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888胜博发官网

> 网游小说 > 当废宅得到系统 >章节目录第六百六十章 那一朵孤零零的花儿
    不需要抽签分阵营,斗血之灵已经将全部参战单位分成了红方与蓝方,并且分配了两边阵营的初始区域。

    参战者们有一些时间前往初始区域并做好准备。

    晴司和小诗被分到的是蓝方。

    用术法联系伊泽,得知他和加奈也是被分到蓝方,于是决定同行。

    四人很快会合,在夜色中快速移动,到达初始区域里一间普通民房。

    做好布置后,等待开战。

    “唉……我想干脆认输算了。”

    仍然没有摆脱咸鱼状态的藤原加奈垂头丧气地道。

    “按晴司你的说法,之后会很不妙吧。为了保住小命,是不是直接放弃比较好?”

    “主人,请打起精神来,不战而败是不允许的。”没等晴司做出回应,伊泽就开口说道。

    “我也不想啊!但晴司说的不是很严重吗!?连军舰都来了,天知道之后到底会糟糕成什么样!搞不好这座岛会被轰沉耶!!”加奈突然发起脾气。

    伊泽看向晴司。

    “应该不至于……”晴司摸了摸下巴,“这个岛屿挺大的,要弄沉并不容易。”

    “那也可能会被轰炸个遍甚至被导弹洗地吧!”

    “最糟的情况下……有可能。但在那之前应该有让我们逃生的时间。”

    “我可不想像动作电影大片的主角那样在爆炸中逃生,因为我没有主角光环,会死的!一定会死的!!”加奈啪嗒啪嗒地甩动双手,“决定了,我要认输,马上就放弃!不管会遭到什么惩罚,性命最重要!!”

    “主人……”

    “别阻止我,胧野,我心意已决!”

    “‘那一朵孤零零的花儿,孤独而不寂寞,倔强地绽放自身的美丽’……”伊泽突然用抒情的语调念出似乎是某首诗里的句子。

    加奈的身体顿时僵住了。

    “‘即使被忽视,被厌弃,被冰冷的风所蔑视,她也仍然有着孤独的骄傲,就仿佛我一样’……’

    “啊啊啊啊不要念啊啊——”

    加奈发出了惨叫,像是遭到严重的精神攻击。

    “‘孤芳自赏,又如何?孤独的芳华,绝不会因污浊的世俗,而低头’……”

    “啊啊咕啊嘎啊啦啊啊——”

    加奈双头抱头扭动身子,发出快要坏掉般的怪叫。

    目睹这一幕的晴司傻眼了,神乐诗平静旁观。

    “这是主人小时候写的诗。”伊泽停止念诵后淡然说明道,“诗名为……”

    “啦咕啊啊啊闭嘴啊啊——”

    加奈向自己的式神发动疯狂冲撞攻击,被后者伸出一只手按住头就轻易阻止了。

    “主人要是再不振作起来,鄙人就只好继续念下去。”

    “胧野!!!”

    “‘这是又一个伤悲的秋天……’”

    “啊啊啊我知道了我知道了不要再念啦啊啊——”

    藤原大小姐被自己的羞耻心击沉。

    “相应的措施”原来是指这个。当真有些可怕。

    晴司心里感慨。

    “其实写得挺不错,我觉得。”他感慨之余,补了一刀。

    “闭嘴!!”加奈泪目道。

    在精神攻击的威胁下,她放弃了认输……表面上是这样。

    如果加奈真要放弃,那无论伊泽念多少诗都是没用的。

    所以实际上只是藤原大小姐在发泄情绪,忠诚的式神在配合她而已。

    场面安静下来,然后晴司察觉到不对劲。

    起雾了。

    这不是普通的雾!

    雾气迅速变得浓郁起来,很快限制了视野,用灵视都看不透。

    然后有鲜红的彼岸花从地面上冒了出来,艳丽地绽放!

    “开始了……”

    ……

    观战处。

    所有的投影屏幕统统被灰色雾气遮挡,什么画面都看不到了。

    然而在场的人们并不感到意外,反而有人流露出喜色。

    使者组织动手了!正如所料。

    什么都看不到没有关系,重要的是监测。

    一切都已经准备好,接下来将要监测整个过程,收集所有能收集到的信息,汇聚成珍贵的情报。

    至于雾气里面的参战者们?

    那就看他们自己的命运了。

    ……

    复仇联盟。

    卢田大河感受着体内渐渐增长的新力量,发自心底地笑了起来,笑声中透出愉悦以及狂热的意味。

    有了这样强大的力量,就能够做到想要做到的事情。

    自己的选择没有错。

    这股力量是货真价实的,能够开辟的未来也是切实存在的!

    如果这是疯狂,那就让我更疯一些吧。

    颠覆腐朽势力,制裁肆意为恶者,建立新时代的秩序!!

    崭新的未来就从这场战斗,这一刻开始。

    “出发吧!同志们!!”仿佛火焰般炽烈的喊声响起。

    “哦喔喔喔——”得到了犹如烈焰熊熊燃烧般的集体回应。

    ……

    血战联盟。

    天道时雨凝视着一朵彼岸花从地面冒出、绽放。

    身为队长的宗轮奈月在说些什么,他没注意听。

    鲜红艳丽的花儿,真的很美。

    即使它意味着的是死亡。

    正因它意味着的是死亡。

    死亡是如同生命一般有意义的……虽然他不知道这份意义是什么。

    时雨不知道的事情很多,想不明白的事情很多,因为他十分愚笨。

    但他能够感受。

    比如花儿的美丽,这阵雾气的神秘,周围人们的情绪,空气的流动,时间的流逝……

    “时雨大人……”

    旁边响起蕴含不安的声音。

    他扭头看去,见到梅谷惠美贴近身边。

    “我有些害怕……”她轻声说道,“感觉会发生很可怕的事……”

    时雨静静看着她。

    “我的使命是侍奉大人……所以……这样的请求真的很不要脸……但是……”

    “如果可以的话……在真的遇到危险的时候,时雨大人能不能……稍微保护我一下呢?”

    柔弱、卑微、恐惧、期望、渴求……

    时雨从她身上感受到了这些。

    她希望得到他的承诺,即使只是场面话也好,以此压制心里的不安。

    时雨并不打算说场面话,所以——

    “不能。”

    听到这冷淡的拒绝,惠美的身子僵了一下。

    “也……也是呢……像我这样的人,没有资格……”

    “我不能‘稍微’保护你。”时雨接着说道。

    “因为我不懂‘稍微’该是怎样的程度。”

    “但我懂得‘全力’。”

    “所以……我能够全力保护你。”

    惠美愣了一下,然后眼眸湿润了。

    “谢谢您。”她衷心表达谢意。

    下一秒钟,突然有惊叫声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