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bf888胜博发官网

> 网游小说 > 当废宅得到系统 >章节目录第三百四十六章 多谢款待!
    伊泽胧野受的伤不重。

    他表示自己还能战斗,让主人继续游戏,但后者坚决拒绝了。

    藤原加奈决定退出游戏。

    这样可能会导致不好的评价,但她不在乎。

    身为一个宅女,她是被家里逼迫才来这种场合的,得到低评价不算什么,顶多就被家里多骂几句……大概。

    伊泽躺在客房的床铺上休息,加奈坐在旁边的沙发上,看起了轻小说。

    比起跟那些人在一起,她觉得这样轻松许多。

    来这一趟,加奈唯一觉得好的事情,是认识了万华夏夜。

    真没想到能够碰到跟自己身份差不多的,有着同样爱好的女生。

    加奈很想要和夏夜多聊聊动漫的事,甚至想邀请她一起去同人志贩卖会!

    待会再跟她聊吧,试着说一下,要是能成就好。加奈这么想道。

    床上的伊泽忽然坐了起来。

    “主人,鄙人想要去旁观游戏。”

    “哎?为什么?”

    “因为鄙人很在意……矢修先生和白夜先生。”伊泽认真地说道,眸光深沉。

    加奈:“…………”

    看到自家俊男式神一脸认真眼神深沉地说自己很在意两个男生,腐女大小姐的脑中顿时发生爆炸!

    各种BL向妄想画面在她脑海中涌现,三个俊男的爱恨纠葛,攻受关系,感情隐秘,亲热接触,相爱相杀……

    咳咳,一下子太激动了。

    加奈努力止住自己的妄想。

    “你为什么在意他们?”

    伊泽沉默了一下。

    “鄙人……在侍奉主人之前,曾经和矢修先生见过面。”他开口述说。

    “那个时候的矢修先生是个开朗亲切的人,友善地关照了鄙人。”

    “今天来到这里,在庭院见到矢修先生的时候,鄙人是很高兴的。但是过去攀谈,矢修先生不仅不记得鄙人了,而且态度十分冷漠,眼神也不太对劲。”

    “鄙人很在意他经历了什么,向他询问,但被他排斥了。”

    美好的过去,意外的重逢,出乎意料的改变,一方冷漠无情,一方黯然伤心……

    加奈内心更激动了!妄想列车再次启动。

    “之后,鄙人遇到了白夜先生。”

    “白夜先生虽然遮掩住自己的真容,但鄙人与之交谈后,觉得他是个友善且明朗的人。”

    “他爱好轻小说,漫画和动画,和主人兴趣很合。鄙人觉得他能和主人聊得来,但他不肯展现真容,实在残念。”

    白夜是个宅男?和夏夜这个主人很合嘛……可能就是因为夏夜,他才入宅的。加奈这么想。

    “开始游戏后,见到白夜先生战胜了矢修先生,以及另一场比试,觉得白夜先生很强,就在意上了。”

    “然后鄙人跟矢修先生对战,落败……深刻体会到矢修先生的强大。”

    “矢修先生的主人会再向白夜先生的主人发起‘战斗’吗?要是他们再次比试,赢得会是谁?鄙人非常在意这个。”

    伊泽表达出自己的心情。

    加奈接收到了他的心情。

    我明白了,胧野,非常明白……

    一边是刻骨铭心的旧爱,欢喜重逢遭到冷漠拒绝,却仍然心有牵挂。

    一边是浪漫邂逅的新欢,萍水相逢感到温暖愉快,享受到美好滋味。

    现在两边将要对决,你会在意,这是理所当然的!

    啊啊……受不了了!想象停不下来啦!!

    腐女大小姐脑中上演了一出大戏,妄想列车全速狂奔,快要达到失控的边缘。

    她的脸庞不自然地红了起来。

    伊泽:“?”

    见到自家主人表情奇怪,他正要问怎么了,就突然见到鲜红的液体从对方鼻孔流出!

    “主人!?您流血了!”伊泽惊了。

    “啊哈……鼻血而已,不用在意。”加奈捂住自己的鼻子,眼睛闪亮,另一手竖起了大拇指,“多谢款待!”

    “呃?”伊泽不明所以,发出傻傻的声音。

    用纸巾堵住鼻子止血后,加奈双手叉腰。

    “走吧,到外面去,看看你的情人……哦不,看看你在意的那两个人吧。”

    ……

    第二轮出牌结束,森玉良太再次展示分数排名榜。

    夏夜升到第一,御手晓升到了第四。

    抽牌后,第三轮出牌开始。

    这一轮的“战斗”,阴阳师们纷纷打出了共斗牌,离开牌桌,辅助式神进行比试。

    场面变得更精彩了。

    阴阳师可以施术增强或保护己方式神,也可以攻击或者阻碍对手式神,主仆的默契,施术的强度,时机的把握,对局势的判断……都很重要。

    晴司没有和夏夜这样配合的经验,这挺不利的,但他们彼此之间有着信任。

    他相信夏夜,夏夜也相信他。彼此的信任是形成默契的基础,至于缺乏的经验,就靠气势来补足吧!

    轮到御手晓出牌。

    他打出战斗牌和共斗牌,指向了夏夜。

    果然来了。

    不仅晴司和夏夜这么想,其他人也期待着这一幕。

    “御手君果然发起了‘复仇’,不负期待啊。”

    “嗯,很好奇般若矢修和白夜君认真再打一次,是谁输谁赢。”

    “猜不出白夜君的御魂是什么,挺在意的,希望这次能看清。”

    “我对白夜君的真面目同样好奇,要是比试中伪装被吹飞掉就更好了。”

    阴阳师们谈笑道。

    有人问了夏夜,白夜到底是谁,为何不愿露出真容。夏夜礼貌表示这是秘密,无可奉告。

    阴阳师们也礼貌地不继续追问,至于其中有多少人设法看穿了伪装和遮掩,甚至发现了真相,就不得而知了。

    就如晴司之前对伊泽所说,这行为是没有意义的,但这份态度是有意义的。

    你们知道了我是谁,无所谓,只要别说出来就好,因为我想避免麻烦。

    要是有人非要说出来,就是故意得罪了。目前没有人这么做。

    对于御手晓的挑战,夏夜也打出了共斗牌。

    “御手君和万华小姐的咒术辅助,也是一大看点。”

    “没错,他们谁会做得更好,也挺令人好奇。”

    “御手君喜欢万华小姐,说不定会放水呢。”

    “不,以万华小姐的性情,不会想要这样的吧。御手君应该展现出自己的力量才对。”

    “我同意,放水是错误的,表现出色才是正解。”

    这些议论,当事人没有听到。

    御手晓和矢修重雄,万华夏夜和白夜,一起离开牌桌走向了比试场地。

    晴司进入场地,与矢修对面而站。

    夏夜站在晴司身后的场外,御手晓站在矢修身后的场外。

    古川真介喊了开始。

    比试……不,战斗打响!