晴司转而质疑道,“就算能够重生,确定不会有什么后遗症吗?不会让复生者陷入痛苦,甚至生不如死吗?”

    吉原默然。

    “不能确定让她重生,像正常人一样活下去的话,那这样的献身除了愚蠢之外,别无其他!”晴司尖锐地道。

    “但他别无选择。”吉原流露深沉神色,“况且他剩下的人生……毫无意义。”

    海风吹过,冰凉刺骨。

    “这只是想死而已。”晴司沉声道。

    “算是吧。”吉原淡然道。

    “救她只是借口,他只是想要以救她的名义,光荣地去死。”

    “算是吧。”

    “这种人何止是蠢货,简直恶心。”

    “算是吧。”

    “以为了重视之人的名义,去做可能害她的事情而死,这根本就是疯了!”晴司皱起眉头,“你不是真心想救爱人的男人,而是一个滥用其名义找死的疯子,吉原雄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